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命清风赊酒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武举

我命清风赊酒来 我自听花 2277 2019.06.08 18:05

  武举会试当天,凡参加之人都会有种错觉,仿佛整座大梁城都忙碌了起来。

  巡卫军变多了,江湖人也多了,寻常百姓亦然。

  外试的地点在外城北坊,兵部所设的一处大校场上。

  场外长街人群攒动,小摊小贩叫卖着,有的是吃食,有的是茶水,还有所谓能包精神百倍、必能过关斩将的各种丹丸。

  兵器也是有的,武功秘籍也是如此,很是热闹。

  这附近空旷,因所用特殊,自是无百姓居住的,但却少不了客栈酒馆,而且还是朝廷专供所设,免费为那些外地来的平民之子准备的。

  有人会舍不下脸面入住,而会去附近坊市就居,有人则安之若素,只一心为武举做准备。

  此时,在那刚好能看清校场大门外场景的客栈二楼,临窗位置上当前站了三四人。他们俱都身着干练锦衣,雍容尊贵,气度非凡。

  而在几人身周,自还恭维环绕着七八人,相较而言,他们无论是穿着打扮,还是气质上都落了不止一筹。

  领头那人着雪白锦缎,脖间围着白狐领,雪白毛绒便如他那面色一样,而在他手上还拿了一把翠绿洞箫,上有月形玉坠。

  此人生的俊美,偏生脸色太过苍白,而他便是六合尹家的当世天骄,尹莲童。

  “那相貌如三十,背大剑的傻大个儿是成浩,罪臣之后。早年却是拜了游历的「闲散人」罗长青为师,虽然只是伤甲过半,可听说他有一手压箱底的绝学,能大幅提升实力,不容小觑。”

  有人来说,自然就有人拆台,左右不过是恭维,想跟这位世家的嫡传搭上关系。

  “什么拜师,不过就是闲散人随便指点了他几招而已,否则这傻大个儿怎么还会居京城,还会考武举?”

  「闲散人」罗长青,曾盗真武教不传秘典,被挑断手筋而逐出山门,后得取前人传承,手筋重续,修为入神桥之境。因其有如此实力,却只行走江湖而无作为,便得了如此绰号。

  不过有人猜测其已为后周宫廷大内效力,入江湖只是为了搜集各地风云,但此传闻未得证实。

  不论怎么说,谁人能与一位神桥境的高手扯上关系,都不免令人艳羡,更别说还是得其点拨修行。

  这两人的话里,都透露出一种妒意。

  那尹莲童却也不置可否,只是看着那抱臂靠在栏杆外的壮硕身影,点了点头。

  有人不知看到了什么,顿时一声惊呼,等其他人顺着看去时,也不由吸气。

  尹莲童看去,脸色微微凝重。

  那是一个闲适骑马而来的女子,面生桃花相,貌美绝伦,她一袭粉衣,腰挂双剑,一颦一笑皆是魅意天成,人望之而不免呼吸急促。

  “乔芷薇。”

  尹莲童身旁仍有俩锦衣青年,此时一人沉声开口,眼中却带渴望与贪婪之意。

  他的目光很是不惮,神情所露也太过明显。

  旁边之人见此,眼底不屑,却不敢多说什么。

  因为此人乃当朝兵部尚书宇文嵩之子,宇文晟同。此人家中排行第三,因此又多被人称为‘三公子’。

  而他的喜好也有三,好剑、好诗词歌赋、好美人。

  但他自幼不学无术,胸中既无韬略更无文采,所以他便只能来抢,抢别人所作之诗,抢别人手中宝剑,抢别人怀中佳人。

  若当年的苏清为「京城三废」,那此人便可称为「京城三恶」,因为在他一旁的另一名锦衣青年,便也是如此恶人。

  宫中万贵妃胞弟,小国舅万花楼。

  此人恶行罄竹难书,身旁狐朋狗友从来不缺,好色好酒好赌,不喜武偏生根骨奇佳,就算整日游手好闲声色犬马,如今即便不能破甲八九也相差不远。被他祸害之人无不痛恨苍天,竟会给此人降下福祉。

  而万贵妃更请江湖术士散言,万花楼乃大气运之人,护佑皇室,更幸大梁。因此,其姐弟近年甚得恩宠不说,行事也嚣张跋扈,如得靠山。

  此次武举,民间便有风传出,说这前三甲,必定有此人席位。

  “我说三子,你可别跟我抢啊,她,我看上了。”万花楼抬了抬眼皮,略有青白的眸子盯着的却是那打马而过的倩影。

  宇文晟同咬了咬牙,他虽为兵部尚书之子,可还是不敢跟当今如日中天的万花楼争的,当即,也只能勉强笑笑。

  至于恭维在四周的其他人更是连话也不敢插。

  尹莲童听的两人的话,却是心底冷笑,但也不会说什么。

  此番尹家的生意还要仰仗他们两人背后的关系,而这也是他会与这两个废物同行的原因,若无利益牵扯,谁会瞧得上这俩货色?

  许是感知到了那太过明显的视线,马上的乔芷薇在校场前勒马,朝那边看了过去。

  一双如桃花般美艳的眸子仿佛近到眼前,不管是阅女无数的万花楼和宇文晟同两人,还是其它人,就连尹莲童都是呼吸一促,心神一荡时,更会随着那人眨眼凝眸而几有失态。

  “唔。”万花楼的脸色忽地涨红,腰身弓了弓。

  其余几人更是脸色不堪。

  尹莲童因此恶心之语回神,定睛再看时却看到了乔芷薇那似笑非笑的神情。

  “好强的魅功。”他脸色一沉,如感嘲弄,下意识紧了紧手中玉箫,却知道此并非在场中,而也是自身大意,便更觉羞恼。

  那边,乔芷薇却已经下马,有桃花剑阁的人过来,把马牵了。

  ……

  一辆马车悠悠在人群中驶过。

  苏澈掀起车帘,朝外看去。

  外面人山人海,而在校场大门外,兵部军卒神情肃然,有三名军官正在检查入场者的身份。

  同时,如若气机交感,自有同辈之人争锋气息出入感知之内。

  苏澈不动声色地瞥过几眼。

  “少爷,到时辰了。”苏大强的声音从外传来。

  苏澈应了声,从车上下来。

  他身穿宝蓝绸衫,手握沉影剑,双目黑白分明,炯炯有神,身形颀长而气度从容,更掩不住一副雍容华贵之气。

  有人早就注意到了这带着平北将军府标识马车,也早有窃窃私语。

  有人指点给尹莲童看,“那是将军府的少将军苏澈,名声虽然不显,可乃将门之后,有不少人看好他。”

  尹莲童默默点头,他的沉默是因为平北将军苏定远的名头,而非眼前这看起来像是书生公子哥儿的少将军。

  万花楼倒是多看了两眼,因为他听说苏定远有个义女,相貌出众绝伦,但一直不得一见,心底痒的很,在想待会儿进场是不是要跟这小子打个招呼。

  宇文晟同却是第一次有了沉重,兵部与军方的关系并非上下指派,但苏定远在军中的威望越大,他兵部的话语权就越弱。他对苏澈,因此便带敌意。

  “时辰到,入场!”有军卒高声喊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