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命清风赊酒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1.争如不见

我命清风赊酒来 我自听花 2060 2019.06.06 09:00

  苏澈走出了皇庭司。

  他一眼便看到了坐在前方廊桥边的身影,沉吸了几口气之后,便走了过去。

  “爹。”他唤了声。

  “挑好了?”苏定远闻言起身,定睛看他两眼后却是皱眉,“你怎么搞成了这副样子,难道里面还有什么考验?”

  无怪他这么想,实在是眼前的人跟来时那般意气风发和激动不同,蓝绸的衣袖和袍摆有些干干的,像是沾了水,而他的脸色更是苍白,额前的头发还黏在一起。

  苏澈笑了笑,眼神清澈而亮,“没啥,就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功法,挑花了眼,累的。”

  苏定远轻哼一声,不太信,但也没多问,“出息,告诉你,等你日后见识了什么神功秘典,还不得疯了?”

  苏澈只是傻笑。

  “走吧。”苏定远看他一眼,转身道:“去洗衣房。”

  苏澈脸上的表情收敛下去,知道这是要去见玉书了,便撩了水来洗了洗手脸,这才跟上。

  ……

  洗衣房是宫里的苦差事,它负责的并不是皇帝或是妃嫔的衣物浣洗,而是那些地位较高的大内侍卫、宦官、女官等在宫中行走之人。

  所以,有的妃嫔除了被打入冷宫之外,还会贬到洗衣房,让她洗往日伺候她们的宫女和太监的衣服,以作羞辱。

  当然,手上的活是不会让自己觉得难堪的,真正的羞辱只来自那些心理扭曲的人。

  长长的甬道上,苏澈跟在苏定远身后,看着前边负手而行的背影,他却走的有些沉重。

  “怎么,是担心,还是不敢?”苏定远自然能感知到身后之人的心绪变化。

  “都有吧。”苏澈低声道:“就算是见了面,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想说什么便说什么。”苏定远道:“此次过后,还不知何时才能再见。”

  苏澈抿了抿嘴,皇宫不是想进便能进的,尤其是跟宫里的人打交道。他今后也要专注修行,这一次见后,可能真的要过很久才能再会。而一想到颜府当日被抄时的场景,他不敢去想颜玉书会不会待见自己。

  在他这般想着的时候,甬道过拐角,一人从侧面匆匆而来,苏澈虽在想其它,但脚下已有反应,身子一错,便要避开。

  但许是对方走的太过慌张,或是对方也刚好闪躲,他这一避正好与对方撞在了一起。

  “哎呦!”那人痛呼一声,朝后退了退,捂着额头。

  “你没事吧?”苏澈自己是没什么的。

  这是个宫女打扮的小姑娘,年纪应该与自己相仿。

  “没事没事,是奴婢走路不长眼,冲撞了贵人。”她显然是识得苏定远身份的,当即看了眼苏澈,连忙行礼。

  苏澈看她如此拘谨卑微,本来还想说的话便都说不出来了。

  “无妨。”他侧开了身子。

  那宫女见此,再次行礼后,便匆匆走了。

  苏澈注意到对方怀里抱着用丝绸包裹的衣物,还有淡淡的皂角香,想了想,这应该是洗衣房的宫女了。

  却不知是为何人去送衣物,要如此匆忙小心。

  苏定远看了那宫女一眼,而后看向苏澈,“别待太久。”

  前边几十米外便是洗衣房,苏澈闻言,点点头。

  还未进月门,他便听得有人在将诗词唱出曲调。

  “一入深宫里,年年不见春。聊题一片叶,寄与有情人。”

  声音有些尖细,还有哄笑之声,略微嘈杂。

  苏澈顿了顿步子,在月门外站了,朝内望去,偌大的院里,穿着深蓝长衫的几个年轻人围在一处,说说笑笑。

  而在院中石阶下、阴凉处、回廊旁等等,满是水盆和浸泡的衣物,还有撑起的竹竿上也晾晒着一些,还在滴水。

  苏澈打量片刻,认出了那在几人中的身影。

  他好像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更白净俊美了些,穿着干净的蓝衫,那是宫中没有品级的小黄门所穿的常服。

  而看颜玉书神情,似乎并没有受欺负的样子。

  “你们还想听什么诗啊?”他翘着腿,斜扬着头。

  在他身旁的也都是年纪不过十五六的小太监,彼此笑着打趣。

  “知道你读书多,还老跟我们卖弄。”

  “就是,那也不见你考个状元啊。”

  “哈哈,要是当初小爷也读书,现在比你学问还高哩。”

  “你就算了吧,你家老汉连束脩都拿不起,这不才把你卖了嘛。”

  “哈哈。”

  一群人乱开着玩笑,颜玉书在其中笑得恣意张扬,笑得泪都出来了。

  “读书,读个屁!”他扬了扬手。

  他这一句话更是引得其他人认同地拍手嬉笑。

  苏澈低了低眼帘,背靠在月门外的墙上,没有进去。

  院中的声音低了些,而这时,此前那在甬道拐角碰到过的小宫女却又匆匆跑来。

  她见了月门外的苏澈,一愣,但还是不忘行礼。

  苏澈见了她,轻声道:“你认识颜玉书吗?”

  “颜玉书?你是说小颜子吧。”宫女先是恍然,但一想到眼前人的身份,顿时吐了吐舌头,低头局促,不说话了。

  苏澈闭了闭眼,然后从怀里取了方才抄录的一本册子,递过去,“你把这,交给他。”

  “这是什么?”小宫女小心地看了眼,没敢接。

  “就是家书而已。”苏澈神情不变,道:“我就,不好去见他了。”

  小宫女有些怀疑,但还是接了过去,“行,那我待会儿转交给他。”

  “现在。”苏澈道。

  小宫女撇撇嘴,还是快步进去了。

  “小玉你怎么回来了?”

  “是啊,这衣服怎么还没送去?”

  “我还要说呢,这是谁给我的,拿错啦!”被称作小玉的宫女将包袱丢在一个小太监的怀里,然后凑到颜玉书身边,将手里的册子递过去。

  “这是什么啊?”有人想抢,却被颜玉书先一步接过。

  “家书。”小玉眨了眨眼睛。

  旁边的人便‘嘁’了声,不去看了。

  颜玉书却是微微用力地捏紧,目光看向月门,那里,似乎隐见一袭白衫袍摆过去。

  他打了个哈欠,看似毫不在意地朝房里走去,而在无人看时,悄然用拇指别开那册书的一角,看到了其中一行小字。

  「御剑于心,以气驭剑,睥睨捭阖,观潮剑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