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命清风赊酒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0.赠玉

我命清风赊酒来 我自听花 2183 2019.06.21 18:30

  听得苏清的话,郎仁脸上不见尴尬,“没办法,我素来囊中羞涩你是知道的,你又存不住银子,只能找志趣相投的友人了。”

  苏清冷哼几声,他没说自家弟弟虽然不缺钱用,但手里也是没钱的,银子可都在那大丫鬟手里。

  素月对府里的人包括自己都异常吝啬抠门儿,可对她那二少爷可紧的很,从来都是有求必应,这银子从不缺了。

  这让苏清嫉妒在心里啊,哪怕苏澈也不花什么钱,可每当看着那白花花的银子,他都恨不得抢过来。

  这天理何在啊,有的人给他银子他都不要,而自己却拿不着?

  苏清总是会郁闷。

  这时候,苏澈遥遥走来。

  “你弟来了。”郎仁笑了笑,整理了整理自己的衣衫。

  苏清撇撇嘴,靠在廊柱上。

  “哥,郎公子。”苏澈抱了抱拳。

  “叫得这么生分,你是苏清的弟弟,就是我的兄弟啊。”郎仁笑容和善,加上他一副书生模样,更显亲近。

  但苏澈对此并不在意,他直接道:“听说郎兄是特意来寻我,不知有何要事?”

  郎仁闻言却是意外,对方说话未免太过直接了些,竟都不先寒暄两句。

  当即,他将原本寒暄的腹稿略过,伸手摸进身旁的书篓,从中取了个精致的木盒出来。

  “苏兄弟可还记得,当日在燕来楼为兄说过的话吗?”郎仁一边打开木盒一边道:“这就是我想给你看的物件儿,昨夜刚收拾妥当。”

  苏澈点点头,小心接过木盒。

  里面是一尊手掌大的玉佛,玉质晶莹,色泽温润,哪怕他对玉并不十分懂,但也知道这是上好的玉石材质。而这雕工也是一样,浑然天成,看不到一丝动刀的痕迹,显然是精细打磨过的。

  雕刻是考校耐心的活计,还要心细。

  苏澈看着手里的这尊玉佛,没拿出来把玩,只是道:“郎兄的手艺没的说,这玉佛就算是放到市面上,也是不可多得的宝贝,价值千金。”

  话里自然多是恭维了,在还不知道对方目的的情况下。

  “什么千金,苏兄弟也会开玩笑。”郎仁话是这么说,可眼中的笑意是掩不住的,显然他也很满意自己所雕的这尊玉佛。

  苏澈将木盒递过去。

  郎仁接了,斟酌一番后,试探着开口,“苏兄觉得这玉质如何?”

  “挺好。”苏澈道。

  “那,苏兄弟手上可有这种玉石?”郎仁希冀开口。

  一旁的苏清见此,翻了个白眼,直接道:“你把话挑明了说不就得了。”

  说罢,他看向苏澈,道:“老三喜欢雕玉,在西坊市那边有家自己的铺子,生意好坏还两说,就是这原料有些难搞。”

  他这么一说,苏澈便明白了,这是缺银子啊。

  而郎仁则脸色微红,目光躲闪道:“那个,要是苏兄弟喜欢玉器的话,赶明儿我从铺子里让人捎带几件,如果不喜欢也没关系。”

  苏澈笑了笑,“巧了,我手上倒是有块玉石,一直想要雕个物件儿,就是寻不到好的雕玉师傅。”

  郎仁眼神一亮,生意什么的他是不甚在乎的,他想要的是能雕刻好玉,于他来讲,没有什么比将一块好玉雕刻成品来的重要。

  “什么玉?多大?在哪?”他连忙问道。

  苏澈说道:“莫急,郎兄不妨先在这稍等片刻,我去取来。”

  “也好,也好。”郎仁搓着手,一脸期待。

  苏澈点点头,转身走了。

  苏清摇头,他知道自家弟弟不喜麻烦事,更不想招惹跟修行无关的东西。此番,却是他有些后悔将郎仁带来,以及让两人认识了。

  ……

  “前年城外庄子里挖到的那块玉石呢?”

  房里,苏澈找了几个地方没找到。

  “你找那东西干嘛?”素月问道。

  “送人。”苏澈道:“不过应该能换个物件儿回来。”

  素月惊呼一声,“你傻啦,脸盘大的玉,你说送就送?”

  苏澈回身,笑道:“看来是你藏了。”

  素月噘嘴,“有好几个老师傅来求那块玉,我都没给呢,你是想给谁?”

  说着,她一蹙眉,“是不是大少爷蛊惑的?你可不能被美色诱惑了呀。”

  “你想到哪里去了。”苏澈说道:“是大哥朋友,喜欢雕玉,既然找上我了,于情于理都不能折了大哥的面子。”

  素月轻哼一声,“有一就有二,这回你把这玉给他,下次再求上门来呢?”

  苏澈淡淡一笑,“那玉的珍贵,明眼人一看就能知道,我把这玉赠他,他心里明白。”

  “是了,你是不想他再来打搅你。”素月点头,明白了,“我这就去取来。”

  不过走到门口,她却回头,眨眨眼,“这玉我保管了这么久,是不是也该有我的一份?”

  苏澈一笑,“当然。”

  ……

  校场,回廊旁。

  “怎么去了这么久?”郎仁来回走动,有些着急。

  苏清打了个哈欠,在想晚饭吃什么。

  “说不定被他随手丢在哪了,急什么。”他吧嗒吧嗒嘴,觉得今晚是不能再吃那清蒸鳜鱼了,哪怕苏大帅跪着求他,也不能再买来吃了。

  自己荷包里的银子都不剩几两了,而又早在素月那将下个月的银子都支了出来,若是再吃燕来楼那坑人的鱼,自己在外耍可就只能吃西北风了。

  “郎兄,久等了。”苏澈抱了抱拳。

  身旁,是抱着一个檀香木盒的素月。

  她一身朱色长裙,本又生得美艳,此时更加娇俏,苏清只是看了一眼,就连忙移开目光,不敢多看。

  郎仁却也因她容貌一愣,但注意力更多的还是在那檀香木盒上。

  “阿澈你也是,怎么能让素姑娘来拿呢?”苏清眼珠一转,大义凛然一句,便要去接。

  素月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对方的心思如何能瞒过她,这是又没银子了,才想来献殷勤。

  不过有自家少爷在身边,她也没出言,只是将木盒递了过去。

  “嚯,还真不轻啊。”苏清臂弯沉了沉。

  郎仁按捺不住,打开来看。

  方方正正的一块玉,果真是脸盘大小,边缘难免有些磕碰,磕碰的凹陷里还有未去的泥沙,只是色泽暗沉,其中似乎还有血色。

  郎仁倒吸一口凉气,想伸手去摸,却顿了顿,反倒有些不好意思。

  “这玉就给郎兄了。”苏澈说道。

  苏清瞪了瞪眼,先不论这玉好坏,单是这么大的一块天然玉石,那起码也是值不少银子的,这说给就给了?

  好歹也是苏家的东西啊,他有些心疼,看了眼神色如常的苏澈和素月,只觉得牙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