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命清风赊酒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3.喜怒于色

我命清风赊酒来 我自听花 2057 2019.05.23 09:00

  “楼钱武功不弱,此地有明显的打斗痕迹,却很少。从他伤口来看,凶手用的是刀,两刀毙命,干净利落。”

  苏澈正在看杜召南如何查案,因为人在大行寺,仵作肯定不能来这边验尸的,所以便命捕快将楼钱的尸首运回了衙门。

  但附近又无可疑之人,先前也没有寺中僧人看到,如今倒毫无头绪。

  墨家的人虽说因方不同而受礼遇,可毕竟有昨日之事在,难免受到怀疑,此时,方不同正与苏定远分辨。

  “不错,昨日在妙音坊,正是我出手教训的那个纨绔子。”墨家诸人里,一个头绑英雄巾的汉子瓮声开口,丝毫没有因苏定远的身份而有什么惧意。

  苏定远看他一眼,明明毫无情绪,也无有气血或是真炁相激,但那汉子对视时却是脸色一白,忍不住噔噔后退两步。

  “苏将军!”方不同脸色一沉。

  同时,其余墨家几人也上前一步,脸色略有难看。

  而随苏定远来的行伍中人却是不动声色地围了上来,双方隐有对峙之意。

  “在青楼争风吃醋,发生口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褚忱挠了挠头,憨厚开口。

  苏澈靠在廊柱上,此时心中一笑,果然外表憨厚的人其实心里都鬼的很,这句话将不是扣在了苏清头上不说,还将此事化小了。

  “如果只是这样,那是犬子本事不济,我自然不会说什么。”苏定远淡淡道:“可事后半路截杀,差点取他性命,这就不太对了。”

  褚忱一愣。

  “胡说,俺们什么时候截杀他了?”先前那汉子怒声道:“再说,要真要杀人的话,在青楼他出言不逊的时候,俺们早就动手了!”

  方不同拽了他肩膀一把,低喝道:“莽什么!”

  杜召南此时开口,“这事本捕可以证明,苏兄之子的确在清河坊被神秘人截杀,同去的家丁五人被一剑所杀,还有一个断臂逃走。若不是楼捕头恰好遇到,苏公子也要没命。”

  “可这如何能证明他是我墨家之人?”方不同白眉皱起,心下也犯起了嘀咕。

  他们偷偷入梁都,昨日褚忱他们去妙音坊是去找线索的。而据言,苏清早就在妙音坊,所以他们的行踪不可能被事先洞察。

  而且他们墨家与六扇门和军方向来没有瓜葛,苏定远身为大梁的护国柱石,也没理由用自己的儿子来陷害他们。

  所以,方不同心里第一个念头,便是有人想借刀杀人,要借苏定远的手来除掉他们。

  可会是谁?

  方不同能想到的,只有掳走墨痕小子的那伙人。

  他眼底深思浮现,经过几番调查,妙音坊和这大行寺是有嫌疑的,但方才他们借观佛子礼在大行寺中并未发现什么值得怀疑的东西。

  “行凶之人明言出身,若非墨家之人,也是与你们有牵扯的。”苏定远说道:“方大师何以教我?”

  他话中隐含怒意,先前那壮汉哼了哼,显然也是个暴躁的脾气。

  大行寺的戒通却是诵了声佛号,道:“几位,这里是大行寺,此时非常时候,两位若想动手,可以到外面。”

  方不同只是一声冷哼,但苏定远却是斜眼过来,面无表情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怎么,本将军想在大梁做什么,还得分地方不成?”

  戒通皮笑肉不笑道:“苏将军这是什么意思?”

  苏定远冷笑一声,“此地是什么地方?”

  他指的,是众人所在的僧院之前。

  戒通皱了皱眉。

  “这里是斋院。”苏定远道:“大行寺是武道门派,佛法森严,负责收拾斋院的沙弥是没有资格去前寺观礼的。可为何到现在都看不到一个沙弥?”

  戒通没说话。

  “从此地现场来看,两人交手也是闹出了不小的动静,可为何无人听到?”苏定远说道:“一处斋院三个沙弥,他们不该全都有事不在吧。”

  戒通笑了笑,“苏将军是怀疑本寺与凶手有牵扯,或者是串通?”

  杜召南此时也看了过来。

  方不同倒是意外看了眼苏定远,嘴里嘟囔有声,“也说不准凶手就是寺里的光头。”

  戒通脸色一变,道:“方先生,这话可不能乱说。”

  “但不管如何,苏兄所言都是有道理的。”杜召南说道:“所以,还请大师把此地的沙弥请来吧。”

  他是六扇门的金章捕头,在方才就已经勘察过一遍周遭了,苏定远此前所说的他当然能够想到。只不过大行寺地位尊崇,一旦他说了这话,后果必然非同小可,他并非执掌六扇门的总捕头或是刑部的大人,肯定是不能也不敢牵扯太深的。

  所以,这话由苏定远来说最为妥当。

  戒通点点头,“看来杜捕头这是要为难贫僧了。”

  杜召南脸色微变,连忙道:“大师莫要多想,本捕也只是职责所在。”

  朝廷是不怕大行寺的,但他怕,所以素日对于这等有关江湖大派的事情,他基本都是交给手下的愣头青去办的。

  这就是杜召南,他过分地谨慎小心,只想安稳活着。

  戒通摆了摆手,便有随行的僧人离去,然后,他说道:“若说有嫌疑之人,苏将军第一个出现在此,难道就没有嫌疑吗?依他身份,此时应该在前寺观礼才对,玄清师兄可一直惦念苏将军。”

  苏定远笑了笑,“本将军今日来不是为了听聒噪之言,而是另有要事,贵派道净掌门自是知悉的,如果你还怀疑什么,可以去问他。”

  戒通眼皮一耷拉,遮掩了情绪,一句话也没说。

  苏澈还是第一次见苏定远在外人面前是什么样子的。

  不是面对大哥时的恨铁不成钢却狠不下心去,不是对自己一直以来的苛责,不是治家时的强硬,不是对那四位姨娘偶尔流露的柔情,不是思忖国事时的沉闷。

  而是真的喜怒着于色,如一杆大枪,锋芒毕露。

  苏大强在苏澈身旁站着,却是站在台阶下,刚好与他平齐。

  “将军文武气度自是非凡。”他憨笑道。

  苏澈看他一眼,轻笑,他不否认,而也是这一刻,他才心有所觉。

  原来喜怒于色,也是需要本事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