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命清风赊酒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5.非念

我命清风赊酒来 我自听花 2131 2019.06.14 09:00

  “谁傻乐了?”苏澈自然否认。

  “走吧。”乔芷薇起身,揉了揉脖颈,“内试快开始了。”

  苏澈点点头,便同样起身往外走。

  “哎。”乔芷薇唤他一声,语气里还有些疑惑。

  苏澈回头,“怎么了?”

  “酒钱啊。”乔芷薇无语道:“你该不会是要喝霸王酒?”

  苏澈愣了,“不是你请我来喝酒的吗?”

  乔芷薇瞪大了眼睛,“我请你喝酒,难道就一定要我来付账吗?”

  苏澈张了张嘴,难道不是吗?

  “本姑娘出门从来不带银钱。”乔芷薇扬了扬下巴,便背着手往外走去。

  “可我出门,也不带银子啊。”苏澈下意识道。

  乔芷薇脚步一顿,有些不信,“你将军府还缺银子?”

  “我,我没带银子的习惯,一般都是大强带的。”苏澈说道:“大强是我的护卫。”

  乔芷薇抚了抚额,看向那掌柜,“我俩都没带银子,你说,怎么办?”

  那掌柜脸带谄笑,连连摆手,“不碍事,不碍事,就当小的请两位喝酒。”

  乔芷薇点点头,“不错,是个有眼力见儿的,那下次还来你这吃酒。”

  掌柜脸色一僵,但还是强笑着点头。

  苏澈有些不好意思,他想了想,解下了腰上的佩玉。

  “怎么,你还想典当给他?”乔芷薇眼明手快,一把将这红绳玉佩夺了过去。

  “哎,”苏澈下意识想拿回来,但又收了手,“我是先放在这,等一会儿差人来把酒钱付了。”

  “左右不过几钱银子,啧啧,你这玉佩可是上好的质地啊,将军府这么有钱吗?”乔芷薇拿袖袍擦了擦手里的玉佩,然后把玩着。

  苏澈说道:“我也不知道,都是素月给我的。”

  “素月是谁?”乔芷薇挑了挑眉。

  “府上主事的大丫鬟。”苏澈道。

  乔芷薇似笑非笑道:“一个大丫鬟,她得攒几年的银子才能买这玉佩?”

  苏澈一怔,“什么意思?”

  “拿了府上的银子来给心上人买东西喽。”乔芷薇随口道。

  苏澈皱眉,“你别乱说!”

  他探手,将玉佩抓了过来。

  乔芷薇只觉手上一松,哪怕之前她已有所动作,可手上的玉佩依旧被对方拿了回去。

  她眯了眯眼,没说话。

  苏澈却是将玉佩认真系好,然后看向那掌柜,“你应该也听到我是何身份,银子不会少你的,晚些时候,我会差人送来。”

  说罢,他便走了出去。

  乔芷薇鼻子一皱,追了出去。

  ……

  “怎么,生气了?”乔芷薇背着手,跟在苏澈的一旁。

  “没有。”苏澈应了声。

  “我看你就是生气了。”乔芷薇嘟囔道:“我不该说你那丫鬟,我不知道她是你的心上人……”

  “你还说?”苏澈看她一眼。

  乔芷薇捂了捂嘴,带着狡黠的眼睛里闪着光,“那你为何这么在意她?”

  “家人,我都在意。”苏澈道。

  “家人?”乔芷薇娥眉微皱,语气里似有好笑,似有复杂,“家人。”

  她也不说话了。

  校场就在眼前,两人进去后,便往内试所在的大堂而去,他们要在那里抽签,然后区分考场。

  有人见到他们两人同行而来,自是惊讶非常。

  而苏澈也注意到,此地的人相较先前少了些。

  “有的人被军方拉拢走了。”边上,有人过来,如在解惑。

  苏澈没看他。

  “乔姑娘。”尹莲童见此,看向乔芷薇,“两年前云州试练得见乔姑娘英姿,别来无恙。”

  乔芷薇的态度不冷不热,但也只是点了点头。

  云州试练,是这些江湖后辈的一次考校,而身为江湖人,考校的自然不是什么琴棋书画,写字作文,而是杀人除恶。

  尹莲童道:“不若我为乔姑娘引荐几人认识?”

  乔芷薇淡淡一笑,看向了一个方位,那里是装作若无其事的宇文晟同和手拿折扇的万花楼。

  她眼里的厌恶明显,道:“对于你的狐朋狗友,我没兴趣认识。”

  尹莲童没想到她竟会如此直接,如此不留情面。

  “早前的时候我见他们手底下有几条狗。”乔芷薇轻笑,脸色却冷,“你现在,怎么也成了狗?”

  尹莲童脸色沉下去,眼中涌上怒意。

  “想做什么就明刀明枪地来,小人行径只徒惹可笑。”乔芷薇淡淡道。

  苏澈在一旁听了也很是惊讶,要知道,之前在射科考校的时候,她面对尹莲童等人却并不是这么强硬的态度,但现在竟然丝毫不留情面的样子。

  尹莲童冷冷剐了苏澈一眼,转身便走。

  边上,有听到的考生则是缩了缩脑袋,远离几分。

  苏澈微微皱眉,难道这穿狐裘的小子,又把无名火算在了自己身上不成?

  “聒噪地真烦人。”乔芷薇撇了撇嘴,不屑道。

  苏澈眼眸略深,看了她一眼后移开移开视线。

  “尹家这次入京,是傍上了万贵妃的船。”乔芷薇瞥他一眼,然后道:“外界传言说,万贵妃已有身孕,可能会诞下龙子。”

  当今陛下少年时即位,彼时已过三国战乱,正是四海承平之时,如今还不足而立之年。

  可似乎是身有隐疾,也可能是天命难违,哪怕每年宫里都会选秀,梁帝膝下却只有公主两人,再无子嗣。而这两位公主,还是已故的皇后所出。

  苏澈没应声,妄议国事尚且不能,更逞论是宫闱秘辛。

  万贵妃有孕之事他并未听到风声,身在将军府,哪怕他不去刻意打听,府中的下人嘴里也会露出些什么—就跟在朝为官的大人们有自己的圈子一样,京城各个府上的下人难免也会遇到一起,而也就有他们的圈子,一些小道消息,可能比江湖上的风媒更为灵通。

  只不过,这些消息多是些后院之事,嚼舌根子罢了。

  在苏府,无论是素月还是管家苏福对这种事都管的很严,但肯定还是有一点点风声流露的,尤其是像宫里的这种事情。

  谁让万贵妃如今得宠,如日中天呢,有关她的事情,总是像长了翅膀一样。

  见苏澈没说话,乔芷薇也不再开口。

  她方才那话半真半假,未尝没有试探之意。

  可身边这小子,就像是个榆木疙瘩,不是不开窍,而是封得太紧。

  换句话讲,就是太过谨慎,明明是不谙世事的样子,哪怕有些言行看起来显得呆笨不会处世,但的确是小心地过分。

  不是有人教,倒像是真的性格如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