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重生小保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五 我要改名

重生小保姆 江微雨 4310 2009.04.23 16:38

    晚上,李明对父母说了明天学校要家长去报名的事情。

  李爸李妈很惊奇,李明只简单说了下情况,并以很有气势地眼神制止了李琳跃跃欲试自我表扬的蠢动。

  哼!气的李琳嘟了嘴敢怒不敢言。

  父母也知道她们平时在家里读读写写的,看来还真是认识了几个字,把几个大大表扬了一番。

  可这表扬显然让李琳感到很不解渴,这穿了件漂亮裙子被人当作短裤来欣赏的滋味有点儿不好受,所以很不以为然地撇撇嘴。

  至于李连辉,根本是只知道吃的小屁孩一个,跟馒头里面的糖馅斗的不亦乐呼,根本没听到大人说什么。

  李明心里感叹,现在的小孩真是单纯啊,哪里像二十年后的小孩,被电视、电脑等各种传媒渠道污染的,一个个贼精百怪,难糊弄的紧。

  李妈当然不介意李明换个地方给她带孩子,第二天一早就去了学校给孩子报名同时分了班级,三个都在一年级二班。

  程敏很高兴,陈校长有点失落,唉,原来一家庭妇女,虽然长大不错,可一张嘴就知道没什么文化,以为能看见什么知识分子呢。

  第二天,隔壁林四婶、吴凤妈还有前院罗氏三兄弟老妈罗三舅妈,听说学校同意给老李家带孩子了,马上行动,急吼吼地找到学校,强烈要求,俺家孩子也要上学。

  可惜,校长一问二胖和罗大罗二问题,两个怯怯地一问三不知,当时俩家长气焰就没了。

  二胖要是属于生活不能自理型的话,那罗家兄弟纯属狂躁型,那虎头虎脑虎背熊腰目露凶光的模样。。。。。。

  今年新生多,陈校长决定还是别引狼入室还是放虎归山吧。

  吴凤是女孩子,还好些,又能数几个数字,破例收了。

  其实吴凤和罗大虚岁倒是跟李明一样,可惜生日小,实际年龄不达标。

  既然能够上学了,李妈马上张罗给准备上学用品。虽然日子穷些,两口子对即将读书的孩子们,还是满怀美好的希望的。

  带着孩子在镇上唯一的百货商店买了书包铅笔盒等学习用品。

  李琳要了那个漂亮的红色格子的单肩人造革书包,李连辉不知道好歹,看人家大军子用的军绿色帆布包,他不顾老妈的好意,强烈要求一样的书包。李明无所谓,但是帆布包便宜,她就跟小弟买了一样的包。

  剩下文具盒什么的实在没几个花样儿,都是巴掌宽的薄铁皮的盒子,只是盒子上漆的图案有点儿差别罢了。其余的本子和铅笔橡皮什么的,一式三份儿,李妈很是花了点钱,不过心里还是挺高兴的。

  孩子们要开始新的生活了,充满希望的新生活。

  上学的装备准备好了,李明倒是不像李琳那么兴奋。

  还有一个让她感到不太满意的事儿,得改。

  那就是她的名字----李明。

  想当初,据她老妈说,她出生的时候,老爸兴冲冲地跑去买了本《新华字典》——就是后来被她们姐弟当卫生纸擦屁股的那本,回来狂翻好几天好词好字给李明起名字,最后看中了这日月生辉前途光明的名字,汗!没有比这再耀眼的名字了。

  可是李明上学后发现这名字实在太大众了点儿,比如:

  语文课本经常造句:虽然小明不爱学习,但是他很热爱劳动。

  数学课本应用题:小明有八个苹果,吃了三个,还剩几个?

  当然,跟小明有的一拼大众的还有小刚、小红、小强、小丽等等等等。汗啊!

  所以,这名字说什么得改,不求轰轰烈烈,但求温柔婉约;不求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但求诗情画意烟雨蒙蒙像琼瑶。。。。。。

  正在李明满脑子诗情画意琼瑶佩玉的拿不定主意的时候,无意中想起在商店里遇见的小美女——陈薇。

  记得前世的时候,她们学校高年级有两个很有名的美女,一个叫陈薇,另一个叫古丽薇,是学习好、长的好、体育好的三好小学生。

  长大后一个在城里当了老师,一个在城里嫁了大款。

  后来李明长大了又认识了两个名字里面有薇字或者威字的人,男的俊女的俏,所以,李明的心里一直有个想法,名字还是能影响人的。

  所以,李明一咬牙,咱家要大众也大众个美女样儿,叫李薇罢。

  谁让咱没什么创意呢。

  所以,李明毅然地改了名字,先是强迫家里人叫起,别人是没所谓的,老爸有点皱眉,好好的大好光明前途,怎么要改成小草了?

  李明哦不李薇,马上反驳:

  “什么小草,是蔷薇花的薇,是花儿!是花儿!”

  “花花草草的,哪有李明大气,还是别改了。”

  李兆兴坚持认为李明是大气而不是大众。

  “是啊,女儿,明有太阳有月亮的,挺好,别改了。”

  李妈程敏觉着好歹当家的忙活了半天才找到这么个好字,别瞎了老公的心思,再说,小草能跟太阳比么。

  李明——新名字暂时还没被正式承认继续叫着罢。

  李明一看爸妈那个没什么好商量的封建家长劲头,怒了,我一天到晚的带孩子,我容易么我,好不容易挣扎着上学了,现在就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都得不到满足,这还让不让人活了,她不想什么前途光明,她就想当个美女端个铁饭碗,她要求过分么?

  结论是,不过分!

  是她该享受享受当孩子权利的时候了。

  嗷嗷嗷。。。。。。

  李明扑倒炕上,哭天抢地开始打滚儿。。。。。。

  屋外的鸡鹅开始炸窝,大黄狗开始吠叫,龙凤胎吓的趴门缝瞧屋里,隔壁二胖子爬墙头探头探脑。。。。。。

  这是前院罗三舅妈对付罗三舅的杀手锏,百试百灵。

  可她忘了,她爸不是罗三舅。

  她也忘了,她爸最恨罗三舅妈那个泼妇样儿,所以,她们家包括她老妈,没一个敢耍泼的。

  李明就想发泄发泄这些日子的郁闷,耍耍小孩子脾气,一劳永逸省的一个劲儿地耍嘴皮子还没人听,要是真生气失去理智,她就直接躺地上得了,何必顾着卫生躺炕上。

  所以还是表演的成分居多。

  可是,看着她老爸铁青个脸,拿起炕上扫灰尘的笤帚奔她来了,李明吓的一激灵。

  不好,家长要行使权利了。

  她老爸不像她老妈,当时打不到孩子,过后就算了,不找后账。

  她老爸虽然轻易不打她们,可真要是惹急了,说打必须得打到,跑是没用的,回来照样打,虽然一般没人敢跑。

  李明记得小时候跑过,可是人小,没逃出魔掌,吓个半死。

  现在往日重现,李明不干了。

  这点破事儿你还要打孩子,像个爸爸么。我不就是没尊重你的劳动要改个名字么,我做家务带孩子辅导学习喂猪鸡看狗鹅,我少付出了么我。。。。。。

  嗷嗷。。。。。。

  李明忙跳下炕哭着到老妈那儿寻求庇护,好汉不能吃眼前亏呀。

  “行了,多大个事儿。。。。。。”老妈本能的护着她。

  刚刚钻老妈背后站稳,伸头一看,好么,她老爸还没完了,挥开老妈的手臂:

  “你别管,好的不学坏的倒是学个十足,我让她知道点儿好歹,长长记性!”

  李明气坏了,这什么爸爸,还真没完了,还非要打自己了,她就知道,她这个老爸从小就不那么待见自己,等长大了她非去验验DNA鉴定一下,弟妹说不念书他一点儿意见没有,她就累的刚刚冒出点儿苗头,就被他狠狠收拾了一顿。然后拿出不少钱给弟妹找工作,自己毕业了累死累活的倒是得靠自己,哼!

  李明气的也不哭了,脑子一热,蹭地窜到外屋,拿起菜板刚切完菜,在一堆葱花旁边的菜刀,操起来,大声喊道:

  “你要是再打我,我就。。。。。。”

  她想说自杀,可一看她老爸那由铁青变成万年寒霜铁的脸色,忽然意识到自己那自杀俩字要是一出口,估计一顿*的痛揍就挨定了。

  而她,当然不可能真自杀。

  可是大话说出去了,总得杀点儿什么见见血,杀杀她老爸的戾气。

  李明脑子转的飞快,别说人,大黄狗她都不敢杀。。。。。有了。

  李明拎着菜刀撒腿跑出了屋子,跳到鸡栏里,逮着一只飞跳的老母鸡,毫不犹豫地手起刀落,咚地一刀就给鸡脑袋剁掉了,血哧地就撒了出来。然后飞快地又逮了一只,拎在手上,看着快压到鸡栏的李爸:

  “你打我一下,我就杀光这些鸡!”

  就是真挨了打,她也得补补身子。

  别说,李明那滚的披头散发的小魔头样子,衬着一地鸡血,雪亮的菜刀,咯咯鸡叫鸡毛飞舞,鸡飞狗跳。。。。。。

  还是挺恐怖的,至少龙凤胎吓得哭了起来。

  恐怖是恐怖,可想吓唬李兆兴还差点儿,可毕竟是自己孩子,给逼成这个样子,李兆兴还是犹豫了。

  李妈程敏可没犹豫,随着丈夫追了出来,一看鸡被李明杀了,老公又是满面阴云,来了气了,这爷俩儿不是拿公共财物搓球儿呢嘛,再说孩子这么小,拎着菜刀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办?

  李妈出离愤怒了,上来一把抢过李爸手里的笤帚,推开李爸:

  “你干什么你李兆兴,不就是改个名字嘛,至于动刀动枪跟仇人似的么,你。。。。。。”

  “小兔崽子,还敢威胁我,我今天。。。。。。”

  李爸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还没等他再一次发作,身后坠着二胖子的邻居林四叔进了院子,紧走几步上来拽住李爸:

  “干什么呢兆兴,小孩子不懂事,你个当爸的也跟着一样啊,有没有点当爸的样子,瞧把孩子吓的,走走,到我家呆会儿。。。。。。”

  硬生生把李爸李兆兴给扯走了。

  李明提着的心放了下来,她虽然最近也馋的要命,可也不能把鸡都杀了吧。可看着她老爸被林四叔连拉带拽的背影,据她老爸以往痛打落水狗的性格,还是挺担心,要是晚上被老爸杀个回马枪,她可够冤枉的,忙扯了脖子喊:

  “四叔,你可得给我做主,我爸最爱找后账打孩子了,你要是不给我做主,我就先杀鸡,再杀鹅,再再杀猪,最后杀狗,杀完了我家的杀你家的,杀。。。。。。”刀被她老妈抢走了,人也被拎出了鸡栏。

  李兆兴本来气消了点儿,本来没什么大事儿,可一听李明又叫嚣,蹦跶两下似乎要找李明拼命,被身强力壮的林四叔按住带走了。

  林四叔临走忍着笑还交代:

  “放心啊,小明,你爸晚上要是打你就找四叔收拾他,四叔给你做主。”

  李明趁机扑腾着四肢宣布:

  “我不叫李明,我以后改名叫李薇,四叔给告诉四婶大军子和二胖子一声啊。”

  她就改名,就改名,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老爸挡着,杀鸡。

  李薇以鸡血和菜刀捍卫了自己改名字的权利。

  晚上老爸回来破天荒的没有找后账,老妈炖了老母鸡,龙凤胎乐坏了,李薇也解了馋,全家其乐融融,吃鸡。

  跟过年似的,气氛很和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