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重生小保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八 跟班难求

重生小保姆 江微雨 4218 2009.06.06 22:34

    绯闻女猪脚李薇第二天早上在学校上自习的时候,特意瞅了姗姗来迟的罗大几眼,丫的一如既往的正常,还行,自己到没什么,影响了人家小孩子就不好了。

  李薇假装没看见班级里偷偷摸摸打量他们的一双双小眼睛,该干嘛干嘛。也幸亏这是小学,要是初中高中什么的,弄不好会被老师找去谈话滴。

  今天李薇值日,跟值日小组的同学搞完了卫生,看着难得的安静教室,简陋的水泥黑板,红砖砌的讲台,原木色的条桌条凳,忽然感觉很怀旧,为了配合气氛,拿出语文书坐窗下看了起来,把书上的课文又看了一遍,才收拾书包回家。

  如果没意外的话,二舅应该在下午的时候就把她买的布料都运回来了,回家倒是可以先看看货。李薇一边走一边想着事情,路过小树林的时候下意识的又向里面看了一眼,靠!

  这还能不能让人消停消停了!

  合着这罗大今天不用去集体写作业练武跑这儿来练习实战来了。

  只见六七个大小不一的小子,正在林子深处干架呢。李薇现在还贼亮的没有近视的眼睛看见三个熟人,罗大、小黄、小黑。

  李薇实在有点儿不理解,这男孩子怎么就那么爱打架呢?这些大的就不用说了,就连李连辉和罗二也是转眼就能摔一块去,当然,转眼也就和好了,大人不用搭理。这些孩子中还是二胖子好,虽然胖呼点儿,相比之下倒是挺老实。

  想到这李薇索性不走了,蹲一边远远地看着,考虑着要不要叫人什么的,虽然这地方人家不多,貌似也不大爱管闲事的样子,上次罗大被揍她就没喊来人,弄不好这地方的人家这事儿见多了,麻木了。而这小树林,难道是远近闻名的战场?

  李薇正胡思乱想的时候,战场上胜负以分出来了,小黄小黑罗大先后被打倒,另四个小子又每人踹了一脚扬长而去。

  李薇看那些人都出了树林子,忙过去打扫战场,她现在这心理承受能力是彻底训练出来了,自己都佩服自己,咋就能这么镇定涅!

  到了三个伤员近前一看,除了都有些皮外伤,到没什么大碍,李薇之所以敢这么诊断,一是看他们都是赤手空拳的打架,没有使用武器的,再说都是十多岁的半大小子,能有多少力气。而最有力的证据就是,被揍躺下的三个一边靠着身后的树木缓气儿,一边还在总结得失以图后报,汗。

  小黑小黄比罗大能大个两三岁,个头明显也比罗大高兴,李薇对他俩印象也不大好,懒得理他们。径直走到罗大面前:“怎么样,要不要去老林兽医的诊所看看啊?嗯,不错,这回衣服还挺干净的,不用去河里洗了吧,能起来不,能起来赶紧起来,这都什么时候了,罗奶奶还等你回去吃饭呢。”真是,一个那么大年纪的老太太带这么三个不服管教的小子,容易么。

  罗大还没说什么呢,小黄小黑却发出了意味不明的怪笑,让李薇看着忒不顺眼,二话没说,过去一人替他们对头又补了一脚,两个小子故意哎呦的特别夸张,嘴贱的小黄还说呢:“罗建华你快跟你媳妇走吧哈哈哈……”

  李薇哭笑不得:“小孩崽子,懂个屁!”

  不管怎么说,李薇和罗大两个一前一后回了各自的家。李薇都懒得教育这小破孩了,实在超出她的能力范围,偶尔遇见能帮着照看一眼就不错了。

  李薇回家的时候还没吃晚饭,不过浓浓的芸豆炖土豆和煮玉米的香气却传出去挺远。姥爷和老爸正在院子里围坐在小方桌边上喝茶说话,李琳和李连辉在一边扭来扭去,看两人边上的点心包,貌似刚刚吃过点心。

  程老爷子一看孙女回来了:“丫头啊,快去屋里看看你二舅给送来的布料,数目和花样儿都对不对啊,检查检查,差事办的不好以后咱不用他了,呵呵……”

  “好嘞。”李薇答应一声跑进去了。

  她是得看看,不是看她二舅干活利索不利索,是看看那周庆糊弄没糊弄农村人,要是敢捣鬼,要他好看。

  李薇放下书包,拿出把剪刀把一捆捆布料外面的无纺布袋子剪开,露出里面的布料,一边看一边都点了数,拿出她当初的订单核对了下,倒是不差数。她这正忙活呢,她老妈拿着张收据进来了:“小明啊,买这么多布做头花能行吗,瞧瞧,一千五百多块呢,你以前买那些布头妈没说什么,是因为那东西怎么说也便宜,现在这么多钱的布都做了头花怎么行,哪有这么胡闹糟蹋钱的,这布你别乱动,就卖给邻居和村里的人做衣服吧,反正我看花色还可以,看这进价倒是比镇上代销店卖的便宜,也赔不了钱,既然买了我也就再说你了,但是你别乱动,听见没!”

  看着老妈那不容置疑的样子,李薇当时就傻眼了,这…这算怎么回事儿啊?怎么出了这么一出呢?她辛辛苦苦走后门弄来的布料,就这么被老妈霸占了?李薇气血攻心,惨叫一声:“姥爷!”

  能镇压老妈老爸者,非姥爷莫属也。

  程老爷子也没料到会出现这种状况,封建家长专制压迫下,他女儿程敏愣是没有屈服,最后在老爷子和李兆兴百般斡旋下,勉强达成一致协议,李薇做李薇的头花,老妈卖老妈的布料,谁也别影响谁。

  协议背后的意思就是,看谁的手快了。

  李薇很郁闷,晚饭都没心思吃了,洗了个澡就去隔壁林四婶家里去坐了。这林四婶倒是手快,今天白天就把所有的加工活儿都做完了,一捆捆的布条码放整齐地放炕上,每捆布套长度都是固定的,李薇点了点数量,把工钱给四婶结算了,乐的四婶眉开眼笑,看李薇益发顺眼了。

  李薇也不跟四婶闲话了,直接让她帮忙把这些布套都送吴凤家去,反正她们都知道自己给李薇家里做这个活计,早晚会知道的,也不怕她们串联,还省了自己一番力气。四婶倒是爽快地答应了,对这活儿她还是很满意的,这点儿小忙倒也没什么。

  李薇在四叔家做了一会儿,问了问四婶整匹布裁剪需要注意的事项,这林四婶也是没少给自家和别人做衣物什么的,说起裁剪来倒是头头是道,李薇这不过是最简单的裁剪,一听就明白了,倒是对林四婶以后干这个多了几分信心,不然整匹整匹的布料就这么送来,李薇心里还真没底,那跟布头可不一样。

  从林四婶家出来回到家里,大人还在院子里坐着说话纳凉,李琳李连辉已经睡了,幸亏现在电视节目少,不然现在真是看电视的黄金时间。

  李薇家里刚刚买电视的头半年还有邻居什么的过来看看,后来邻居都给李薇家里干活了,都没时间看了,而且村里这半年里陆陆续续的也买了不少电视,没开始那么稀奇了。

  李薇今天心情不好,也早早上chuang睡了。睡到半夜被饿醒了,实在难受,起来溜到灶间,打开碗橱拿了根玉米啃了起来,吃完玉米却有点儿睡不着了,想了想,去放布料的西屋看看。

  摸着一捆捆或柔滑或格纹纵横的布料,唉,实在舍不得让老妈卖了,买点布料容易么。李薇摸着摸着摸到布料的边缘,用手掌感受边缘的凹凸触感,忽然心里一动,沉思半晌,一狠心,就这么办!

  第二天程敏做好了早饭,叫孩子们起床的时候,忽然发现三个孩子少了一个,一眼发现李薇不见了。刚开始程敏还没在意,以为孩子出去上厕所了,可都吃上早饭了,还是没看见李薇的人影,喊了两声也没有回应。程敏和丈夫还有老爹互相瞅了一眼,同时屋里屋外地找开了。

  这孩子可有离家出走的前科,大人们心提到了嗓子眼儿,这一大早的,也不知道孩子什么时候出去的,三个大人都有点儿着急了。最后程敏在西屋小山似的布堆里发现了熟睡的女儿,松了口气,不过一看那些布,或者说现在已经是如海的布条了,程敏立刻双眼喷火。

  其实李薇也不容易,昨晚从半夜开始忙活,一直干到早上,终于把那么多的布匹都给裁成围巾似的布条了,那手被剪刀磨的,一溜的血泡,腰酸背疼的终于在早上累摊睡着之前搞定了,临睡前的最后一个念头是,老妈你这回卖毛巾吧!

  看着李薇手上的血泡,还有满是倦容的小脸,程敏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儿,又被老爹和丈夫连教育再开导了几句,无奈地让李琳给李薇请了假,她自己则给李薇写了请假条,请假理由,手受伤了。

  李薇的付出没白费,布匹倒是都归她了,她老妈事后虽然没批评她什么,但是看她的眼神儿每每透着若有所思,弄的李薇好长一段时间心里没底,也不知道她老妈打算怎么制裁她,不过她老妈终究没有采取行动。

  不过李薇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心,总觉得她那存放隐秘的存折像是被动过,终于有一天她在存折里放了根头发,打算过一阵子看看,是不是真的被动过了,要是被动过了,干这事儿除了她老妈不做第二人选。

  布料经过坚苦卓绝的斗争是终于重新回归李薇所有了,可把林四婶乐坏了,这活儿可比东拼西凑的布头好干多了,李薇又不急着要,她自己就可以搞定了,看来这个月收入又不错了。

  周末的时候,李兆基和程敏两夫妻本来要带三个孩子回娘家,程老爷子的四哥的在银行工作的三儿子今天结婚,这也算是老程家最出息的孩子了,家族里都很重视。李薇家里的馒头作坊也在头一天加了班,今天就留了大舅妈留守,其余人也放假一天。程敏这才脱身和丈夫去参加婚礼。

  李薇倒是知道这个叔伯三舅,后来做到了分行的行长,算是很出息了,不过李薇跟他没什么交集,因为姥爷的四哥就跟姥爷住隔壁,所以就是缝过年的时候见过这个三舅几次,只是觉得人长的很好,却不是很熟。

  不过这个三舅跟老妈和小姨的关系倒是不错,尤其是小姨,后来落榜后也进了银行,就是他从中出力不少,所以后来小姨倒是一直跟他来往多些。

  李薇本来跟董惠约好周末见面呢,所以尽管老妈劝说,也没跟着去。待老妈他们带着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李琳她们出了门,李薇也换了衣服,带着一包头花样品和一小盆羊奶,去前院找罗大,陪她出门见客户去。

  李薇路上看着不大爱吱声儿的罗大,想着这么着总用人家童工也有点儿不好,人家又是任劳任怨的,遂许诺:“罗建华啊,我将来赚多了钱,你娶媳妇的钱我出了,就当你现在的工钱了啊,什么房子车子……”

  罗大快走几步跟念叨的李薇拉开距离,李薇不满地继续碎碎念:“我跟你说,将来房子车子可是很费钱的……”

  某大继续拉大距离:要不不要陪她去了?真丢人!哼,我长大了得比你有钱好不好!

  李薇看形势不对,赶紧闭嘴,心道,这孩子真是不知道人间疾苦,将来有多少男人没钱买房娶不到老婆的啊,你小子就盼着我成富婆吧,看在你现在没少帮忙的份儿上,怎么也不能让你打光棍。

  又看着自己这小胳膊小腿,这得什么时候能长大啊,这行动起来忒不方便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