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重生小保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六 美人三舅

重生小保姆 江微雨 4360 2009.06.15 18:00

    李薇正踌躇满志地期待着她小姨弃暗投明,奔向商界女精英的金光大道,破坏她美梦的恶人来了。

  程恩久老爷子兄弟七个,他行六。老爷子这一辈大哥算是比较出息的,在部队南征北战的立了不少功劳,现在在南方一个省的军区是个大官。其余几个中,老四程恩礼要好些,当年读了个高中,然后毕业了一直在初中教书,算是个文化人了。剩下兄弟五个,都是农民。自己本身不出息,子女也都是很一般,没有读书超过程菲的。

  就是那学历最高的老四程恩礼,五个孩子也就是三儿子程亚轩读了个中专,算是这一辈孩子中最出息的了。

  这程亚轩虽然学历看起来不高,可毕业后的工作不错,一直在县里的农行工作,几年后被调到下面镇里的分行任了行长,算是年轻有为了。所以老四程恩礼在本地兄弟中算是地位最高的了。

  本来程老爷子也是有机会与四哥比划两下的,可惜程菲大学没考上,没了机会。现在年轻一代中的翘楚程亚轩来了,老爷子和女婿李兆兴都到了新宅的客厅陪着说话,也不知道贵人大家光临有什么要事。

  一通端茶倒水的寒暄过后,程亚轩转入正题:“六叔,大姐夫,我也是听说了程菲高考成绩不太理想,过来看看,小菲她是打算重读一年继续考大学还是打算参加工作,考大学就不用说了,如果想参加工作的话,正好我们农行系统对外招工,没什么问题的话大约一年以后就给转正。以小菲的学历和我这边的关系,是十拿九稳的,所以过来看看你们的意见,机会难得啊!”

  程老爷子客气了几句,感谢人家有好事儿想着他们家之后,和女婿李兆兴面面相觑,一时之间还真难以选择,遂叫了一边听闲话的李琳:“去,小琳,把你小姨叫来,快点儿。”这种关系到程菲终身的大事,还得让程菲自己拿个注意,毕竟孩子那么大了。

  李琳痛快地答应一声,跑去村子老宅找小姨,临走还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衣着清爽一表人才的三舅。

  这也不能怪小小李琳花痴,实在是,这程亚轩几乎继承了老程家人和母亲那方面的所有的优点,并发扬光大。一米八以上的身材十分均匀,白衫黑裤一尘不染,国字脸型眉似剑目如漆,挺直的鼻梁下微微翘起的薄唇总似含着三分笑,皮肤也是十分健康的深麦色,正是二十八九的好年纪,成熟中又隐含着年轻的活力,说是个美男子一点儿也不为过。

  很快的程菲过来了,微微不稳的呼吸显示着刚刚走的挺急。后面坠着闲着没事儿鼓捣头花样子兼每天唠唠叨叨对程菲洗脑的李薇。

  听了李琳说三舅找小姨,看小姨二话不说放下手里的工作,换了套上次买的新衣服就急忙走了。李薇本着老板紧盯员工干活不然怕她偷懒的龌龊心思,也跟来了。

  现在李薇每天跟在小姨的后头,就是怕出现什么意外把小姨勾走炒她的鱿鱼啊。甚至于她小姨上厕所她都会问一句,看的不可谓不紧,有时候甚至自嘲地想,人家大耳贼刘备是三顾茅庐,自己是N顾茅房,最后人家某亮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了,她小姨却还八字没有一撇,自己却已经答应给人家养老了。

  同样是人,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难道是自己人品问题?抑或耳朵有点儿小?纠结中……

  李薇回到家后没有急于去看发达了的叔伯三舅,而是先钻进家里的包子馒头生产车间,看了看,那新产品圆面包看着不错,模样可爱不说色泽更是诱人,因为刚刚烤出来,麦香袭人……啥也别说了,拿个吃先。

  李薇一边吃着新鲜小面包,一边溜达进客厅,对这叔伯三舅,李薇前世的印象就是,一长的不错的成功人士,接触的极少,具体的没什么印象了。所以,进屋后李薇不经意的扫了一眼,当时咬了不到三口的小面包就掉地上了,靠!哪来的俊男!太、太有型了!

  本来大家还不会注意一个小孩,可李薇那有了三个豁口形状还很圆溜的面包叽里咕噜,几个翻滚就就骨碌到俊男三舅的脚边,停住,倾倒。

  看的李兆兴直皱眉:“捡起来,怎么这么不知道爱惜粮食,太不像话了!”难道这新品种不好吃?

  李薇忙摸了摸嘴角,偷偷擦了擦不存在的口水,眼睛看着传说中的三舅,一溜小跑过去捡起面包,退到姥爷身后,这个位置正对着三舅,露出自认为角度最美的笑容:“呵呵,三舅你来啦。”

  程亚轩看着李薇觉着挺有趣儿,这孩子一点儿不认生不说,还挺有礼貌的么,长的也是粉雕玉琢的可爱,遂夸道:“大姐夫,这是你家老大吧,长的挺招人喜欢不说,还挺有礼节的嘛,我听我妈她们说学习也挺好,记得我结婚的时候就看见那龙凤胎了,好像没看见这孩子。”

  李兆兴忙道:“没错儿,是老大,你上中专的那年她出生的。”

  程亚轩笑道:“是有这么回事儿,好像两三岁的时候我还见过一次,这几年怎么就没看见呢?”

  程老爷子没好气地道:“丫头打小身体弱,爱感冒,尤其逢年过节的时候,春节去我家一回跟打仗似的,急三火四的,你工作忙没看见也正常,这两年倒好些了,一点儿不省心呐。”

  几个人正说着呢,出去办事儿的程敏回来了,又是一通热热闹闹的嘘寒问暖,程亚轩也说明了来意。

  李薇一听明白了,感情这三舅是来挖自己墙角的!自己这小墙头本来就不牢固,恐怕禁不起三舅这位大人物一铁锹啊。

  趁着大人聊的热乎,李薇忐忑不安地看了看她小姨,只见她小姨面赛桃花双目熠熠生辉,说不出的美丽动人。李薇心里一突,难道她小姨真的去要银行了。心里老大不是滋味儿,你说小姨你要是真的在银行踏踏实实地干下去也就罢了,可你接二连三的换老公换工作,你也没把那铁饭碗太当回事儿啊,你现在这么的热切是干什么啊?

  李薇左思右想,一会儿看看她小姨,一会儿瞅几眼挖墙脚的程亚轩,看来看去逐渐的感觉有点儿不对劲儿了。以李薇看过N部肥皂言情韩日港台剧的眼光看来,貌似,好像,她小姨对那三舅的目光不单纯啊,有个词儿叫什么来着……对了,脉脉含情!

  李薇努力想把这念头摒除大脑,这也太扯了,有点理智的都知道,他们是堂兄妹,结婚是要生傻孩子地,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最重要的是,程亚轩叔伯三舅已经结婚了吖!

  李薇又仔细地观察了观察程亚轩,从他的头顶到脚底,从一举一动到眼神儿表情,仔细程度差不多相当于把人家放显微镜底下了。看了半天,李薇不敢肯定是不是自己先入为主的缘故,虽然没有明显破绽,还是觉得这三舅十分可疑,怎么看都觉着他看向小姨的目光不单纯,笑容暧mei,举止轻佻……

  而且,忽然之间,李薇想起大学的时候一次给同学过生日,那次是在一间西餐厅,曾经看见过程菲和程亚轩一起吃饭,那时候程菲好像心情不太好,看见李薇只是淡淡地点点头,气质高雅打扮入时神态冷淡很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李薇也不知道说什么,打了招呼就过去了。

  现在想来,那时候程菲好像是刚刚结束第二次婚姻不久,因为第一次跟丁安平离婚已经跟家里闹的很不愉快了,离婚后也从镇上的农行辞了职,去了城里一家私营单位当会计。而第二第三次结婚和离婚索性都没有告诉家里,一直都是自己在外面生活,不管这么说,李薇有时候想起来还是会觉得心酸。

  所以李薇有理由怀疑,程亚轩和小姨的关系绝对不简单

  而现在,眼看着小姨这快要煮熟的鸭子要飞了,李薇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揣度三舅程亚轩,这丫的弄不好是小姨不幸婚姻的缔造者,瞧瞧那桃花眼、薄幸唇、尖嘴猴腮、鹰钩鼻……

  总之,刚刚的一阳光俊男,现在经过李薇的一番思想斗争后,成了格格巫。满脑子是如何拯救小姨这个蓝妹妹脱离巫爪。

  但是现在还轮不到她伸爪,现在大家都等着程菲表态,是要继续考大学啊还是去银行上班啊还是上银行上班啊?

  大家的倾向性是明显的。

  程菲现在心情已经平稳下来了,事关自己的前途,好歹把那别样儿的心思收敛了,认真思考起来。

  本来若是没有李薇最近那小头花闹的,她还真是想都不用想,去银行啊,工作单位好不说,还能跟三哥一起工作,这是最让她动心的,也是她梦寐以求的。

  可这几天程菲受了李薇不少打击,对自己的智慧和美貌产生了怀疑,没那么自信了。想想自己好歹是个大人了,也读了多年书,怎么就处处连个小孩都不如呢。虽然她表面上一直不承认,可事实胜于雄辩。如果她就这么贸然的出去工作了,能不能胜任她还真没把握了,尤其是丢脸还要丢到三哥面前,想想那个被三哥轻视的情形,实在不是她能忍受的……

  程菲思前想后拿不定主意,还是在程敏后面进来的姥姥发话了:“亚轩啊,你大老远的来给老丫头找工作,我和你六叔实在不知道怎么感激你了,要不你今天就在这住一晚,也让你妹妹好好想想,我们大家也好好核计核计,然后再给你准信儿,你看咋样啊?”

  程亚轩倒也爽快,点头道:“六婶你说这话就外道了,我们什么关系?程菲也不是外人,帮忙是应该的。这事儿也不急,反正后天报名截止,你们好好商量商量也是应该的,毕竟工作是一辈子的事儿,得慎重,尤其妹子又是聪明伶俐的,到哪儿也错不了。至于我,明天还得上班,就不多呆了,趁着天儿还早,我就先回去了。”

  李薇随着大家目送程亚轩骑着自行车离开,感慨,用不了多少年,程亚轩这个级别的都坐上小轿车了,甚至他下面信用社的主任也都配了轿车。现在他除了穿的整齐些,跟一普通员工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区别。

  大人们都坐一起商量起程菲的事儿来,李薇没什么心情,索性回楼上自己原本的房间,百无聊赖地躺床上,望着墙壁发呆。

  原本好好的计划,被程亚轩给搅和了,毫无她置喙的余地。

  李薇只觉得忽然生出一种无力感,跟被抽了骨头的猫似的,软趴趴地看着墙上自己贴的中国地图,却知道自己哪里也去不了,什么也做不了,谁也不会听她的……

  虽然赚了几个钱,可如果不继续努力的话,等过个十年八年的,物价水平涨上去了,社会经济更加发达了,尤其是房价飞起来了,自己那俩钱屁也不是。

  自己老爸老妈赚的家底都是李连辉的,这是几千年的传统,谁也改变不了。而就自己这智力水平,可不敢说就比小姨高,虽然现在准备的挺充分,到时候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指不定就把自己给挤下去了。就是幸运地过了桥,能捞到什么样儿的饭碗,饭碗的保质期多长,够不够吃,都是没准儿的事儿……

  李薇越想越沮丧,越想越觉着前途叵测,竟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实现了很久以前看三毛的书的一个梦想,攒够了钱,还找到一个像荷西那样的男人,两个人一起环游世界。游了一个洲又一个洲,游了一个洋又一个洋,到处都是水,抓了好多的鱼,吃不完又舍不得扔掉,只好晒鱼干,天天晒日日晒,可把她累坏了。

  疲惫以及的李薇忽然感到地震了,一阵高兴,终于不用晒鱼干了,忽然又听见李琳在耳边喊:“姐——,姐——,快起来,吃饭了,吃饭了,咱妈煎带鱼了,快点儿!”

  李薇迷迷糊糊地起床,看着李琳蹦出去的背影,‘砰’地一声关门声总算回了神儿。呆呆地想起自己刚才的梦来,环游世界?怎么这么累呢?抬头看了看墙上的地图,还有……鸡肚子外面那片蓝色的海域,刚刚貌似就在那儿打渔晒鱼干来着……

  一个想法从李薇脑海窜过,沉思良久,终于下定决心,精神焕发地下床去吃带鱼。

  她倒要赌一把,名人不是说了么,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

  她斗不过天地,现在,她倒要看看,与程亚轩那厮斗,是不是其乐无穷!

  没乐,她就穷找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