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重生小保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 新希望小学

重生小保姆 江微雨 4998 2009.04.22 17:44

    眼看五月末了,天气一天热过一天,李明这些天一直没有出去。

  隔壁吴奶奶的孙女吴凤去了她大姨家,也没人来找李明玩了。

  另一边的邻居林四叔家的二胖子倒是与李明同年,可一般男女孩没什么共同爱好,很少一起玩,而二胖子倒是常常跟着他哥哥大军的后头转,虽然常常被无情甩掉。

  至于她家那俩龙凤胎,一般跟前院老罗家三个小子玩的多些,罗大小子比龙凤胎大一年,依次每个小子小两岁,可罗氏三兄弟太生猛,龙凤胎总爱吃亏,被欺负那是经常的,所以小时候老妈常常严令禁止双胞胎跟罗氏三兄弟近距离接触,以防发生危险。

  现在李明就想了,那时候自己干什么去了,无解。

  李明刚刚回魂这几天心情不好,懒得当老母鸡,索性严禁罗氏三兄弟主要是大哥和二弟上门。所以家里这些天很清净。

  眼看俩小的有意见上串下跳的有些呆不住了。李明叹了口气,既来之则安之吧,带着两个小的到村子南面一个类似于儿童乐园的一个小土丘玩去了。

  李明没事仔细想了下以后,既然咱家做了个曾经成年的梦,无论真假不能像过去那么瞎混日子了,将来不说,眼前有一样就让她很不爽。

  为嘛她要为了两个小的晚一年上学,耽误了她没赶上国家包办分配大学生工作的末班车啊,害的她毕业后的那些年忙忙碌碌,还很没有安全感,不行,这条,得改。

  可怎么改呢,首先得先上学啊,这班车说什么得搭上,就是不知道自己这张旧车票,还能不能搭上那辆旧车。

  李明坐大石头上,看着在小土丘的草丛里追蝴蝶撵蚂蚱的龙凤胎,头疼。

  现在,她跟俩小崽子就是一条藤上的蚂蚱啊。

  也不怨她老妈不让她上学,谁来带这俩祖宗啊。

  姥姥家都很忙,爷爷奶奶早逝,谁也指望不上。

  她们附近几个村子又都没有学前班幼儿园什么的,镇里唯一一个有幼儿园的地方距离她们家又比较远,而且,也要多花钱不是。

  看来他俩还真砸到她手里甩不掉了。

  看着龙凤胎活泼地来回奔跑,李明发现他俩没比自己小多少,那个结实劲儿,一直都比李明强多了,而且打小就比李明能吃能喝,每顿玉米饼子得俩馒头得仨。

  其实他们俩也就比李明小了一年多点,因为老妈的怀孕,李明从小没吃过几个月的奶,自小又体弱,单看外表的话,三个孩子倒是差不多大。可能自小需要帮忙照顾孩子,李明倒是比他们俩早熟些罢了。

  忽然一道灵光闪过,李明有了主意。

  还有三个多月的时间,不知道来不来的急,先试试看吧。

  于是,李明从家里找了块白滑石,每天除了帮忙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外,趁着爸妈不在家,开始教两个小的文化,打算进行学前培训。

  首先得吸引他们两个愿者上钩,小孩子么,看别人背着书包上学总是很羡慕的,以为学校多么有趣,虽然上学后会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

  第二天一早老爸老妈一走,李明就把两个小的召集到一起,每人发了块水果糖,这是她昨天晚上偷偷去代销店买的,就想着今天要用来当鱼饵地。

  李明让两个腮帮子鼓鼓地小的坐好,她自己则坐地上的一把椅子上开始诱拐未成年儿童:

  “咳,小琳小辉啊,你们觉得林四叔家的大军哥上学好不好玩啊?”

  李琳嘴比较快:“好啊好啊,每天都背小书包呢,我也想背啊。。。。。。”

  “还有好多人一起出去玩,抓好多鱼还有家雀儿。”

  李连辉也忙插嘴补充。

  其实那隔壁大军子上学还真是就干那么几件事,学习成绩从李明懂事认识他,一直是属于人家撤退他掩护的那种。

  李明见小鱼儿咬钩了,忙加把劲:

  “没错,上学了不但能背书包,还有许多同学一起做游戏呢,那你们想不想上学啊?“

  “想。”这回倒是异口同声,无知者就是无畏啊。

  “你们想也没用啊,学校不会收你们的。”

  “为啥?”李连辉还流了哈喇子,水果糖差点滑出嘴巴。

  “因为你们不会写自己的名字啊,不会写12345啊,也不认识字。”

  “哦,那怎么办呢?”李琳一边砸吧着嘴里甜甜的水果糖,一边不是很认真地为难着。

  李明心里汗一个,这什么态度么,她就知道李琳打小心里就没想过正经事儿。不过这次事关自己将来的饭碗,不管她李琳李连辉俩小崽子是骡子是马,都决心给她俩溜出个人样儿来。

  所以,继续诱拐。

  “其实呢,我有办法让你们能去上学,就看你们有没有决心了。”

  龙凤胎哪里知道决心是什么东东,忙表示:

  “有,我们有决心的,很多呢。”

  李明故意沉吟了一下,才道:

  “好吧,我相信你俩,不过你们得听姐姐的话,我说做什么你们就怎么办,我不让做的事情一定不能做,明白么?”

  “行。”

  “好乖,要是你们做的好,就有水果糖,做不好,就得挨揍。”

  耍了耍手上的小树枝,以示武力威慑。

  双胞胎小时候还真没少挨过她打。

  “呃。。。。。。”水果糖她们所欲也,挨揍她们所不欲也。

  不过现在李明哪里给他们后悔的机会,宣布:

  “我们上课的事情不能告诉爸妈,否则,谁要是瞎说,以后吃糖就没有她的份儿。”

  当天,李明就把他们两个的名字教给他们写。

  李琳还好些,毕竟笔画不是很多,李连辉就有点惨,字多不说,笔画也多些,又没有李琳那个小聪明劲儿,吭哧半天,还出错儿,恨的李明只想把他的名字改成李一。

  不过,龙凤胎还是挺聪明的,一天还是学会了自己的名字,外加123个数字。

  其实,李明一直觉得龙凤胎比她聪明,就是好偷奸耍滑,从他们长大后纷纷从高中退学,后来又纷纷找了有钱有势地配偶就知道,绝对不是什么上进的好青年,但也不能否认两个活的都挺滋润。

  笔是没有的,她就拿块白滑石,在水泥台阶或者给她们做午饭的时候在灶台上,两个小的对于有组织的乱写乱画乱涂鸦还挺高兴。反正是随时随地,并派发了三块水果糖,李琳两块李连辉一块,以奖励和激励。

  第一天的收获还是很令李明满意的。

  照此发展,上学有望啊。

  毕竟还有三个月的时间,其实一个学期也就四个半月,扣除周末节假日和副科的时间,仔细算起来,应该还没有她们在家里学习的时间长呢,看见成果的李明信心大涨,当天晚上就去隔壁林四叔家跟大军子借了一年级课本,那大军子正读三年级。

  那时候也没有什么练习册,课本也不多,而且都是三十二开本的,小小的一本书,哪里像现在,每本都是十六开,大大一本,内容也深了许多,习题册更是无数。

  大军子听李明借书,很爽快,翻箱倒柜没找着,还是四婶帮忙在一个木箱子里找到了,李明接过来一看,差点乐出来。大军子就是大军子,这书,跟新的一样,除了包书皮的牛皮纸写了年级和姓名以外,看不到一点人迹,也不知道他上学都干什么了。也就幸亏这时候她们这个地方也不重视学习,四婶也没什么不满,还笑:

  “小明啊,今年要上学啊,你妈让你去么?”

  瞧瞧,邻居们都知道,她现在就是家里不可或缺不领工资的小保姆。

  李明故意认真地:“四婶呀,我妈这是耽误我的前途啊,您得帮忙说说,不行我带着我家俩鼻涕虫一起去上学吧,说什么不能让我妈把我前途给耽误了。”

  四婶哈哈笑了起来:“你这孩子,还前途,晚上一年正好跟我家二胖一起上学,大家有个伴儿多好。”

  二胖虽然跟李明同年,但是现在还属于生活不能自理型,也是男孩子自立晚,一般本地男孩都比女孩上学晚些。

  李明已经有双胞胎拖后腿了,哪能被二胖子再增加重量了,忙道:

  “那哪儿行,赶早不赶晚,您一定得帮我跟我妈说说啊四婶。”

  “这孩子,跟个小大人似的,好了好了,没事儿给你说说。”

  看出来四婶的敷衍,李明也没办法,唉,这个时候,至少他们这个地方对小孩子读书,是放任自流的,能念什么样子就念什么样子,大人是不太上心的,每天为了温饱奔波,哪有旁的心思。

  拿了四本小学一年级课本,这时候得上了初中才有英语课的,主课就数学语文,简单的很。李明就当从学校领的新课本了,回家不到十分钟就翻完了,坐小板凳上感叹,真tmd简单啊,照课本上看来,如果她紧着点儿,上学之前就能把龙凤胎一年级课本都给忙活一遍。

  足够他俩上学并且不被退货回家了。

  说干就干,先准备些简单的教具,打算过几天有成绩的时候跟她妈申请些经费买本和笔。现在先弄些简单不花钱的吧。

  领着龙凤胎出去小土丘那儿童乐园玩的时候,顺路回来在村里小学的垃圾场捡了些粉笔头,还有彩色的,虽然少些。后来居然还不时的能找到铅笔头橡皮,龙凤胎对这种拾荒行为相当踊跃。

  李明又在家里杂物堆里扒拉出来一块半平米见方的小薄木板,灰突突的颜色,正好用来当黑板。

  所有的东西两天就备齐了。

  这两天李明也没让龙凤胎闲着,加上名字,已经认识了十个字了。五个数字和三个拼音,基本上掌握的挺熟练了。不过都是在地上拿树枝和滑石比划的,看来得买点本子,或者新铅笔也可以买几支,可以充当奖品下发。

  晚上李明趁她妈高兴的当儿,提出了申请,没想到她妈痛快地答应了,并且马上给了她五角钱的经费。李明倒是有点惊讶,记得她妈好像是在她们上初中之后才开始重视她们学习的啊,现在怎么这么开窍了。

  不过在她整理教具的时候看见她家那本新华字典,倒是若有所悟。长大后听她妈说,字典是李明出生的时候他老爸买的,当时用它给李明查名字,另一方面也是希望孩子将来能好好读书的,可被她们小时候后大人不在家给当擦屁股纸给撕掉几页。

  其实父母对孩子还是有着美好的期望的,但是生活的重担压的他们没有功夫想太多。

  现在看李明热心读书,当然高兴,不过也没指望太多,就当他们小孩子过家家罢了。但是经济上还是尽量满足她们,也算是一种平时忽略孩子的心理补偿吧。

  当然,李明的教学自救也没那么容易。

  两个小的自由散漫惯了的,有点不受约束,现在李明还没调整过来时差,时间也挺紧迫,哪有心情搞什么快乐教学什么的,东西齐全了后,每天固定上课时间,谁不听话小树枝伺候,后来在小弟的屁股蛋子上留了条痕迹,本来她恐吓好了,还是被小妹那个欠嘴偷偷告了御状,晚上她老妈把李明很尅了一顿,严正警告她不许暴力体罚儿童。

  第二天,老爸老妈一走,李明看了看时间,拿出那块充当黑板的小木板,架到她家那八仙桌上,拿出个螺丝疙瘩在一块铁皮上当当敲了起来。两个小的连忙从外屋跑了进来,在炕沿上坐好。李明看他俩坐的挺直溜,满意地点了点头,表扬:

  “不错,行动挺迅速,嗯,迅速就是快,在学校无论做什么都得快。今天上课之前我说件事情,昨天李连辉同学课堂上乱跑,被老师我打了一下,但是认错态度良好,今天表扬并奖励新铅笔一支。李琳同学添油加醋到家长那里,家长就是同学们的爸妈,到家长哪里瞎告状,导致老师我和家长爸妈的关系不和谐了,所以提出批评。以后谁也不要随便向家长告状,这不利于李连辉同学和你自己的健康就是没病的成长。所以,老师宣布,未来一星期就是七天的班长就由李连辉同学担任。明白了么?”

  “明白了。”声音一大一小一亢奋一萎靡。

  “所以,今天以后的起立由班长李连辉同学来喊,好了,上课。”

  李连辉兴奋地从炕沿上蹦了下来,大声地:“起立!”

  李琳撅着嘴慢腾腾地也站起来。

  “好,很好,非常好,坐下。今天的数学课我们先复习一下12345五个数字,然后我们做几道简单的加法练习,好了,开始上课了。”

  基本上,在父母不在家的时间里,李明胡萝卜加大棒,还是能镇住俩小的。但是,在父母在家的时候也不时能出点不和谐音符,主要是李琳嘴欠,一看老妈在家有靠山了,总爱逞能挑衅李明的权威。至于经常挨收拾的李连辉,倒是属老鼠的,撂爪就忘,没发生过投诉事件。

  可惜,父母手下第一得力干将小保姆李明,手上实权越来越多,对于李琳偶尔偷偷摸摸的投诉,老妈从开始的批评到后来的不予理睬到最后的坚决驳回,使李琳郁闷到上大学飞走脱离了李明的魔掌,才稍稍喘了口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