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重生小保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七 传说中的早恋

重生小保姆 江微雨 4533 2009.06.05 22:04

    李薇的表现无疑是令人满意的,跟着罗莎离开的时候手里已经被塞了厚厚一打正方形的布样,罗莎美其名曰,做沙包。

  两人直接到了厂门外的小饭店找到还在喝酒的两个老爷子,姥爷既然负责公关,李薇就开始干正事了,坐下就开始挑选布样,把花色图案类似的分门别类排了一桌子,仔细地对比着。

  罗莎则一边细细打量李薇这个小孩,实在是这农村小孩颠覆了她一贯的印象,穿着打扮出众倒也没什么,毕竟是钱就能解决的事儿,主要是这孩子有股子与众不同的气质。会唱英文歌还在理解的范围内,毕竟只要有人教,小孩子记性不是都很好的么。

  现在这孩子居然能认真思考本来应该是大人做决定的事情,显然地,她老爸的这个结拜大哥,程老爷子貌似很习惯小女孩做决定的样子,居然该喝喝该笑笑,半点去过问小孩在做事情的意思也无。

  李薇很快挑出六种花色的布匹,仔细询问了罗二姨布匹的幅宽、单价、基本发售单位,然后从包包中拿出纸笔,又算了算现有总价和成本,李薇一点没节省的把她姥爷给申请的二千元资金给用去了一多半儿,把写好数目的纸递到罗莎面前:“二姨,你看帮我们买这几个品种有没有问题?”

  罗莎看了一眼,吓了一跳,这么多!

  看到女儿的表情,一直注意这这边的罗朝中也伸脖子瞅了瞅,也吃了一惊:“大哥,你不是说少买点儿么,这还能叫少?”

  程老爷子笑了笑:“让侄女帮一回忙,买少了怎么好意思开口?哦,小明啊,多么?”老爷子还有理了。问李薇的意思是怕钱不够。

  李薇一本正经地对她姥爷:“不多。”她一次自然得多买点儿,谁知道这条道儿以后还通不通呢。

  这爷儿俩,也不知道是他们求人家还是人家求他们了。

  罗莎有点犯了难,她们厂虽然经常进货,但每次进布料也比李薇开的单子多不了多少,一下子进这么多货,实在是扎眼,细细思索了一会儿,对老爷子道:“大伯啊,数量太多,估计从我们厂走有一点麻烦,不如我跟纺织厂那边的熟人打个招呼看看,能不能你们直接去提货,让他们尽量按照给我们这边的价格出货。”

  罗莎有些不好意思,原先以为他们不过是买个几十上百块的便宜布罢了,没想到数量这么多,实在为难。

  其实李薇更想在原厂进货,这么着偷偷摸摸毕竟不是个正经事儿,现在看罗莎为难,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姥爷跟二爷爷的关系在那儿呢,罗莎没有个不尽力的道理,遂道:“那也行,二姨你能不能跟你那熟人先联系一下,我和姥爷这就去找他,还有,你把那人的一些情况跟我们说说吧。”

  罗莎跟纺织厂的两个人比较熟悉,一个是出纳,叫李红的三十多岁的女人,因为经常有业务来往所以混的比较熟。另一个是纺织厂销售科的一个副科长周庆,也是因为业务上的往来认识的。罗莎的意思是他们直接去找周庆看看,她这边的电话也马上就过去,要是周庆不在,她就打给李红,李红虽然只是个出纳,但她丈夫却是个副厂长,也能说上话。

  李薇和姥爷在二爷爷满是歉意的目光中走了。李薇心里那个感慨,将来可遍地是买方市场,只要有钱,东西多的是,现在可倒好,拿着钱居然就找不到庙门了!

  今天一直遭受打击,李薇都有点灰心了,这年头,请客送礼吃回扣还没有大范围流行,去纺织厂找人的事儿,玄呐!

  可是,到了纺织厂在销售科找到周庆的时候,看着那一本正经戴着一副眼镜貌似文化人的周庆,端茶倒水的跟姥爷不着边际的寒暄了一阵子后,李薇忽然有种感觉,似乎,有门儿啊。

  她怎么看这周庆都不像个表里如一的人,从那修饰整齐的外表,字斟句酌话到嘴边留半句的言谈,李薇判定,此事大有文章可做。趁着周庆被人叫去厂长哪里的功夫,李薇看看四下无人,在她姥爷耳边嘀嘀咕咕了好一阵子,弄的老爷子一脸为难,他这辈子没干过这偷鸡摸狗的勾当,为难地问李薇:“这……能行?”

  李薇恨铁不成钢,要不是看自己块头儿太小怕没法取信于人,她早自己上阵了,忙向她姥爷保证:“哎呀,姥爷,一定行,您就试试嘛,记住我说的三条要点,啊,姥爷,求求你了。”

  “这……”老爷子活了一把年纪,这事儿真没经验,有点儿心里没底的说。

  李薇急了,周庆回来的时候,自己要是还搞不定姥爷今天就白来了,急病乱投医:“哎呀,姥爷,钱瞎子不是说我是贵人嘛,贵人说话还能有错儿,您照我说的准没错儿,啊!”

  老爷子为了这个孙女也豁出去这张老脸了,行不行试试吧,不行这地方以后他也不来了,丢不起这个人呐。

  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看见老爷子点头,李薇觉得,钱瞎子就是少数人那。

  所以周庆回来后,李薇就出去了,把空间留给姥爷,她在怕影响两个人发挥。

  见惯了吃拿卡要嘴脸的李薇这次果然没有看错,正当她在销售科外面数蚂蚁数的都快睡着了的时候,姥爷和周庆满面春guang不是亲人胜似亲人地出来了,这周庆一直把爷儿俩送出厂门,才依依不舍的回去了。

  一看他没了踪影,李薇马上忍不住了:“姥爷姥爷,怎么回事儿啊,怎么样了,他怎么说的啊?”

  老爷子不无感慨地道:“姥爷活了一把年纪,眼睛没你个小不点儿毒啊。没想到这家伙果然不是个好鸟儿,什么样儿的布都能买出来不说,价格也比你罗二姨她们进的便宜,但是便宜那部分得给他一半的回扣,货更是要多少有多少,唉,这什么事儿啊……”

  逮着蛀虫一只,李薇大喜。

  不过她倒是知道,这人定是走了内部定的最低价,除了手续上不合规矩,倒也不算挖社会主义墙角,毕竟纺织厂跟关系单位都是公家对公家,价格上不那么计较,都是国家的事儿嘛,谁也不愿太得罪人。而对某些外地私人单位就得放低价格了,这周庆估计就是走的这一块,毕竟市里纺织厂有十几家呢,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深入运作,他们面对的竞争压力也越来越大,现在已经初步显现出来了。

  当然,跟李薇想的不同的是,老爷子认为是他那二百块钱的红包起的作用,格老子的,二百块钱呐,得那小子半年的工资吧!老爷子头一次开始正视钱的作用来,一生贫困的程恩久的思想范围里,钱是满足生活所需衣食住行来着,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鬼推磨!

  这主要的原料是解决了,并且就运输的问题老爷子也给李薇解决了,明天让她二舅用大马车来取货,晚上老爷子就回家把货款给二儿子。李薇又特意让姥爷把运费一并给了二舅,毕竟以后没准儿要经常用人家的。儿子分家单过了,老爷子也明白这一点,爷俩儿商定运价,就坐车回家了。

  本来李薇还想就手儿去买点松紧绳儿珠子等材料的,想起今天不是周末,人比较少,只得作罢。自己差点儿把病假当星期天过了,罪过!

  程老爷子带着李薇又去了一高给老闺女送点钱,还有刚刚顺路买的水果点心,毕竟现在程菲已经是高三了,学习比较紧张,也不大回家了,老爷子惦记闺女,过来看看。也没多停留,孩子还上课呢,留点儿钱就走了。

  就那么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里,倒是有大半时间程菲在教育李薇:“能跟你姥爷出来溜达就不能上学?看你手里拿的东西就知道你是个馋鬼,这么小就好吃懒做不爱上学不拉不拉不拉……”

  李薇那个悔啊,早知道这样我就呆大门外面不进来好了。这不是上赶子找不自在么。

  爷俩儿下午回到了家,程敏瞅了这一老一小一眼,没说什么继续干活。

  李薇进屋放下手里给李琳他们买的点心,给姥爷和自己各倒了杯镇在暖水瓶里的凉水,喝了几口。就去洗了手脸,身上有伤,不能洗澡,很不自在。换了衣服,在炕上铺了小垫子,盖上毛巾被,舒舒服服地躺下,打算美美地睡一小觉。

  不是说了嘛,小孩都是在睡眠中长身高,女人都是在睡觉中美容。她两样儿都需要啊。

  李薇睡的正香,被一阵叽叽喳喳的声音吵醒了,慢慢睁开眼睛一看,是李琳她们放学了,正围在大八仙桌上写作业,一二三四……七,怎么还多了一个,不应该是六个么?仔细一看,古丽薇居然也来了,跟着一起写作业,最近这小美女跟李琳走的挺近,不过她家在镇上跟林家村相邻的另一个村子,在河的东岸,河东村。河东村有一样儿以野蛮好斗闻名的特产——河东小子。

  这河东小子可是让小孩子们闻之逃匿的洪水猛兽,具体如何可怕,李薇只是听说,倒也没有亲眼见过。

  看她们写个作业也能唠的那么欢实,李薇有点儿看不下去了:“小点声儿,好好认真写作业,讲什么话!”

  立刻一片鸦雀无声。

  自己什么时候说话这么好使了,平时说个一遍两遍的都不大管用的,得恐吓甚至发火才会达到这个效果啊,真是奇了怪了,难道是孩子们都长大了懂事儿了?

  对这一好现象李薇倒是很欣慰,也不起来了,继续眯着。

  晚上吃过晚饭,李琳鬼鬼祟祟地把李薇拉到犄角旮旯,神神秘秘地:“姐,那个……你跟罗建华昨天干什么去了?”

  李薇忒瞧不上李琳偶尔那个小气吧啦神秘兮兮的样子,没好气地:“我能干什么去,不就是回家了嘛。放心,没背着你偷吃什么好吃的!”

  李琳没被她姐不耐烦的语气影响到,居然有点儿扭捏地:“姐,那个……那个…你们真的没干点儿别的?我…我都听人说了。”

  李薇就更不耐烦了:“听说什么了啊?就这么点路程,我还能出国了我!有什么话快说,不说我走了。”

  李琳看着她姐的脸色,下了大决心般地:“姐啊,我可听古丽薇说的,她是听她班上的同学说的,她们班的同学和她一样是听河东的……”

  李薇作势要走,李琳忙拉住:“她们说你跟罗建华搞对象。”

  呃——咳咳咳咳……

  李薇差点儿被自己的口水淹死,顺了几口气歪头看着李琳这神奇的小破孩道:“你知道什么是搞对象么?”

  李琳貌似有点儿你小看我地样子:“我当然知道,就是男的和女的拉手呗!”

  李薇已经没有口水可呛了,按照李琳的理论,这个世界简直风气败坏道德沦丧了,慢着…现在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而是…对了,关于自己和罗大那小屁孩的绯闻!

  靠!太震撼了!

  她上辈子都没闹过什么绯闻,这辈子真是长进了,这么小就有明星效应了,慢着…按照李琳的理论,自己是拉过罗大胳膊、手什么的,罗二、二胖子之流也没少拉...慢着慢着,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看着李琳一瞪眼:“什么搞对象,你小屁孩知道什么叫搞对象,别人不懂你也跟着瞎说,以后不许传播这种小道消息,听见没?”

  李琳有点儿不服气,嘟嘟囔囔地:“她们说人家都有人看见了,罗建华背你的,还拉你……”眼看她姐手伸出来了,李琳吓的忙保证:“我不说我不说还不行嘛。”瞅个空子跑了。

  李薇是又生气又好笑,也不知道这么跳级到底是对她们好不好,她也感觉出来了,这四年级班上的孩子可都是十二三岁以上的小小少男少女了。都有了那么点儿的朦胧意识,男女生说话都很小心了,很怕被别人说谁跟谁好之类的话。

  不过,这跟自己有关系么?对于这种小学生的八卦,李薇感觉真的很无语,怪不得今天这些孩子表现的那么奇怪呢。

  她好歹今年还不到十岁,罗大比她还小,这早恋的绯闻,传的也忒早了了点儿吧!瀑布汗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