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重生小保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四 北京包子

重生小保姆 江微雨 4439 2009.05.11 21:41

    李薇越想越觉得可行,看时间,现在发面还来得及,赶紧拿下墙上挂着的盘秤,称了五斤整的面,用温水和了,连盆放热炕头上盖着棉被发酵。

  这活计她长大后没少干,即使工作后在外面租房子住,吃饭店和食堂都吃的没了味道,她也经常下厨,做自己喜欢吃的东西,她厨艺还是不错的。虽然也买过基本烧菜的书,但是没特意学过,只能说她有当家庭主妇的天分吧。

  刚开始李薇是打算做馒头的,毕竟比较简单,只要放点糖就行了。可静下来想了想发现不妥,馒头未必就有麻花和面包受欢迎,毕竟人家麻花和面包外面都是油汪汪金黄黄的散发着香味儿,馒头除了皮肤白点儿,呆头呆脑的可没那么好的卖相,想到这李薇心里一凉,看来自己把这事儿想的太简单了。

  经过一番仔细思考后,李薇决定换个品种,做肉馒头——包子!

  先想了想原材料,面、菜、肉、油盐调料等,面有了,自家产的新鲜的大白菜有了,肉得去买。李薇也想过做素菜包子,但是觉着跟麻花一比,还是优势不大,决定还是放点儿肉,虽然成本会增加不少。油盐碱调料么,李薇看了一下,家里都有,但是不多,看来也得买些。

  李薇拿出笔大致算了下成本,面4角钱一斤,油两元左右好像,肉前几天前买过点儿1.1元一斤,调料、盐和水碱也就是小苏打用量不大,算五角吧,到实际操作的时候再调整差价吧。

  另外就是调味的葱蒜,家里自己种的,有不少,这种东西现在也便宜,用量小估计没几个钱,也就白菜价几分钱,即使贵也不会太多。

  烧火蒸包子的柴基本可以忽略不计,那东西不值钱,据说一块钱能买堆的老高的晃悠悠一大马车,堆在地上有三间房子那么大的体积,够狠狠烧半年的。

  不过李薇粗略的算了一下,按照每个面包或者麻花的二两用面量,每个包子卖二角钱的话,做二十五个包子也只能做二十五个包子,略有几角钱的盈余。

  不过那也是特大号的包子了,当然不能做那么大,还有馅料的重量呢,保守估计,最少能做个三十个,一块钱的利润应该没问题。

  李薇虽然以前的工资也有几千,可现在一点儿也没小瞧这一块钱。她老爸现在的日工资也就一块多一点儿,她老妈日工资还不到一块钱呢,那可都是实打实的工作一天啊。

  说干就干,拿了小布兜,掏了自己藏到秘密所在——某荒废耗子洞府的二十块钱,抽出十块塞回十块。

  现在想起一位女性办公室前辈的话,女人,得有私房钱。这话据说经过几千年广大女性同胞验证总结的,现在一看,真理啊。

  现在不少男人甚至单位都学起来了。

  不过男人的那叫偷藏私房钱,单位的叫小金库。

  出门就是一阵凉风,气温下降很明显,还真是一场秋雨一场冷啊。

  到了镇上供销社的副食商店,先买肉。李薇问了下,现在卖肉可不是排骨贵瘦精肉次之肥肉便宜,恰恰相反,肥膘厚可以炼油的部位最贵,带骨头的地方,不用想,那是得搭配肥肉出去,不然没人要的。

  李薇折中了一下,买了块五花肉。本来想少买点儿够今天用的就行,可那卖肉的看李薇翻来覆去问来问去,研究的挺详细,孩子虽小,但貌似挺专业能做主的样子,没抱很大希望地说,最后一块五花肉给李薇便宜点儿,都买的话就一块零五分一斤卖给她。

  李薇还真心动了,这一块得有四五斤呢,一次用不了这么多,要不。。。。。。

  李薇拿定主意:“你卖我九角钱一斤我就都买了,不然称半斤算了。”李薇故意少说点儿以便压低价格。

  卖肉的大汉没想到李薇这么个小小孩还知道讲价钱,要知道现在无论卖什么可都是卖方市场啊,要是个大人的话他能当场翻脸。不过小孩么,也不一定就买的起,再说,他就剩这一块肉了,卖完了今天早点回去也好,点头:“行啊,九角五分吧,不然我就赔钱了。”

  李薇态度坚决:“就九角,不卖拉到。”

  大汉乐了:“呦呵,你这小娃子挺精的么,今天我高兴,你要是真能都买,我就卖你九角了。”

  李薇二话不说,掏出十块钱巨款:“称吧。”

  原本打算买一斤多肉的李薇买来四斤六两,卖肉的大汉不知出于什么心理,还附赠了李薇两根大棒骨,虽然刮的一丝肉也无。不过李薇还是挺高兴,这东西虽然不顶肉,却可以顶油,好好熬煮的话,骨头汤放馅料里,可以替换些油不说,倍添鲜味儿。

  所以当场要求大汉叔叔好人做到底,给把每根大棒骨给劈开四份儿,以便尽快熬出里面的髓油。

  把大汉心疼的,他的杀猪刀啊!又得好好磨磨了,不知道谁家孩子,怎么这么多事儿啊。后悔啊,他没事儿送什么大骨头啊他,就是喂狗了,狗感激他不说,也不会要求他给劈八瓣儿啊!

  提着肉和骨头,李薇又买了盐调料和小苏打,花了不到两块钱,今天一共花了六块一角四分钱。

  李薇拎着东西刚刚走进村子,就被一大垛树枝给拦住了,绕过去一看,不是罗奶奶正蹲在地上么。

  只见老太太一手牵着罗三,一手拽紧勒在双肩捆着树枝的绳子,正艰难的想要站起来。可惜那么一大捆的树枝重量不轻,她怎么努力也起不来。

  李薇忙放下东西,赶紧的过去:“罗奶奶,我帮你。”

  别人不说,老罗家最明事理的就是罗奶奶了。

  李薇在后面使劲儿帮着抬了一把,老太太就着劲儿,总算起来了。然后李薇跟着一路走回去才知道,原来罗奶奶牵着罗三出去溜达,看见树林里地上的树枝不少,就回去拿了绳子捡了一捆,走到村口的时候实在累了,就歇会儿,可再起来却有点儿力不从心了。

  李薇跟罗奶奶一路说着一路走,看罗奶奶用一根绳子绑罗三胸前,一头牵在罗奶奶手里,身上还背这树枝,看着就累的慌,李薇不解:“罗奶奶,干嘛绑着小三儿啊,让她自己走你不是能轻快些么?”

  罗奶奶无奈地:“唉,这小三儿啊,可不能撒手儿,一撒手儿就没影儿了,小时候我还能背动,现在大了,背不动了,我这腿脚啊,更加追不上啊。”

  李薇还不大相信,接过罗奶奶手里的绳子,想帮着减轻的负担,可她也就一个没留神跟罗奶奶说话的当儿,罗三一使劲儿带着绳子就跑了。李薇只觉着手里绳子一滑溜,就见罗三儿跟小毛驴似的尥蹶子狂奔,要不是因为昨天下过雨地面还有点湿,估计后面都能冒起一股灰尘!

  李薇目瞪口呆,不愧是大地痞罗三舅和本村知名泼妇罗三舅妈的孩子,一个字,猛!

  李薇转眼就怒了,好小子,你奶奶追不上你我追你可不在话下,拿土地佬不当神仙,小瞧我不是!

  李薇二话不说,放下手里的包包,抬腿就追。

  要说罗三儿虽然淘气好动,毕竟才四岁多点儿,怎么是李薇的对手。李薇几步就把他后脖领子拽住了,罗三干倒腾腿儿就是动不了,李薇恶狠狠地:“小子,敢跑,再跑被我逮着了晚上放学我让你大哥收拾你,给我老实点儿,还有,跟你奶奶也老实点儿,不然把你奶奶累坏了,我看谁给你做饭带你出去遛狗!”

  李薇说完用力拉过罗三儿身上的绳子,在自己手臂上缠了几圈,小样儿,这回我要是再让你脱缰了,我跟你姓。

  罗三儿瞪大眼珠子撅着嘴瞅着李薇生气,不过到没有叫喊,李薇却感觉到似乎,这小破孩儿还有点儿不服气的样子,嘿嘿!

  李薇一路走一路感叹,这两年罗三舅和罗三舅妈总在外面跑,据说是做小买卖,十天半个月的回来一趟,家里全交给罗奶奶了。罗三舅妈还不大知足,以前在家的时候偶尔还闹个矛盾,现在知道老人的好了吧,哪像自己家里,要是有奶奶在,自己就不会沦为小保姆了。

  唉,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回到家后李薇就忙活开了,煮骨头,洗菜剁菜剁肉调馅儿,闻闻不错,喷儿香。然后用小苏打调面。

  这和面可是个经验活儿,待面发酵变酸后,把调成水的小苏打揉进面里面,揉匀了,闻闻酸味儿,以酸味儿微不可查为佳;然后用刀把面切开一个大口子,切面里面布满的小孔以芝麻大小为佳;再闻闻切面儿,味道以里外一致为佳。

  一切准备工作就绪,李薇看看时间差不多了,赶紧擀面开始包吧,先把面切成大小差不多的剂子。按照计划,打算分成三十份儿的,没掌握好大小,也是怕分少了赔钱,最后多了三个剂子,三十三个。

  李薇一个人里里外外忙活,蒸了两大锅三十三个大包子。自己先试吃一个,恩,味道好极了,不过包子个头真不小,手上掂一掂,怕比一根麻花还重,看了看还剩下的馅料,看来这面和馅的比例得研究研究。

  然后问题又来了,她怎么拿到学校里去卖啊,东屋西屋的转了几圈也没找到合适的工具,唉,这要是有个卖冰棍儿的箱子就好了。。。。。。咦,等等,吴凤妈可是夏天卖冰棍的,要不去看看能不能借过来用用吧。

  别说,别人去了还真难说,小气的吴凤妈还真得考虑考虑。但是吴凤上学后在父母面前没少说李薇好话,吴凤老实,要不是有李薇护着,挨欺负那是一定地,尤其前院那生龙活虎的罗家两个小子,就没少弄哭吴凤。

  所以吴凤妈随口问了问就把那裱糊的不错的箱子借给了李薇,李薇的借口是放吃的,怕凉了。

  三合板的箱子不重,李薇倒也能拿动,可装上三十多个包子就不一定了。一事不烦二主,接着又借了自行车。这可是个大件儿,李薇允诺中午一会儿就还回来,吴凤妈才不那么痛快地让她推走了。

  这也就是李薇平时挺懂事儿,不然换个别说孩子,就是大人吴凤妈也得看看是谁,祖上有无不良记录,身家是否清白,考察一下人品,核实一下理由,看看最近有无可疑行迹。。。。。。

  政审通过了还得看老娘心情爽否。

  所以,别看只是借个自行车那么简单,背后折射的人格魅力,李薇还是挺激动地说。

  这样,李薇又拿了床毯子和两个她们姐弟小时候用的棉垫子,放箱子里面保暖,拿出一张白纸,把白漆箱子外面醒目的‘冰棍雪糕’四个字糊上,用红粉笔写上‘包子’俩字,末了端详起来,觉着太单调,还是给包子起个响亮的名字吧。

  李薇琢磨了半天,印象里就有天津狗不理包子,叫天津包子吧,津字二年级以下学历的还不一定认识呢。天津,上海。。。对了,李薇毫不犹豫地写下北京二字,成了‘北京包子’。北京烤鸭它亲戚。

  说起北京,跟她们生活还是挺贴近的,冬天的时候有一种黑条绒的棉鞋,就叫做北京棉鞋,一般孩子以能穿上北京棉鞋为荣呢,这个不陌生。

  至于夏天,不是有首童谣这么唱么:

  大雨哗哗下,北京来电话。让我去当兵,我还没长大。

  北京啊,多么令人向往的地儿;北京包子啊,多么令人向往的包子,就他了没错。

  包子装好了,李薇自己也包装了一下,找出她老妈给人家干活穿的一件白大褂,下摆太长,简单缝上一截,至于肥大,大就大点儿吧,又拿出白帽子白口罩戴上,多么标准的餐饮行业工作者。

  更重要的一点,被双胞胎等熟人看见就不妙了。

  推了自行车驮着北京包子箱,锁上门,已经是一身汗的李薇心里感叹,这感冒应该能好了,她容易么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