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重生小保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二 高薪拐骗

重生小保姆 江微雨 4488 2009.06.11 16:07

    李薇进屋的时候,程菲正抱着一盆子鹌鹑蛋大小的青杏,喀嚓喀嚓吃的欢快,看的李薇从牙齿酸到舌头根儿,口水泛滥,心里嘀咕,那个,小姨不会是有了吧!不过这话打死也不敢说出来的,说出来是要出人命地。

  擦了擦嘴角不存在的口水,一脸谄媚的笑容凑上去:“小姨啊,吃啥呢?”说完就后悔了,这什么白痴问题啊,咕嘟一声,不行,口水又冒出来了。

  果然,程菲用眼角夹了李薇一眼:“近视了?什么眼神儿!”

  李薇尽量不去瞅那酸杏子:“小姨你别咒我,近视可是很费钱的。”

  喀嚓喀嚓,咕嘟咕嘟。

  李薇简直有点儿受不了了。

  程菲终于把青杏盆子推到了一边,拿毛巾擦擦手:“近视怎么费钱了,这到没听说过,就听我同学说影响美容的。”

  “这样啊,小姨,一旦近视了,平均得半年换一次眼镜吧,不管是度数长了还是眼镜坏掉了,都得换不是。还有啊,眼神儿不好,路上有钱都看不到,让眼神儿好的给捡去了,这不也是一个损失么,是机会成本呐。你说,是不是费钱啊?”

  “小样儿还懂的不少啊,还知道机会成本,看你那贼眉鼠眼的样儿,是不是有什么事儿求你小姨我啊?”程菲眼神儿不是一般的犀利。

  李薇马上贴上去,搂住她小姨的胳膊:“嘿嘿,小姨啊,我闲着没事儿,想问问你有什么理想啊,除了上大学,还有没有别的理想啊,咱俩谈谈理想和人生呗?”

  程菲扑哧笑了出来,看李薇眨巴着小眼睛说理想和人生那小模样怎么这么逗呢。这话也就是李薇说出来,换个人说,能让程菲那不惧青杏的牙齿酸倒。

  李薇没管她小姨对待理想和人生的不严肃态度,继续:“常言说的好啊,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你现在要是不好好树立个理想,常言还说了,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啊,啊,小姨,说说,你想找个什么样儿的工作?”李薇还想问你想嫁个什么样儿的人儿,没敢说。说了也白说。

  这要是前几天有人跟程菲提考大学的事儿,定是要甩脸子走人的,现在经过罗三舅妈和青杏的舒筋活血化瘀,倒是放下了不少,总绷着也挺累啊。再说,跟李薇一个小破孩她也犯不上甩脸子,不过听了李薇一大篇子话后,觉得挺有趣儿,似笑非笑的看着李薇:“你这么明白,那你先说说,你有什么理想啊?”

  程菲原本就是个美人,虽然一直在学校里不太注重打扮,但十八九岁的女孩子,年轻就是最好的衣服和化妆品。现在又是一副要笑不笑媚眼迷离靥生桃花的看着李薇,把李薇电的差点从炕沿上滑到地上去,忙拽住小姨的手臂,暗道真是要命,难怪男人一个一个的换,本钱就是足啊,羡慕死了!咳咳,不是……

  咽了口口水,李薇勉强收了收心神儿:“理想啊,小姨你别看我小,其实我还真有(虽然有点儿不太远大),有志不在年糕无志空活十八,我觉得理想可以分阶段的,比如我现在(目前是拐你)的第一个五年计划就是,就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顺便赚点儿养老钱。”

  程菲继续斜眼看着李薇:“你小样儿的也不用讽刺我啊,还第一个五年计划!这么小就知道赚养老钱了,你倒是准备的够早的啊,说说,赚了多少养老钱了?”

  “小姨啊,现在的国家形势你还没看出来么,计划生育抓的多么紧啊,而且看样子一时半会儿没有松口的意思。所以到我们老的时候,也就一个孩子的命了,我们还得供它上学婚嫁买房的,这得多少钱不说,弄不好它不大出息,不但要吃我们一辈子不说,我们还不得自己养老么,这钱少了能行?你就是一般的国家公务人员,退休金都不一定够用啊,所以攒钱要趁早哇。至于我那养老钱,呆会儿给你看哈。小姨你先说说你的理想吧?”

  程菲听到李薇说到计划生育就已经乐的不行了,听见李薇问理想,想也没想地道:“小姨可没你那么远大的理想,能念大学就念,不能就找个好点儿的工作,惭愧惭愧呵呵。”

  李薇假装没听出小姨的调侃,装傻:“什么叫好点儿的工作啊?小姨你平时学习那么好,这次考不上还可以下次考啊,一定考的上的。”最重要的是,复读几次都能赶上铁饭碗,再羡慕。

  程菲颇不屑一顾地:“我才不会复课呢,再说,找个工资高点儿单位好点儿的工作,我就不信找不到。”书她是有点儿念够了。

  李薇眼睛一亮,精神头儿足了不少,嘿嘿,就怕你视金钱如那啥啊:“小姨啊,其实我觉着就凭你老人家的聪明脑袋和魄力,给人打工太委屈了,为嘛不自己当老板呢,自己创业也不错啊?”

  “哼,当个个体户很光荣么?瞧你妈一天就在面粉里打滚了。主要是,辛辛苦苦的,将来一个弄不好赔进去了,不是白忙活了么,连个好形象都没捞着,没意思。”虽然目前貌似能多捞点儿钱。

  李薇心里暗暗撇嘴,小样儿还挺讲究形象么,难道我现在没有形象么!

  “小姨你可真让人瞧不起,怕苦怕累我就不说你了(主要是她自己也怕苦怕累),我现在也是个业余个体户了,我怎么瞧着,我的形象比你好多了啊,瞧你那衣服,瞧你那发型,瞧你那粗眉毛,啧啧……”

  程菲怒了:“小崽子你敢藐视我……”抬手要揪李薇的耳朵。

  李薇吓的忙闪身躲了:“哎哎,小姨你别恼羞成怒啊,我是实事求是,不信你照照镜子,就凭我日进斗金的,怎么还不把自己打扮漂亮了嘛,再说,我做的就是让人美丽的事情嘛,所以说,不是个体户就是蓬头垢面的,事在人为嘛,事在人为嘿嘿。”

  “你个小鬼头今天不是特意来恶心我的吧,我看你是皮痒了,用不用我给你熟熟皮子!”程菲忽然发现李薇有点动机不纯。

  “没有没有,小姨你等会儿啊,我给你拿样儿东西看看。”李薇说完钻她小姨坐的床底下去了,从那年久失修的耗子洞里拿出个小小的铁质茶叶桶,又钻出来拍拍头发整整衣服,这才打开小桶,拿出个小本本来。

  打开小本本递给小姨:“小姨,你看看,这是我的个人资产,我自己赚的哦。”

  程菲知道李薇卖头花赚了两个钱儿,具体多少还真不知道,好奇地接过来瞅了瞅,一下子吃惊地睁大了眼睛:“这么多!”

  李薇洋洋得意:“毛毛雨啦。”赶紧拿回存折,塞小桶里收好,看来得换个地方储藏了,小姨已经知道藏宝地点了。

  看着若有所思打量自己的小姨:“小姨啊,跟你商量个事儿,你要是考上大学就当我没说,但是咱得做两手准备,不管怎么说吧,趁你这段时间没事儿,帮我卖头花儿吧,其实也不用你亲自去卖,只要批发给代销商就行了,我给你工资,每月五百,可以提前支付。你要是能干半年以上,就每半年涨一百,怎么样?”这工资水平,相当于请个总裁了。

  虽然看着李薇实在让人不放心,但刚刚显示了‘雄厚’的经济实力的存折,程菲还是挺动心的,毕竟看来那小小头花还是相当赚钱的,她相信就凭自己的能力,应该赚的比李薇多多了。可给个小不点打工,实在让人没面子,到底是钱重要还是面子重要,这是个问题。

  李薇也想到了这点:“小姨你就当勤工俭学参加社会实践了吧,反正这段日子闲着也是闲着,当然,你要是不要工资白给我干,我也是十分欢迎地嘿嘿。”

  程菲还真有点跃跃欲试,趁着没事儿赚俩钱儿也挺有意思的,这小屁孩都能赚钱,自己更不用说了,再说,钱在这小不点手里,弄不好就乱花了,还不如流动流动的好,遂爽快地:“行,我干了,先拿五百块钱来。”嘿嘿。

  李薇二话不说,拿过一边的书包,抽出里面的钱包,刷刷刷抽出五捆钱,本来是想明天给二舅买布料的货款,汗!

  直把程菲看的眼睛又大了一圈,忽然发现这小外甥女貌似很有魄力。

  不过李薇可也不会傻的就这么给了小姨,万一小姨反悔不干了,再把她的钱给充公了,那她可就赔大发了:“你确定给我卖一个月头花?”她没敢说给她打工一个月,怕刺激了她小姨坏了事儿。

  程菲让一个小孩发工资本来就有点不那么爽了,见李薇还有点不大相信她的样子,更不爽:“我能骗你小孩,不信拉倒。”

  李薇可不是什么小孩,亲兄弟明算账,何况程菲又不是她兄弟,官大一级压死人,辈大一级同样压死人啊。马上拿出练习本来,三下五除二写了份儿简单的劳务合同,不过就是程菲给她打一个月的工,她给程菲五百块钱的事儿,递给程菲看。

  程菲用两个手指头捻着瞅了瞅,对李薇不相信她人品的做法很有点微词,故意刁难李薇:“你不是说我要是以后长做的话,每过半年加一百块月工资么,写上写上,空着这么大的地方呢,多浪费纸啊。”

  小崽子,我让你多写几个字费点劲儿,我让你懒,居然要花钱雇工干活了!这么小就开始走资本主义道路了。

  李薇按捺住激动,忙加上。

  程菲又捻过来瞅瞅,小样儿字还写的不错,挑不出什么毛病了,不过:“这年头短了可不行,万一我老了你看我不顺眼怎么办,加上年头,多少年呢,怎么也得二三十年的,你得给我养老,我就不用赚养老钱了,嘿嘿,加上加上。”程菲得意洋洋的刁难李薇。

  李薇简直要放声大笑了,故意苦着脸:“小姨,二三十年太长,咱们只争朝夕吧。”说完还搂紧了她那小铁桶私房养老钱,貌似很怕她小姨利用那二三十年时间抢走。

  程菲玉手一挥:“不行,年轻的时候给你打工,我老了不能没人给我养老,那样我可亏了,加上加上,快点,否则拉倒啊。”程菲心里那个乐啊。

  李薇非常不情不愿地:“好吧,可是你能给我打工么?”

  “哎呀,小姨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我要是不念大学,一定给你打工啊,你那养老钱不会白花的,真的,骗人的是小狗,写吧,快点。”

  李薇又加上一条,并特意注明她小姨的保证,骗人是小狗,特意把小狗画成简笔卡通一只黑眼贱狗。

  程菲本来是随口一说逗李薇玩呢,现在看着这只怪狗,心里有点不舒服了。她可以说话不算数,可不能当这么一只丑狗啊,这丫头不是故意的吧?

  看出她小姨的迟疑,李薇装出一副小气样子:“小姨,你该不是骗我吧,你怎么都不签字,你要是不同意的话,我就拿这钱去找林四婶或者吴凤妈去了,她们指定特别愿意帮我卖头花,每月赚几十块钱她们都很高兴呢。”你不干有人干啊,倒时候可就肥水流了外人田了啊。

  程菲有点不耐烦了:“行了行了,别嘟囔了,我签字,钱给我拿来。”也不知道这丫头到底是精还是傻,这么多钱说给人就给人了,偏偏钱是她自己的,别人还管不着,有钱也不能这么花啊,她得看着点儿。

  李薇看着那份合同,简直要乐开了花,看着忙忙碌碌整理原料库房的小姨,恩,不错,很敬业,马上就上岗了,这钱没白花哈。

  当然,李薇也没天真地以为凭一份儿笑话似的全手工合同,就能真把她小姨怎么样。不过有这么一个机会,一辈子压她那心比天高眼睛长在头顶上的小姨,怎么也得试试不是。要是成功了,她可就是多了个长工,有人帮着赚钱,相当于在她计划中的铁饭碗上加了道金边儿,自己舒舒服服的多幸福~~~

  再说了,最不济也能落个笑话她小姨的把柄啊,什么时候她小姨敢像上次那样收拾自己或者让自己不顺心了,就拿出来灭灭她的威风,想想就爽啊,嘿嘿……

  小样儿,叫你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