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重生小保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六 我是贵人

重生小保姆 江微雨 5046 2009.05.13 22:04

    关于那钱瞎子,还真有其人,本姓张,不过是个装神弄鬼骗人的假瞎子。有一次在别村给人算命后收钱,那人也是存心戏弄他,拿着一元说是两元。谁知‘瞎子’把钱拿到手摸了摸,就道:“不对啊,大兄弟,你可不能骗瞎子啊,你这是一块钱呐。”

  而人家一口咬定,就是两元。

  瞎子当时急了:“你以为我看不见呐,这明明是一块钱。。。。。。”

  从此人送外号,钱瞎子。李薇觉得跟狗不理有异曲同工之妙。

  而这个世界上,要说还有人相信钱瞎子的话,那个人就是程恩久程老爷子。事情就是这么奇怪,别看程老爷子五大三粗的天不怕地不怕,却跟钱瞎子这个到处骗吃骗喝的神棍关系不错。一个大老粗和一个爱拽文的算命‘瞎子’,这组合,唉,很让李薇无语。

  反正李薇是不信这些的。

  而忙活完了食堂工作,正坐食堂里屋连着大灶的热炕上喝水消食的程老爷子,被他那外孙女进来一句面带贵相惊着了,一口茶水当时‘噗’的一声就喷出去老远。

  老爷子放下茶缸子,不高兴地瞪眼:“臭丫头,没事儿消遣你姥爷玩儿,屁面带贵相,老张去年还给我看过,说我劳碌一生也就混口饭吃,晚年倒还安稳,身体硬朗。”

  李薇腆着脸凑上来坐炕上:“姥爷,这都一年过去了,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您老能一点变化没有?姥爷啊,我还没吃饭呢,有没有吃的给弄点儿啊?”食堂要是没吃的就怪了。

  老爷子一边踢上鞋去给李薇拿吃的一边道:“姥爷我都多大岁数了,变化也就是脚下的土多埋了点儿,姥爷还能像你似的长点儿个头不成,臭丫头越来越能忽悠人儿了,等着。”

  “别让我爸知道我来了啊姥爷。”李薇忙在她姥爷身后加了一句。

  就这样,李薇一边吃着馒头,一边跟她姥爷说了这两天卖包子的事儿。然后鼓动她姥爷:“姥爷啊,你说你这工作,集体单位么,效益又不是很好,你又不是在籍工,每月工资还没我爸多呢,将来还得供我小姨读大学,前途堪忧啊。我算了下,你每天就是做一百个包子卖,闲半天不说,一个月下来,顶我老爸五六个赚的钱了。你说,何苦你每天跑这么远上这个班呢,就是你做几天不爱干了,再找个食堂做做,凭您的关系,也挺容易的么。你说呢,姥爷?”

  程老爷子不是没有经济压力,话说这年头没有经济压力的几乎没几个,不想富裕起来的也没几个,但是缺少一个捅破窗户纸的契机,一个让自己脱离大多数和传统观念的勇气。

  而李薇今天带来的无疑是个真真切切不用怀疑的机会!

  程老爷子,一向是个不缺少胆量和勇气的人。而且文化不多,讲求实惠,不像李薇老妈他女儿程敏,年轻么,还爱点儿虚荣。说起来,国内早期富起来的那些人,貌似文化水平都不高。

  不过,看着面前自己这个小不点儿孙女还是有点儿难以置信:“丫头,你这两天真去卖包子了,你妈就没发现?”

  李薇就差拍胸脯了:“哎呀姥爷,我是你什么人啊,能跟您说谎么,不信晚上你上我家,我把那钱拿出来让你看看,对了,还有一些骨头汤呢,肉也剩些,一起给你看看。要说我妈,她一天就知道忙活她那赚不了几个钱的工作,那神经,比罗三舅妈的腰都粗呢,再说我把家务都干的差不多了,她现在家里的事儿都不操心了,哪有心思怀疑我她的得力手下干将啊。”

  程老爷子真有点儿动心了,上次他去城里跟他那仨把兄弟闲说话儿的时候,就听他们说起,广东深圳那边不少人做生意发财了,他们周围也有些人做些生意,就是老三的儿子也正在研究想开个什么饭店呢,人家城里人可是消息灵通的,这事儿应该有说头儿。

  李薇吃完了馒头,话也说了不少,看她姥爷也陷入沉思,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她可得回去上课了。站起来对她姥爷道:“姥爷啊,你可得好好想想啊,我爸妈我是指望不上了,孙女发财的希望可就寄托在姥爷身上了,我走了啊,还得回去上课呢。”

  “臭丫头越来越会贫嘴了,行了,路上小心点儿,姥爷得想想。哦对了,老张他怎么说的?”

  “老张?谁是老张?”李薇有点摸不着头脑。

  “就是钱瞎子!”老爷子没好气地道。

  哦,这钱瞎子还整俩名儿,一个是英文名吧,嘿嘿。

  李薇忙收拢心神,严肃地:“他说了,脑袋大脖子粗,不是地主就是伙夫。”

  说完赶紧溜。

  李薇急匆匆地骑车回到粮店,先把自行车还给了大舅妈,然后一路小跑回到学校,还好,没上课呢。

  可一进教室李薇就有点儿懵了,这又是怎么了?

  只见教室里密密麻麻围着一圈孩子,有喊叫的有加油的乱哄哄一片,李薇使劲钻进去一看,立刻头疼加三级。

  只见李连辉和罗三正滚在地上扭动,李琳和古丽薇在一边徒劳地直叫喊‘别打了’。

  这她走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一转眼就打起来了呢?

  李薇气的冲上去,冲一边看热闹的两个比较壮实的男生,恶狠狠地:“你、你,你们两个,把罗建中给拉起来,快点儿!”

  李薇这个副班长在小不点儿心中是仅次于老师的存在,平时也帮老师做些事儿,两个男生倒也听话,上去把罗建中按住拉开,当然罗建中也多挨了李连辉几下却没办法还手了。

  李薇和李琳把李连辉拉起来,拍打了拍打身上的灰土。

  看着两个还跟斗牛似的谁也不服谁的小家伙,李薇那个闹心,这又是怎么了啊:“到底怎么回事儿,李琳你先说说。”李琳不只鬼点子多,小嘴儿也是叭叭滴。

  其实事情的起因也很简单,李琳和古丽薇在一起玩翻花绳游戏玩的正乐。罗建中从旁边过去,伸手就把两个女孩子手上的红毛绳儿给抢走了,李琳和古丽薇不依,追过去抢,却被罗建中给推dao了。倒的又是李琳,旁边李连辉一看她姐受气了,上去就给了罗建中一巴掌,这可是从他大姐那学来的经常收拾他们双胞胎的‘五指搧’,名字还是他大姐李薇取的,今天终于学以致用了。

  不过李薇都是打他们屁股,李连辉今天却搧人罗建中脸蛋子上了。

  就这么,两个小子打起来了。

  李薇又跟古丽薇核实一遍无误。真是又生气又无奈,幸亏罗大不在,否则李连辉还不得吃亏啊。

  李薇板着脸指着罗建中和李连辉:“你们两个,到墙边站着,动不动就打架,还有没有点纪律性了,眼里还有没有王法了。其他人都回座位,都围着干什么!看同学打架不拉住,有没有点同学之间的团结友爱精神,还有刚才叫加油的,以后让我发现有下次的,看我不收拾他!”

  听听啊,自己久混儿童界,多有学生领袖老师的气势啊,汗!

  这时候上课铃也响了,学生们都回了自己座位,被修理出来的李连辉挺听话,过去罚站圣地讲台边上墙根儿站着。罗建中显然有点忘了上次被李薇竹笋炒肉丝的事儿,梗着小脖儿不动弹。

  李薇正手痒呢,心道小样儿的,敢欺负双胞胎,正愁没机会光明正大地修理你呢,你还挺上赶子找不自在啊,瞅了一眼罗大不在,这要是收拾人不成反被收拾了,那乐子就大了。

  天时地利人和,李薇二话不说,抽出老师的教鞭先啪啪抖了两下,指着罗二:“痛快点儿,给我站墙根儿去。”小样儿一点不会看形势,再给你一次机会。

  罗二看见教鞭有点儿怵的慌,那东西落身上还是挺疼地,不过他可也是个有脾气的,老罗家的人哪个没脾气啊,瞪了李薇一眼就要回座位。

  李薇怒了,整件事儿就透着你不对,还敢不知悔改,活腻歪了啊。二话不说,几步上前提着罗二的领着就拽到一边的讲台上,又是一顿竹笋炒肉丝,这回可比上回打的重,上回那屁股蛋子得一天能好,这回得两天。

  罗二痛苦的回忆涌上心头,重要的是,想起李薇发怒要割他***的事儿来,屁股又疼,心理防线终于崩溃,哭了起来。

  李薇一看差不多了,凭她修理双胞胎的经验,到时候了。把罗二拉起来,放到李连辉身边:“站好,好好想想,抢人东西和打架对不对,还有你,看什么,你可是先动的手儿,都站好。”

  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出去的古丽薇也跑进来了,宣布:“这节自习课老师有事儿出去了,二班的赵老师说老师临走告诉,让副班长组织纪律,安排学习。”说完不是很高兴地回座位了。

  李薇好几秒钟以后才反应过来,哦,对了,那个副班长是自己,汗啊,这么大个官自己怎么就给忽略了呢,真是太不称职了。不过孟老师你可真相信我啊,有什么大事说走就走了,前面还有两个暴力分子等待处理呢。

  李薇只好又回到讲台:“那个什么,从第一课到第五课的课文,抄写一遍。”

  先把学生们固定在课桌上再说吧,现在也没学多少东西,有什么可安排的。

  都快上完半节课了,罗大才姗姗回来,一看那一身脏兮兮的样子,似乎还挂了点儿彩,不用想也知道,这哥们没干什么好事去。

  罗建华看了跟李连辉一起罚站的弟弟一眼,又扫了李连辉一眼,眨了下眼睛,没说什么,面无表情地回座位了。让本来看见亲人以为有救了的罗二很失落,低着花狗脸继续站着。

  李薇心里暗赞,瞧那表情,这罗建华有酷男潜质啊!

  李薇让李连辉和罗二站了多半节课,就让他们回座位了。

  星期三是小半天学,上完两节课,老师也没回来,隔壁赵老师最后过来安排了一下作业,就放学了。

  李薇今天心情可不大愉悦,赚钱可是很容易上瘾啊,一天没卖包子,实在有点不舒服。也不知道姥爷那里考虑的怎么样了。

  监督双胞胎和二胖子还有吴凤一起做完了作业,双胞胎还有点额外的学习任务,本来二胖子和吴凤都是不跟着学的,写完作业就去玩。不过今天李薇心情不好,看不得有人自在哦不,不思进取,把他们两个留下来一起学习。

  鉴于李薇今天的彪悍,两个没敢说什么,只好坐下来一起学习,从此也跟双胞胎一起吃起了小灶。

  晚上下班较晚的程敏正吃着女儿做的晚饭,她老爹程恩久来了。

  “爹啊,你吃饭了么?”程敏忙招呼老爸,李兆兴也站了起来拿烟招呼老丈人。

  老爷子一挥手:“别忙了,我吃过了,那谁,小明跟姥爷出去溜达溜达。”

  说完背着手儿就往外走,李明放下吃的差不多的晚饭,忙跟上去。

  爷儿俩左转右转前转后转跟九宫八卦似的,到了村东头一座不大起眼儿的房子前,李薇一看,不是钱瞎子家么,她姥爷的自行车还停院子里呢。

  李薇忍不住问道:“姥爷啊,这是干什么啊?”

  她可不喜欢算命,听人说了,命不能随便算,越算越薄啊。

  “我来找老张给我掐算掐算,看做卖卖的事儿能行不,老张说我现在有点儿面带富相,有门儿,让我找你一起瞅瞅。”

  咳咳咳!李薇被自己的口水呛着了,一个趔趄,差点儿滑一跟头。

  姥爷啊,你真行啊!

  你这是不问苍生问鬼神啊!你虽然不是生在新社会,但也好歹长在红旗下啊,怎么能这么明目张胆搞封建迷信呢。

  钱叔,不,钱大爷,您老更行啊!

  居然硬生生地从姥爷脸上看到福了。

  李薇最佩服的还是自己,自己怎么就那么有先见之明呢,连算命都走钱瞎子头里去了。

  据说,那钱瞎子自从装瞎子露馅后,虽然业务距离拉长了不敢在家门口做生意,但是干脆睁眼儿相面了,就是掐算生日时辰也不翻白眼儿了。不但没损失,还多了个副业。

  不过这还用他算么,这是大势所趋啊,这个时候,胆子大又向往钞票的,多么容易发家致富啊。

  不过既然姥爷信这个,没奈何只好跟着进去了。

  钱瞎子家还算干净,有个瘸腿的长的挺黑的媳妇,十七八岁的女儿倒是很水灵,听说在镇上的纺织厂当临时工。

  他媳妇招呼李薇坐下,拿了些葵花籽给李薇,李薇客气一番没动,坐姥爷身边无力地等着人家相面,唉。这要是看出她面上没富贵气,闹不好姥爷做包子的事儿就没戏了。可她自己知道自家事儿啊,富贵气她上辈子没看见,脾气还是有点儿滴,自己怎么沦落到这步田地了。

  封建迷信害死人呐!

  瞎子仔细看了李薇垂头丧气的小脸一会儿,干脆地对老爷子道:“老哥,你这生意使得,你这孙女面带富贵,是贵人呐,绝对错不了,你是借了她的光了,这辈子有靠了。”

  李薇绝倒!

  正式考虑改行去算命。

  要说转世了赶上这个时代,想法子赚点钱儿还有点儿可能,那也就是个小富罢了,跟贵字是无论如何挂不上钩地,还贵人,我还秀女呢,这钱瞎子也太能忽悠了吧!

  李薇憋着没敢吱声儿,毕竟没被白忽悠,她姥爷终于决定卖包子,她的北京包子也有着落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