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重生小保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三 劳动最光荣

重生小保姆 江微雨 4725 2009.05.09 17:33

    李薇使劲拉着不情不愿的姥爷,拎着两大袋食物,最终还是逛了一圈。

  而所谓的一圈,不过是繁华商业区的几个商场,名字都带着时代气味儿。比如青年商店、妇女儿童商店、人民商场。李薇知道,十多年后,除了人民商场还在,其余的都与时具进了。

  李薇衣服口袋里还有三个劫道儿爷爷给的一笔巨款,给李琳和李连辉各买了一套衣服,花了不到三分之一。至于钱的出处,李薇先保证了一番绝对不会乱花钱,继而对她姥爷动之以情:

  “姥爷,你说你要是一点儿私房钱也没有,偶尔要喝个小酒请朋友吃个便饭什么的,我姥姥能每次都批准么。一旦我姥姥不给你手头紧一紧,您老一个弄不好,可就一分钱憋倒英雄汉那。一旦关键时刻丢了面子,以后还怎么在朋友圈子里混!所以,姥爷,我也得有点儿私房钱不是,不然有个马高蹬短的,手里没钱,我爸妈一阻拦,我还能成什么事儿啊,这人生啊,没钱活着有什么意思啊,这生活儿啊,没钱过着还有什么趣味儿啊。。。。。。”

  程老爷子早就听的不耐烦,打断李薇的悲情演绎:

  “行了行了,别把对付你爸那套拿出来对付你姥爷我,不就十几二十块钱么,至于要死要活的么,我不告诉你妈就是了,真是!这什么孩子,哪来这么多鬼心思,屁点儿大就知道向手里划拉钱了,跟谁学的,当初你妈小时候可不这样,难道。。。是你爷爷家的问题。。。。。。”

  李薇意外之财落袋为安,高兴的同时对她老爸有点儿小愧疚,老爸,不孝女儿对不起你了,其实这不能怪饿,说到底,还是姥爷跟爷爷的问题。

  在食物的香气中逛了半天,依着程老爷子的意见早就打道回府了,男人天生对逛街不感冒,不论多大年纪。

  李薇虽然对这些商店的商品也不感冒,那跟后世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十八层啊,不过还是抱着最后一线希望硬拖着她姥爷,坐着有轨电车,奔记忆中的长江路——后世市里最大的小商品批发市场。

  据李薇的记忆中,听她大学同学说过,那里最开始的时候是个自由市场,卖什么的都有。

  今天是周末,人应该不少。

  果然,虽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了,李薇下车一看,还是熙熙攘攘。自由市场就在路边,花鸟鱼虫、古玩字画、煎饼果子、衣帽鞋袜,几乎涉及到了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甚至犄角旮旯。

  李薇看见摆古董摊子的,曾经听说过,这玩意儿弄明白了挺赚钱,过些年人们生活富裕了,甭管明不明白的,特舍得往这里头砸钱。可惜,对此她一窍不通,况且现在大米饭都吃不起,咱还是想点实在的吧。

  走着走着,李薇看出点门道了。

  这年头本来都不是很富裕,对小商贩又是普遍的瞧不起,个体户还是个带有贬义的词儿,人们哪来那么多东西可卖。可看那卖布料就一匹花布;卖鞋的就那么三双厚实的劳保大头鞋;卖一个榔头的;还有那卖安全帽的。。。。。。

  不用说,李薇一琢磨就明白了。感情有不少是靠山吃山的各单位的主人翁,既然是主人翁么,当然单位的东西就跟自家的东西一样,想拿就拿了。汗!

  李薇再也没了逛的兴致,跟反倒逛出来点儿兴致的姥爷又走了走,就打道回府了。

  晚上回到家,女儿必定是要留老父在自家吃了晚饭才让走的。

  老爷子照旧是要喝两杯的,女婿李兆兴也拿出了小酒壶,李薇跳出来死活不让喝,姥爷不干老爸为难,最后老妈程敏顶上力挺李薇,老爷子瞪了女儿孙女两眼最终这酒没有喝成。

  李琳对‘姥爷’给买的红色运动服满意的不得了,穿上就没影儿了,不知道到谁家显摆去了。李连辉对他的蓝色运动服只高兴了一小下,估计还没到爱美的年纪,可对她姐拿回来的两大包吃的表现狂热。

  晚上送走姥爷,李薇找出她老爸当兵时候那个绿色军用水壶,洗了洗刷了刷,塞紧盖子试了试不漏水,成了,明天就用它带水了。

  下周开始要在学校吃午饭,还是面包麻花等干粮,学校里水是没有的,小洋井倒是有一个,整个学校用水都是靠它。李薇重生后就坚持给全家主要是弟妹烧凉开水喝,明天说不得得自带一壶凉开水了,可不能让双胞胎这对祖国的小花朵渴蔫吧了。

  可李薇只过了一周就受不了了。

  原因有三,水不够喝。她们前后桌包括罗家二炮吴凤二胖子,没一个带水的,那一壶水只够喝半天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别人的水比较好喝,罗二和二胖子没事就盯着那水壶看,搞得李薇不给他们喝口就会良心不安一节课。而他们以前都是去小洋井那里对着水管子压上来的水直接喝,现在也不去了。

  二是虽然面包麻花的平时吃点算是改善生活,现在也有学生吃不起中午自带午饭的。但李薇实在吃的难受,她宁愿吃点玉米面饼子和白菜汤,好歹热乎乎像顿饭。

  三就是,一个麻花两角钱,一个面包一角二分钱,她们姐弟三个,每天中午就要六角钱或者三角六分钱,一个月至少二十四天,这个时候没双休日。也就是说她们姐弟三个一个月要花掉至少8.*元到14.4元,而她老爸每月的工资,也就不到四十块钱。只供她们姐弟午餐这一项,就要花掉将近四分之一强,还没有算上买文具和日用品。而老妈,做临时工的工作有太大的不确定性。

  虽然到十一月份以后可以生炉子,自己带午饭,可李薇心里还是沉甸甸的。

  看着学校门口卖麻花的小卖部被学生们挤的水泄不通,李薇萌生了一个想法。晚上吃晚饭的时候跟她老妈道:“妈,我看我们好多同学都到学校门口小卖部买麻花和面包,要不你也做些馒头包子什么的到学校门口去卖吧,指定能挣钱,反正到冬天的时候你也不能出去工作了。”

  程敏抬头瞅了李薇一眼,没搭理她。李薇又叫了一声妈,才不屑一顾地道:“小孩子家家的知道什么,好好念你的书就行了,大人的事儿少参合,你妈现在挺好,还没到当小商贩的地步。”

  得了,李薇少算了一点,就是,虽然现在某些城市中个体户已经崭露头角。但在乡村,人们根深蒂固的以农为本,工人有工资拿收入稳定还要更好些,个体户的雏形小商贩就不那么受待见了。并且总给人一种投机倒把不务正业的印象。

  这涉及到老妈做人的尊严问题,李薇也不好多说什么了。饿死事小,失节事大。而且还没到挨饿的地步,更不能逼着老妈失了气节,何况她也未必就能说服老妈。再说,家里有老爸的收入在村里已经是上等人家了,老妈心里知足着呢。穷则思变,老妈的心目中现在并不穷,还算富余。

  虽然李薇知道,这是个大时代的开始,这个时候,有胆识敢想敢做的那些人,也就是先富起来的那一批。这个时候,只要敢做,基本上不存在太大的风险,毕竟现在的社会经济条件给了人们太多的机会。

  整个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中期,是个人创业的黄金时期。

  意识到这一点,李薇觉得她应该做点儿什么。可做什么呢?盘点了一下她手里可调动的资源,现金二十块、设备没有、人员。。。可调动的就是双胞胎或者可以加上二胖子和吴凤,罗氏兄弟属于不确定因素,尤其罗二,跟李琳李连辉猫一天狗一天的,每天不闹点矛盾都浑身不自在,没事儿还一起玩,李薇彻底无语。

  条件摆在那里,李薇感觉有点儿有心无力,发动不起来老妈,一切白搭。

  这样快到了十月末,学校开始发动学生交冬季取暖用的引火劈柴。本地条件,山柴比较少,大多学生都交玉米芯或者田地里大豆秸秆收割后,地上剩的一小节连着土里的根部拔出来晾干,叫豆茬儿。

  很多学生都以交豆茬儿为荣,毕竟老师也要求大家去地里拔豆茬儿交上来,而比较懒的学生,就交家里大人把玉米脱粒后剩下的玉米芯,当然没有交豆茬儿光荣。

  前世李薇姐弟三个一直交玉米芯来着,汗!

  而李薇家里虽然没有大田了,但是原先租出去时候说好了,秋收后会给一部分玉米秫秸和玉米芯当柴烧,所以那东西也是有的。但李薇当然不愿再拿家里的玉米芯了,于是周末的时候发动双胞胎和吴凤二胖子她们,一起去地里拔豆茬儿。

  每人挎了槐条筐,踏着浅浅的秋霜,在田埂上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李琳和吴凤叽叽喳喳地说着,别看吴凤在课堂上声音挺小,背地里说话可一点儿也怯场。而李连辉和二胖子则撒了欢儿似的不像出来劳动,倒像郊游。

  李薇看着秋天的田野,深吸了一口清新凉爽的空气,遂引吭高歌:

  我从垄上走过

  垄上一片秋色

  枝头树叶金黄

  风来声瑟瑟

  仿佛为季节讴歌

  我从乡间走过

  总有不少收获

  田里稻穗飘香

  农夫忙收割

  微笑在脸上闪烁

  蓝天多辽阔

  点缀着白云几朵

  青山不寂寞

  有小河潺潺流过

  我从垄上走过

  心中装满秋色

  若是有你同行

  你会陪伴我

  重温往日的欢乐

  青山不寂寞,有小河潺潺流过,自己呢。。。。。。

  逝者如斯!

  由于土地还是比较松软的,几个不到半天每人都拔了一筐豆茬儿,二胖子和吴凤还好些,双胞胎拔了不到半筐就去玩了,偶尔又干一阵子,觉着手疼,就又不干了。反正知道有大姐在,嘻嘻哈哈东跑西颠的不亦乐呼。

  李薇虽然手也疼,但是想到弟妹都小,要不是被自己硬拉着去上学,现在还在家里玩呢,何必现在跟着吃苦,所以忙活的浑身冒汗,忍着疼,好歹弄了三大筐。

  中间吴凤干完了自己的过来一直帮李薇忙,让李薇很感动,告诉她不用,让她也去玩,但吴凤不声不响地坚持帮忙,说也没用。李薇自己手心都是火辣辣地,不信吴凤不疼,对这个女孩愈发的另眼相看。

  而二胖子,帮忙拔了几根就跑去玩了。

  不过他知道过来帮忙,李薇还是挺高兴,没白疼他,汗!

  中午回家的时候,一直有点儿阴沉的天终于下起了雨来,雨虽然下的不大,到家的时候几个人还是淋湿了。当天晚上李薇就发了烧,双胞胎倒是一点事儿没有。程敏给女儿找了片退烧药吃下,又用大被捂上,出了一身汗,烧暂时退下去了。

  这个时候,一般头疼感冒的,轻易不会打针,吃点药就会好了。只有发展到肺炎那么重了,才会去医院打针,至于挂点滴,那就是得住医院的大病了。

  跟经济一样飞速发展的病菌,到了十多年后,头疼感冒的,已经非点滴不能镇住了。

  折腾了一夜,李薇早上起来还是浑身无力,老妈摸摸李薇额头,还有点儿烫,就让李薇在家休息一天,明天好了再去上学。李薇正懒得起来,就势又躺被窝了。

  很快上学的都走了,上班的也走了,就剩李薇一人躺炕上眯着。本来老妈要留下来照顾她,可她多大个人了,哪用人照顾,在老妈照顾下吃完了药喝了点大米粥,把老妈好说歹说劝走了。

  她老妈上一天班可是赚一天的钱呐,哪能随便耽误。

  墙上的机械钟敲了八下的时候,李薇醒了。回笼觉睡的不错,身上不那么难受了看着空无一人的屋子,想起以前看过的一个小品:

  上班的走了,上学的也走了,现在由本老太太为大家演唱一首歌——小咬(草)!

  没有树高啊没有花香~~~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

  李薇唱着歌儿爬出了被窝,把被子叠整齐收起来,坐在热乎乎的炕头上,难得休息一天不用带孩子不用做饭做家务,忽然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发了会儿呆,李薇感觉有点肚饿,早晨喝了几口稀粥根本不顶事儿。下地到灶间打开橱柜,看见帘子上的玉米饼,李薇胃口全无,想起爱吃的疙瘩汤来,打算自己做点儿,再放点儿秋菠葱花什么的,想想都好吃。

  说干就干,到西屋找到白面袋子,拎起来掂一掂,怕不得有个五六斤,再看看大米袋子,不到十斤的样子,这就是家里所有细粮了。剩下的玉米面和高粱米倒是不少。李薇叹了口气,这是什么日子啊,亏的老妈还觉着不错。

  再次瞄过面袋子的时候,忽然一道亮光闪过心头,慢着,那个。。。反正今天她休息,闲着也是闲着,要不。。。做点儿馒头去卖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