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重生小保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六 不同的往日

重生小保姆 江微雨 5540 2009.06.04 17:58

    虽然看起来伤势挺严重,胳膊膝盖手掌红呼呼的一片,其实主要是红药水渲染出来的效果,但是毕竟摔破了几处皮肤,出了点血,疼痛还是有一些的。

  李薇就坡下驴,唉唉呦呦地没事儿就哼唧几声儿,整的多么严重似的,闹的她老妈很心疼,倒也忘记问问李薇肚子疼的事儿了,直接下午在家休息了。

  李薇也没闲着,偷偷跟姥爷说好,明天陪她去城里找二爷爷问问纺织厂的事儿。进布料得抓紧办了,得尽快把产量搞起来,那董惠能代销的话,靠现在这点儿零散布料根本就是个笑话。董惠要是不能代销,李薇总觉着这事儿就有点玄乎,弄不好人家自己做头花卖了,自己目前这垄断地位就危险了,提前进入竞争时代,需要花费的精力就会成倍增加,自己毕竟是一个小孩,竞争不过人家那是毫无悬念地,李薇丝毫不怀疑劳动人民的聪明才智。

  为了第二天能继续赖着不上学,李薇晚上临睡觉前特意还哼哼了几声给老妈听听。老妈没啥反应,李琳反应倒是挺强烈:“唉吖——姐,是不是又出血了,太吓人了!”

  汗!本来渲染的气氛,被她一咋呼,显得忒不严肃!李薇真想搧她两巴掌,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第二天李薇磨磨蹭蹭地起床特意有哼唧几声,把她老妈哼得挺心烦:“行了行了,别装熊儿了,今天就在家休息一天吧,不然我这耳朵都被你哼聋了。”程敏既好气又好笑,反正她这女儿学习也好,休息一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看那几处伤也确实挺吓人的。

  刚支起身子的李薇立马又躺回被窝里了,先眯会儿,等一会儿姥爷来了,自会找理由把自己带走滴。不过也没忘了正经事儿,眼睛都不睁地喊:“李琳帮我请假啊,别忘了,老妈帮我写请假条啊,别忘了。”

  把正穿衣服的李琳羡慕的不行,多么希望受伤的是自己啊!

  程老爷子不负众望,一大早上推着自行车进了院子就大嗓门地对女儿道:“我今天进城一趟,你二叔找我有事儿,给爹拿点钱,咦——小明没去上学啊,那就跟姥爷进城耍耍吧。”

  老妈在一边,李薇憋着没笑出来,姥爷你太能装了,以前俺咋就没看出来涅!不但人提走了,还理直气壮地拿点儿资金。

  所以程敏问老爹要拿多少钱时,老爷子偷偷瞥了眼孙女,李薇偷偷伸出一个小巴掌,老爷子心领神会:“五千吧。”李薇差点摔倒,姥爷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我现在像能做那么大生意的人么!程敏的脸色也有点僵,五千块现在家里倒是拿的出来,可手里就一分钱流动资金也没有了,银行的钱可都是存的死期啊。

  老爷子估计也知道说多了,砸吧砸吧嘴:“恩,估计用不了那么多,拿一两千得了……怎么,没有?”说完看了看他女儿。

  “有,有!我这就给您拿去。”程敏如释重负。唉,她老爹这个讲义气豪爽的个性,是没个治了,朋友有事情求到面前,不帮帮那就心里总惦记着,估计这钱又是去打水漂了,也幸亏真正交好的不太多,不然,唉!

  最后老爷子和李薇拿着两千块钱出门了。

  一转出自家那条小巷子,李薇坐自行车后座上拉了拉姥爷的后衣襟:“姥爷啊,你干嘛跟我妈要钱啊,我自己有钱?”

  老爷子回头看了李薇一眼:“你那钱自己留着,就算你妈给你投点资吧。你妈啊,虽然挺能干,可就是目光短浅看不开事儿。你愿意折腾就折腾吧,不过可不能耽误了学习,不读书光有几个钱儿也没啥出息。”

  “我知道,姥爷,我一定会考上大学的,不会让您失望的。”李薇对姥爷的关心很感动,难得严肃了一回。

  她当然能考上大学,连复读的时间都准备好了,要是考不上就没天理了,汗!

  经过李薇的几次接触,她姥爷这几个把兄弟中,最有经商天分的就是二爷爷罗朝中,自己本人也开着一个小卖部……小卖部!天啊,自己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呢,她二爷爷不就开着小卖部嘛!

  李薇去了一次,不过据说他家小卖部跟住房不在一处,所以李薇没看见也就没留心,现在忽然想起来,感觉上呼啦一下眼前开了一扇窗户,透亮多了。

  现在的小卖部因为没有很多大小超市的竞争,可是很赚钱的,二爷爷的老伴儿和儿媳妇看店,二爷爷平时没事儿就到处溜达鼓捣点儿什么便宜货儿卖卖,对个小缝儿什么的,头脑很是灵活,不像老三和老四,安心在家养老。

  李薇忽然对此行更多了几分期待,后悔出门的时候怎么就没想着带几个头花呢。

  有希望就有失望,罗朝中对老大哥的到来十分热情,不过一听大哥要买布不是做衣裳而是做女孩子扎头发的物事儿,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大哥大哥啊,不是兄弟我说你,那小玩意儿能赚什么钱呐,你要是做个衣裳裤子什么的应该还有赚头。尤其你二侄女罗莎她又是服装厂的会计,那纺织厂正好是她们的关系单位,买布还能走个平价,做衣服不是更有赚头么……”

  男人的爱好跟女人的永远不会一样,少数几个一样的都成了设计师了。李薇实在听不下去老爷子的长篇大论了,也不管礼貌不礼貌,插嘴道:“二爷爷啊,我们先少买点儿布试试,不行再做衣服吧,这不正好有二姨的关系在么,打算先买点价格合适的试试水,不行也没什么赔的,行的话也是条出路嘛。啥也别说了,先帮着找二姨买点儿布再说吧,啊?”

  程恩久老爷子在一边直点头声援他孙女:“对,啥也别说了老二,先找侄女买点布吧,行不行的看看就知道了。”老爷子心里感慨,这老二在城里也算是个手眼通天什么人都能扯上关系的人,活了一把年纪,还不如我这孙女明白,孩子钱都挣了好几钱包了,这老家伙还吵吵这不是个事儿,要不是丫头不让说,他非跟老二分说明白不可。

  罗朝中看说服不了大哥,也知道现在老爷子手里不差钱,索性痛快的带着他们去服装厂找女儿想办法弄点布。

  这时候个人贸然去国营单位买东西可是有说道的,价格不但享受不到什么优惠,还比别的国营企业买同样的产品贵些。所以罗朝中直接带着程恩久去了服装厂而不是纺织厂。

  老爷子把女儿交出来,四个人在附近找了家小饭店边吃边谈。

  罗老爷子的二女儿罗莎二十八九的年纪,人长的漂亮穿着打扮也很时髦,烫的波浪长发扎成马尾,说话也轻快活泼:“大伯和小薇吃什么尽管点,反正我老爸付钱,不用给他省钱,前两天他刚赚了一笔,正愁没地儿花呢呵呵。”

  很快点的几个菜都上来了,罗朝中已经跟女儿说了程恩久买布的事儿,一边给大哥倒酒一边对女儿道:“你大伯的事儿就是我们家的事儿,你无论如何给好好办了,啊,女儿。”

  罗莎给李薇夹了块肉段,对老爷子道:“大伯啊,我们厂每月的生产任务不一样,得看你想买什么样儿的布了,这得在计划内多买,到我们厂内部就好办了,我们现在生产的是夏装,主要是裙子,您要的布匹是做什么用的啊?”

  李薇在罗莎头部摆动间看见了她头上扎的粉兰格子的头花,不是她那作坊生产的么!忙道:“二姨吖,你头上的头花挺漂亮,多少钱买的啊?”

  罗莎笑着摸了摸头上:“一块钱买的,还是我同事家附近的小卖部才有的卖,人家给我特意代买的呢,怎么,小薇也喜欢,二姨明天让她给你也带一个。”

  “嘿嘿,不用,二姨,下次来我给你带一包,保管比这个还漂亮呵呵,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同事家是不是在一个中学的附近啊,要是是的话,你这头花就是我家生产的,不会错的。”我家破布头做的嘿嘿。

  罗莎一听来了精神:“真的嘛?你家都有什么样式的……”

  两个很有共同语言的大小女人热火朝天的聊了起来,互相交换着关于漂亮头花的信息和看法,以李薇后世见过琳琅满目的头花,罗莎哪里禁得住忽悠,一会儿就大有相见恨晚的架势。

  两个老爷子互相看了一眼,得了,这事儿想不成都难了,罗朝中看他女儿那个兴奋劲头,只有看见漂亮衣服才有的精神状态又出现了,不用他说了,看着漂亮皮筋的份儿上这二丫头也会紧张罗给办事儿了。

  不就是个扎头发的玩意儿嘛,这东西有那么好讨论的么,还能说起来没完没了?

  甭说他,就是眼看着李薇往家倒腾钱的程老爷子也是纳闷的很,原以为小孩子物事儿,就是骗个小孩子的钱,可不像馒头包子谁都能吃。谁知道罗莎这么个城里的漂亮姑娘也这么感兴趣呢,那个两眼放光的模样儿,瞅着忒眼熟了。对,像李琳那丫头刚开始带头花的样子,现在人家李琳那丫头整天呆头花堆里早就镇静下来了。

  还是自己这大孙女有出息啊,你看这孩子除了数钱和打人的时候眼睛亮点儿,平时人家干什么不都是挺镇定的,这就看出眼前老二的俊闺女都比不上啊,一个生产头花,一个托人买头花,明显不在一个档次上嘛。

  不提老爷子心里嘀嘀咕咕,吃完了饭罗莎已经彻底把李薇当成自家孩子了,而且老爷子也说了,买什么样的布,李薇这孩子看上就能做主。罗莎二话不说,扔下两个还在喝酒的老头,带着李薇就奔她们厂里去了。倒也省了她的口舌,不然带两个老头进厂算怎么回事儿啊,就当带自家侄女到厂里玩儿会罢了。

  而且李薇确实也不给她丢脸,真丝的碎花小连衣裙和同色的太阳帽,斜跨着红色小包包,尤其那小红皮鞋外面露出的雪白小棉袜,怎么看怎么淑女。不但穿的漂亮,人也可爱,白白嫩嫩粉雕玉琢的,比城里孩子长的还好,怎么也看不出来是个农村娃。

  罗莎先带李薇去了技术科,有各种布料样子,看看哪种料子是李薇喜欢的,毕竟直接去生产车间闹哄哄的不太好,而且技术科有两个女同事跟她关系不错,就当去坐坐了。

  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罗莎那两个好朋友也是年轻时髦的女子,一个姓李一个姓刘,一看罗莎带个漂亮的小女孩过来,罗莎又说亲戚的小孩过来玩会儿,就嘻嘻哈哈地逗上孩子了。这个问李薇念几年级了那个问李薇衣服哪里买的,李薇都从容又不失礼貌的一一回话,让两人越看越喜欢,最后竟让李薇给表演个节目,唱个歌儿跳个舞什么的,非得让孩子全方位展示一下小美女风采不可。

  李薇没想太多,张嘴就唱了首‘茉莉花’,童稚脆嫩的嗓音唱起这首几乎人人耳熟能详的民歌来,倒也别有一番风味儿。三个美女都热烈地拍巴掌捧场,尤其是短发的刘姓女子,更是让李薇再来一个。

  看她们高兴,这回李薇多了个心眼儿,呆会儿罗二姨还得求人办事儿呢,自己得好好表现表现不能让人失望,而且看两人都像有文化的样子,现在服装厂的技术科,干的可是越来越时髦的服装设计师的活儿啊。想到这里李薇一点不扭捏地道:“现在我给大家唱首英文歌曲‘往日重现’。”

  汗!这歌儿,但凡学过两首英文歌曲的几乎都会唱,实在不稀奇。但是,现在这个年头,由李薇这么个小孩一字不拉从头至尾唱出来,就有点意思了。

  她们三个中除了那李姓女子英文好点儿并且为了深造继续在学着之外,另两人都是莫宰羊,但是并不影响内心深处的神往,听的也格外认真。

  李薇同样童稚却婉转的歌声在室内回荡……

  wheniwasyoung

  i‘dlistenedtotheradio

  waitin‘formyfavoritesongs

  waitingtheyplayedi‘dsingalong

  itmademesmile

  thoseweresuchhappytimes

  andnotsolongago

  howiwonderedwherethey‘dgone

  butthey‘rebackagain

  justlikealonglostfriend

  allthesongsilovedsowell

  everysha-la-la-la

  everywo-wo-wo

  stillshines

  everyshing-a-ling-a-ling

  thatthey‘restartingtosing‘s

  sofine

  whentheygettothepart

  wherehe‘sbreakin‘herheart

  itcanreallymakemecry

  justlikebefore

  it‘syesterdayoncemore

  lookin‘backonhowitwas

  inyearsgoneby

  andthegoodtimesthatihad

  makestodayseemrathersad

  somuchhaschanged

  itwassongsoflovethat

  iwouldsingtothen

  andi‘dmemorizeeachword

  thoseoldmelodies

  stillsoundsogoodtome

  astheymelttheyearsaway

  ……

  ……

  allmybestmemories

  comebackclearlytome

  somecanevenmakemecry

  justlikebefore

  it‘syesterdayoncemore

  李薇唱的很用心,其实这歌儿,又何尝不是李薇现在生活的真实写照!

  ……

  像从前一样

  昔日又重来

  回首过去的那些旧时光

  我曾经有过的欢乐

  使今天更加伤感

  ……

  ……

  所有我最美好的回忆

  清晰地浮现眼前

  有些让我泪流满面

  就像从前一样

  昔日又重来

  唱着唱着,李薇后悔选了这首歌儿,人,没心没肺会生活的更快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