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重生小保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九 普通朋友

重生小保姆 江微雨 4634 2009.06.08 14:09

    李薇和罗大到了跟董惠约定的地方,董惠已经到了。李薇远远的打量她的神色,估计这事儿有戏,不然她打电话告诉一声就行了,也不必亲自过来,跟自己一个小孩子没没什么好客气的不是。

  果然,董惠虽然对跟这么小的孩子做生意还有点心理障碍,但是还是决定试试,反正也没什么损失,顶多货卖不出去,也就几十块钱的事儿,不过现在看来倒没这种担忧。上周她送去她弟弟小卖部的头花也卖的很好,她弟弟还让她再进点货呢。

  李薇一听董惠有合作的意愿,心里挺高兴,不过听了董惠的条件,不禁暗暗感叹现在的人,是确实没经验啊。

  董惠的条件很简单,就是让李薇在原来批发价的基础上再降一角钱。李薇原本预想的什么独家代理、回款方式、折扣额度等等,董惠居然一条都没提到,还真是,新手上道请多关照。

  而董惠就提的这一条,李薇相信,十有八九也是给自己留了还价的余地了。李薇略一思索,便道:“董阿姨先别说价格的事儿吧,一是头花样式不同成本也不同,不能像前几次一样统一定价了,再一个就是你购买的数量不同,价格自然也不能一样,就像我们第一次见面那次,你要是就买十个八个的,我能那个价钱卖给你么,薄利得多销,卖少了就不值当了,再说我的头花现在又不愁卖,你说是不是?”

  董惠原本也知道这小孩有两下子,没想到还一套一套的,不过细细琢磨倒也在理儿,收起轻视之心:“我还是最关心价钱,说说你的想法吧?”

  李薇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条条框框,递给董惠,价格当然是不能让的,跟姥爷去买布那天她已经知道了董惠的零售价,利润够高的了。而自己这边的价格就像堤坝上的小口子,一旦董惠那边销售量上去了,客大欺店,这个口子就会越来越大,这显然不是她所希望看到的结果。后世她工作的公司就遇到过这种情况,竞争激烈的时候甚至为了保持市场份额,对某些经销商亏损经营,李薇现在,对任何人也不会干这事儿,她可没那实力搞面子工程,也没那闲心。

  董惠看完李薇的协议却很惊讶,认真思索起来。

  其实李薇的协议很简单,李薇把现在的头花简单分为两类,最简单的布制的和珠花的。价格还是按照她原来零售时候的价格,也就是比原先卖给董惠的批发价格调高了些,这样当然很难让董惠接受,她也做好了董惠不接受的心理准备,大不了还按照以前的价格卖给她,但是她免不了费点劲儿再去找几个人代卖了。

  但是,下面的条款却很有诱惑力,也增加了董惠接受的可能性。总体来说,就是李薇给她设置了每次提货的数量限制,以五百为最低档,价格有所下降,然后每上涨三百降一点,依此类推,到每次三千个时,才到了董惠的心里价位,就是给李薇的还价空间,平均不到五角钱。尤其注明了一点,现金提货。

  而最让董惠更意外的是,每月按照提货量还有一定的折扣,这让董惠觉得这小孩背后一定有人指点,这简直是把她当牛做马了,鞭子就是钱呐,可这鞭子却让她又恨又爱,要是能达到销量的话,获利倒是确实挺可观的,由不得她不心动。

  而李薇,显然没有给她讨价还价的余地:“董阿姨,你看要是觉着能接受我们就按照规定办理,不行的话,我们就还按照以前,现场定价,定多少算多少吧。”对于那些没眼光没魄力的,她也没必要多花精神,以后市场打开了,能出来几趟还不一定呢。

  而显然,董惠还是有那么点魄力的,不然当初第一次也不会一下子买那么多头花了,讨价还价是避免不了的,最后李薇一副很勉强地样子修改了一些前期的数据,倒也在她预想之中。

  毕竟以董惠的立场来看,还是短期效益比较实惠,谁知道这小孩什么时候不做头花,晃她一下子呢。然后董惠又要了一份儿自己拿着,这小孩要是一直做的话,也有个凭据不是。

  看看双方也算达成了一致意见,李薇拿出这次带来的头花和样品,让董惠挑选,这回李薇把批量生产花色统一的头花编上了号码,给董惠一部分,方便管理和订货。

  两人约定好,就从下次订货开始算起,这次李薇还按照原来的价格都给董惠留下了,连包装袋子都是董惠自带,汗,想起十多年后买任何一个小东西都会给个袋子的,李薇觉着现在真是个卖东西的黄金时代啊,人们都一点不挑剔的,真好哇。

  董惠走后,李薇看看天气,也快中午了,在先去吃饭和去琴行看美少年之间犹豫了一下,最后选择了去吃饭,毕竟机会好的话碰见了美少年她还打算在琴行蘑菇一会儿呢。

  照例好好吃了一顿,李薇看着还没吃完的罗大,觉着所有孩子里还是罗大出门带着最称心,既不会到处乱溜达,也不会捣乱,话也少,关键时候还能派上大用场,简直是居家旅行经商打架的必备佳品啊,虽然有时候不大服管教,不大安全,不大……

  吃过午饭,两个人到琴行的时候正好是中午午饭时间,进了店里,李薇扫了一眼,没看见弹琴的少年,正游目四顾间,就听一个温和的声音从房屋一角传来:“小妹妹,要买什么东西吗?”

  李薇转身一看,只见那魂牵梦绕的少年正从房屋一角的库房门那里走出来,挽着格子棉布衬衫的袖子,带着白色线手套,貌似刚刚在干什么活儿,很有居家男孩的温暖感觉。显然李薇一回头他就认出了李薇,笑了:“你好,咱们又见面了啊,呵呵。”

  李薇眨巴着眼睛直点头,一时有点想不起来自己原本打算买什么来着。还是罗大在一边捅了捅她:“琴谱。”

  刚才买头花不还是小嘴叭叭的么,这怎么转眼就有点儿犯傻了,罗大很是看不上李薇那呆样儿,不过看看那长相举止言谈明显比他见过的人高了不止一个档次的少年,罗大若有所思,似乎有点儿明白又有点不大明白,不管明不明白,反正看李薇那傻样儿就很不顺眼。

  李薇被罗大捅回了神儿,忙道:“哦,对了,我想买本二胡的琴谱,初级简谱的,有么?”

  少年来到专门摆放琴谱的架子面前,看了一眼随手拿了一本书下来,递给李薇:“这本吧,这本比较适合没什么基础的初学者。”

  李薇看了看‘二胡入门教程’,内容倒是合适,一时想不起问什么,只好付了钱,又不想这么快就走,只好打听吉他的价钱,这个她是会的,大学的时候学过两年,原本想等以后再买把的,现在看来只好提前了,这么着又买了把海蓝色的吉他,钱包里的钱也花的差不多了,在罗大无限鄙视的目光中,只好离开,打算好了,下次来买吉他谱!还有,不能带罗大这个拖油瓶了,她那点龌龊心思仿佛被这小破孩看透了似的,感觉很不好,非常不好。

  唉,她怎么就这么小呢,什么时候能长大呢!

  好歹今天看见了想看的人,李薇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到家的时候老爸老妈还没回来,大舅妈带着表弟在院子里玩。李薇跟大舅妈打了招呼,拿出点心和糖果给大虎吃,洗洗打算去睡个下午觉。

  走出淋浴间的时候发现已经回家的罗大又来了,正在哪里练拳脚打沙袋,大虎兴奋地在一边捣乱,李薇坐一边喝了杯水,看了一会儿,在罗大彻底暴走之前把大虎拎走了,送回在车间看发面的大舅妈身边,回屋睡觉去了。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头花产量稳步上升,罗二爷爷家的小卖部在罗莎的鼓动下一个多月后也开始卖头花了。这还不算什么,罗朝中看头花卖的挺好,利润也相当可观,没事儿就出去各处小卖部甚至商店批发头花去,到李薇放寒假的时候,罗二爷爷当月居然卖的比董惠还多,让李薇既惊且喜,没看出来,罗二爷爷还真有两下子么。

  李薇家的二层小楼十月底就装修好了,全家高兴地入住。说是装修,在李薇眼里未免简单,水泥地白灰墙面木头窗户三合板子包的暖气和墙围子,实在乏善可陈。不过小楼照面的蛋黄的马赛克颜色还能入目。

  馒头车间则建在了小楼后面另外买的大院子里,一楼当原料库房和办公室食堂什么的,老爸老妈也住一楼,孩子们住二楼,李薇自己要了一个房间,双胞胎一个房间,不过李连辉是经常跟老妈在一楼睡的,不久李琳也下去了,就剩李薇。

  李薇嫌新房子距离学校远,就经常回老房子跟姥姥姥爷住。入冬的时候程敏看老爹总这么黑灯瞎火的往家里去不放心,好说歹说把老妈劝来这边住了,老太太又住不惯楼房,只得住李薇家的老房子,好歹老房子也是比姥姥家里的房子还好些。老太太可是比女儿更会过日子的,除了做针线也没什么活计,把屋子里里外外打理的清清爽爽暖暖融融,每天也是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老爷子,李薇更是喜欢赖着一起住着了。所以写作业小组除了李琳时有缺席外,人员倒还齐备。

  尤其武术活动小组,被罗大整治的更是没有间断。罗大现在的水平明显高于其他几个,平时也都是他先跟程老爷子学会后,再教其他几只,俨然大师兄的派头,底下小弟们也都很听话。不敢不听啊,罗大打人的时候,从来都不带像李薇有时候还虚张声势,做点准备活动吓唬吓唬人什么的,罗大是说打抬手就打,一点儿不留情面,那小脸绷的死紧,貌似有点杀气袅袅。

  李薇有时候趴窗户看的直乐,心道好哇好哇,有人接手管教孩子她可轻松了,也让小崽子们知道知道,其实她是多么温柔啊,她打人跟挠痒痒区别是多么小啊。

  有一次李薇看罗大收拾罗二,罗二被揍的脸似苦瓜也不敢吱声儿,李薇看的正乐呢,罗大那贼眼瞟了过来,把李薇吓了一跳,忙缩了回去。想想不对,我一个大人怎么能怕小孩呢,再说我也没做什么亏心事儿,这太丢脸了。忙又趴上窗台往外看,可惜罗大一直没往这边瞧,让她没机会以眼神镇压镇压罗大的嚣张气焰,郁闷!

  而李薇跟那纺织厂的周庆关系也处的不错,冬天最后一次进布匹还特意让二舅给带去两个自家产的猪肘子,汗,谁让二舅家正好杀年猪了呢。看李薇这边如此知情识趣,周庆还是挺高兴的,给二舅偷偷弄了一大卷子染坏的布料,干别的不行,却是不耽误做头花,李薇也挺高兴,猪肘子没白给哈。

  这一年唯一让李薇有点遗憾的是小姨程菲,原本青春红润的脸蛋瘦了不少,貌似精神头儿也没有以前那么焕发,大概是学习累的,毕竟明年七月份就要高考了。

  而李薇暗暗猜测,是不是谈恋爱学习两头忙不过来呢?那丁安平的老娘可不好对付。瞅空儿把小姨拉一边偷偷打听:“小姨啊,你是不是跟男朋友闹矛盾了啊,瞧你现在状态可不咋样儿啊,别影响考大学啊。”也不知道她小姨是不是因为早恋才没考上大学的。

  程菲把眼一瞪:“小孩子知道什么,我跟丁安平就是普通朋友,你别瞎说啊。”一扭身甩开李薇走了,她小姨口风还挺紧。

  李薇看着小姨的穿了棉袄还略显窈窕的背影嘟囔:“普通朋友?那你憔悴个什么劲儿啊!”

  不过李薇仔细吧嗒一下滋味儿,貌似从她小姨的话里能品出一些味道来,一是,她小姨跟丁安平的事儿挺不顺利,问题她觉着就是丁安平老娘无疑。二就是她小姨确实没喜欢上丁安平,但是丁安平追的挺紧,她小姨挺烦恼,但也不至于憔悴吧?三就是,他们确实目前还是‘普通朋友’,那她憔悴个什么劲儿啊?

  雷死!一说起普通朋友,李薇总能想起后世那‘我只是把你当妹妹看’的经典狗血桥段,没想到今天从达人她小姨嘴里出来了,你说朋友还不行么,非得说普通。最后成了普通夫妻,有他们这么普通的么。

  看来真是红尘万丈,谁也不能免俗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抱歉,昨天回娘家了,今天上午才回来,刚刚码完一章补昨天的,晚上晚点儿还有一章,偶会努力地,谢谢大家支持。恩,这周争取爆发一次o(∩_∩)o…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