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柳情深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毕业

柳情深声 爱则翙 2283 2019.01.01 09:12

  4月份,高中生物学联赛在竞赛前几天下发了准考证,祝奕这才知道,物理和生物居然都安排在同一天上午竞赛!下午是化学。

  李老师解释说,这是惯例,希望学生有所侧重,不要把精力全部放在竞赛上,给其他学科一些时间。

  祝奕突然想起苏晟,张口就问:“苏晟怎么还同时报生物和物理呢?”

  她心里隐隐有一丝期盼。

  李老师淡定的说:“他可以今年考物理,明年考生物啊。”

  祝奕的一丝期待破灭了,象一个刚刚吹起的泡泡飞了几秒钟而已。

  柳依依似乎看透了她的心思,直冲她眨眼,她全当没看见。

  两周后出成绩,还没有学完竞赛课程的柳依依确实只是试水,没有获奖。

  祝奕拿了三等奖,她松了一口气:“总算有个三等奖垫底了!”

  春去秋至,寒来暑往。时间如流水平静而逝。

  高三的柳依依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日子:

  6点起床,准备早饭。7点多到学校。

  5点放学,回家准备晚饭,忙各种家务,如果妈妈住院就去一趟医院,如果不住院就陪妈妈散步,聊天,看电视。

  8点学习,11点半到12点睡觉。

  成绩嘛,在2,3,4,5,6,7名之间浮动。生物竞赛,高二的时候拿到二等奖之后,她就一心一意专心攻高考了。

  团支书高志坚现在稳居第一,数学竞赛一等奖,物理二等奖,风头无两。

  第二名还有很多人都拿过,包括祝奕和苏晟。

  所谓铁打的第一流水老二是也。

  家里面,柳妈妈的病情却没有好转,医生说,癌细胞有扩散,让家属做好心理准备。

  有一次,柳依依看见妈妈在家的时候居然还在织幼儿的衣服。

  妈妈解释说:“小孩子穿棉纱线的衣服比较好,皮肤不发痒。你总有一天会用得着的。”

  闻言,柳依依借口去厨房做饭,站在灶台前任串串泪水无声的下流。

  妈妈自己对病情也是有感觉的。虽然一家三口已经不避讳谈论后事,但是每一次触及到这些,柳依依还是难受。

  记得还有一天晚上,三人吃完晚饭,柳妈妈把一张银行卡,一个紫檀木盒子和一本房产证拿了出来,对柳依依说:“这是我的工资卡,这些年日常开销都是花你爸的工资,我的收入都没怎么花。韵城苑的房租也打在这里面,转房租的时候查一下。我办了定时零存整取,密码是你的生日。韵城苑的三居买的时候写的就是你的名字,这是房产证。”说完,都递给柳依依。

  柳依依不肯接,哭着说:“妈!您干嘛!”

  柳爸爸在一旁用眼神示意她接过去。

  柳妈妈有些喘息:“听话,以后就是你当家了!这些首饰也给你。”她打开紫檀盒子,柳依依知道,那里面很多是爸妈结婚时长辈给的首饰。那对玉镯子妈妈一直戴着,最近是因为生病瘦了,戴不住了,才摘下来。

  事后,柳爸爸悄悄对柳依依说:“以后你妈妈说什么,你都先顺着她,应承下来,别让她担心。”柳依依只能点头。

  又是一年春暖花开,月季花满城盛放的时节。

  高三一模后,学校陆陆续续公布了各个高校给A大附中的报送名额。

  这一天,杨老师把柳爸爸请到了学校。柳依依走进学校会客室的时候,还看见了第三个人,一个女老师模样的中年人。杨老师介绍说:“这位是A大园艺系的史如英主任。史主任来是想谈一谈保送的事。现在有一个园艺系的保送名额,希望能够招到优秀学生,学校推荐了柳依依。”

  史主任介绍了系里的情况,比如师资,国家重点实验室,优秀学生的发展等等。她说,考虑到柳依依的情况,她的大学数学可以免修,生物竞赛涉及的专业课也可以折算学分。这样柳依依在大学里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比如开展科研和拓展学习第二专业。

  她又说:“听说柳依依的国画功底不错,那么园林设计对她来说就有了助力,完全可以相得益彰。”

  柳依依愕然:这个史主任也知道?自己在学校很少画国画呀。

  史主任还说,只要柳依依的高考成绩达标,入学就有奖学金,等等。

  柳爸爸又问了很多具体的问题。比如课程,实习,保研,宿舍,入党,就业等等。柳依依觉得自己根本插不上话。想想自己这些年真的是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只知道分数越高越好,不曾想选专业还有这么多要考虑的。

  最后,双方商量好3天之内答复。

  晚上,柳家三口商量了保送的事。父母问柳依依的意思,柳依依态度坚定的说:“我想去。”

  一家三口当即决定去A大实际看看。附中在A大校园的一个角落,柳依依当然不是第一次进A大,但是以考查的心态来看待这个校园,还是第一次。三人找到园艺系的教学实验楼,转了一圈。实验楼的走廊里摆满了仪器。实验室里有学生正在忙碌。柳爸爸在走廊里,拦住一个穿白大褂的学生,问他为什么仪器摆在楼道里。学生说,那是刚到的新仪器,等厂家来帮助安装。柳爸爸又问了几个其他的问题,要不是柳妈妈示意太打扰别人,他还不会停。

  出了楼,柳爸爸点点头说,设备不错,至少说明不缺钱。柳依依想起爸爸在单位正是管采购设备的。

  第二天,柳爸爸又托人多方打听专业情况。回来又问柳依依,是不是真的放弃Q大。

  柳依依说:“Q大的大一都在几十公里之外的大学城上,实在太远了,来回不方便。A大给的条件确实很好。园艺,植物,都是我喜欢的。”柳依依没说的是Q大和秦声是个梦,现在梦醒了。

  柳爸爸明白了,柳依依还是想在上大学之后仍然有时间多回家照顾妈妈。他郑重其事的说:“依依,我们都希望你按照你自己的意愿报学校。”

  依依坚定的说:“这就是我的意愿。”

  第三天柳爸爸答复学校,同意保送。

  柳依依对祝奕说:“我决定保证上A大了。”

  祝奕说:“你不学医了?Q大也不去了?”

  柳依依看着地面:“我妈说不希望我因为她的病背着负担上大学。Q大……就这样吧。”

  祝奕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嗯……咱俩有一个做医生就行了……”

  然而,柳妈妈没有等到上大学的女儿来照顾自己。她的病情恶化,再次住院了,并且几次出现昏迷。

  柳依依一连请了好几天假,柳妈妈身体不好,在班里已经不是秘密。当祝奕看见柳依依戴着黑纱进班,她也忍不住热泪盈眶。放学的时候,祝奕站在柳依依旁边,搂着她的肩,不说话。柳依依也没有话,直到初夏的天空将暗,柳依依才说了两个字:“走吧。”

  第二天,高志坚递给柳依依一张素净的卡:“柳班,节哀。”

  柳依依打开卡片,上面写着——

  依依:

  我们和你在一起,你还有我们35个人!和我!

  “和我!”两个字明显是后加上去的,字体更大,更有力,旁边是签名,杨秀平。

  再下面是35个同学的签名。还有“柳班,坚强!”“依哥,我们爱你”之类的话语。

  柳依依眼泪再也止不住了,对着全班深深鞠了一躬:“谢谢大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