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柳情深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女生

柳情深声 爱则翙 2020 2019.01.04 08:40

  也许是天天在一起跑步、上课的原因,柳依依和常怡蓁走得比较近。

  一天跑完步,从食堂吃完早饭出来,常怡蓁对柳依依说:“依依,我觉得宋婷有男朋友,昨天我听见她在阳台小声的给人打电话,声音很柔很柔的样子。”

  “小声说话就是有男朋友啊?证据不确凿!她本来说话就很柔好不好?”

  “那也说不定啊。”常怡蓁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还有啊,你有没有觉得俞兰晖特别冷啊?经常不说话,就好像没有她这个人一样。”

  “你能不能不那么八卦。每个人的性格都不一样,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反正我就是不喜欢她那种冷冷的调调。感觉好像很高傲的样子。天天在宿舍还戴着耳机,你说,她是真的在听英语吗?还是压根儿不想搭理我们?”

  “把人往好处想,人家就是在学英语。”

  “听说她是经济系入学成绩第二名。成绩那么好还装用功?”

  “哎,人家那是用功了才成绩好。”

  “还有,她扎了耳朵眼儿。可是也没见到她戴耳环。”

  “人家扎耳朵眼也碍你的事了?”

  “我们学校女生不让扎耳朵眼,戴首饰。”

  “A大附中也不让。万一人家上大学新扎的呢?”

  “看上去不像。”

  其实,柳依依也觉得俞兰晖不容易走进,她看自己的时候总是有点儿别扭的感觉。但是柳依依不喜欢背后议论别人的不是,就转了话题:“老说别人,你自己呢?看你说宋婷那么有经验的样子。”

  “我不知道。”

  “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你有没有男朋友不知道?”

  “我跟你说,我有一个发小,上小学前就认识了,两家人也很熟悉。我觉得他是喜欢我的吧。但是也没有相互表白过。不对,我们俩上大班的时候说过长大要结婚的,大人也开过要他娶我的玩笑。”

  “什么时候的老皇历了?玩笑也能作数?那你怎么想呢?”

  “我好像是喜欢他吧,关键是也没有碰到让我更心动的男生比较一下。就是因为想不明白,所以才说不知道。”

  “他在哪儿呢?”

  “他考的是军校,手机、通讯什么的管得特别严。现在是三个月新生军训,估计没有时间搭理我。”

  “那等他再次出现的时候,你再继续你的春梦吧?”

  “什么意思?”

  “你俩十有八九没戏,他要是喜欢你,早就说了。还等到现在那么让你牵肠挂肚的?”

  “哦,那依依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呀?”

  “没有。初吻还在。初恋还在。初拥还在。连初牵都还在。”秦声?就当他从来没有出现过吧。暗恋不算初恋。柳依依下意识的否认他的存在。老天爷不给,我就不要了。

  “初牵?”

  “和男生牵手。”

  “啊?那我大班就和他亲过了,就一下。”

  “大班的事不算。”

  “也对哦。”

  俩人聊着,去上英语听说课。按照入学时的英语听说测试成绩,柳依依在A1班,常怡蓁在B1班。

  在这里,柳依依一向自以为傲的英语也受到了打击:比起周围的同学,她觉得自己的发音、语音语调实在是不堪入耳,而且她就像茶壶煮饺子,有货倒不出来。脑子里知道怎么说,可是总在琢磨语法和用词,说出来的磕磕巴巴的。

  课上的每一句英语柳依依都听得懂,可是要说出来就难了。

  这节课谈个人经历,英语老师问:“Where have you been?”(你去过哪里?)

  她先在脑子里反应了一下自己的句子现在完成时是否正确,才说:“I have been to Shanghai,Guilin, Harbin,and so on.”(我去过上海,桂林,哈尔滨,等等。)

  老师追问:“Really? Which city do you like best? Why?”(真的?你最喜欢哪个城市?为什么?)

  “Maybe Guilin, I think......”(也许是桂林,我想......)

  风景用scenery还是landscape 呢?有什么区别呢?

  “......the scenery there is ......(......那里的风景......)

  最高级要加the.

  “......the most beautiful in China.”(......是中国最美的。)

  一个简单句被柳依依说得支离破碎。要是再加上从句,心里就更要琢磨半天了。

  柳依依陷入一种死循环:怕出错就想的多,想的多就说得慢,越慢越着急,越急越出错,出了错就更紧张。

  这天坐在柳依依后面的人一张嘴:“I like sports very much”(我很喜欢运动),柳依依以为是美国人在说话,那个腔调太正了!回头一看,正是自己同系的同学。柳依依以为自己语音语调蛮好的自信瞬间崩塌——小时候接触的都是英国语音,大了以后美语流行,又受了影响。试想如果一个人的普通话里同时有台湾腔和京腔,那该多么可怕!

  英语老师下课的时候说,建议大家回去多练习,一个句子你说上20遍,不可能不顺溜。

  柳依依真的就开始跟着课文音频读句子练习语言语调,一个句子读20遍,每个词都发音到位,不吞音。几天下来自我感觉挺有效果的——读得脸都疼了,说明练到了一些英语发音用得多汉语发音用得少的肌肉。

  但是说的慢老是想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每周一次的听说课就成了柳依依的死穴。

  柳依依只能自我安慰:也许得身临其境,在全英文的环境里,逼着自己天天说,没有时间想,才能解决问题,好吧,慢慢来,语言这个东西,需要积累。

  说到语言,柳依依还选修了德语课。这是因为柳依依觉得未来如果能去欧洲旅游一趟,多会说一门外语也不错。没准以后用得上呢。估计这样想的同学很多,法语课很快就报满了,柳依依没抢上。想到瑞士和奥地利也都是德语国家,就报了德语。

  德语老师是个30多岁的妈妈,她总是在用自己儿子学德语的经历举例子。老师在德国本硕博读了10年,对德国相当了解,上课也仿佛带上了德国人的严谨和认真,一丝不苟的批改学生的每一次练习。不过考虑到柳依依们只是选修,没有过级考试的压力,她在课上会讲很多有意思的东西,比如,城市,风景,美食和足球。德语老师说,在中国,与德国有关的,更新最快的也许就是每周的德国足球甲级联赛电视直播。虽然柳依依对自己说是为了学习德语,但是心里还是有个秦声踢球的念头冒出来又被压了下去。一个城市一两只球队,柳依依很快记住了德国的球队和城市名字。她发现慕尼黑的德语发音一点儿也不“黑”,反而很“醒”,柏林就音译的很准。法兰克福居然有两个,得说美因河畔的法兰克福或者是奥德河畔的法兰克福,这德国人怎么想的,这不是搞事情吗,一个名字俩地儿抢,简单的事情复杂化了呀。

举报

作者感言

爱则翙

爱则翙

在女生的世界里有很多人会莫名的彼此看不顺眼。其实看不顺眼的东西很可能就是自己身上的缺点。由于不接受有这样缺点的自己,从而投射到了别人身上。

2019-01-04 08:4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