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柳情深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靠近

柳情深声 爱则翙 3167 2019.01.08 07:58

  柳依依把经过一说,她打开手机,搜索联系人,说了几个名字,两人一分析,又都拿不准。

  忽然,索旖想起一个人,说:“秦声是Q打头的。他在哪儿呢?”

  柳依依几乎没有表情变化:“高志坚去了Q大,他那天在班群里说秦声提前本科毕业,去美国了。从美国给我订蛋糕?不可能吧?”

  索旖思路飘远了:“怎么不可能?要不咱寒假去美国玩玩?找他求证一下?你有护照吗?现在办大概来得及。”

  柳依依似乎不在状态:“没有。去不了。哪能象你,一放假就到处游山玩水。”

  “我也想象你一样过年在家待着,可是也得有个家让我待啊。老爸,老妈,奶奶,姥姥四个家,越来越不知道该进哪个门。我宁可住学校宿舍,不用听别人吵架,还没人唠叨我。”

  “你要是不嫌弃,来我奶奶家住几天吧。我和我爸刚装修完,4个卧室。不过就是平房,可能比楼房冷。”

  “真的可以吗?你家里能同意吗?”

  “可以,我爸嫌冷清,还说让我带同学去玩,尽一下地主之谊。”

  “啊!你真是太好了!你爸也是个大好人!”索旖抱住了柳依依。

  “今天那么兴奋,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生日呢。怎么,又有烦心事了?”柳依依明白,闹一晚上了,彼此等的就是这样相互倾诉的时刻。

  索旖终于爆发了:“说起来我就有气!幼儿园那些小屁孩们,好难搞啊!都不知道家长怎么教出来的一群混世魔王!前几天,我忍不住骂了一个,结果园长把所有实习生叫到一起,让我们反省。哎,你说,这怎么能是我的问题呢?”柳依依没说话,静静的听着。

  “不过哪一行都是这样,新人总是要挨呲的。白天在幼儿园斗智斗勇忙活一天,晚上的大专课都困死了,就靠一杯一杯的咖啡顶着。再不出来活动活动唱一嗓子,我都要抑郁了。”索旖略微平静下来。

  柳依依握住了索旖的手:“你的歌是越长越好了。”

  “那当然。我好歹也是这么多年合唱团领唱呢。你们宿舍人挺有意思,个性差异那么大,居然才一个多月就能开玩笑,心思真单纯。那个大俞,我感觉心事很重,你看我都没有怎么调侃她,怕说错话。”话题逐渐转移开了。

  “想不到你还会看人了。我也觉得她有心事,但是现在不是很熟,她的事我们还不好多问,交浅言深达不到预期效果。你尽管别人了,什么时候给自己挑个男朋友啊?”

  “别提了,我在幼教学院,同学是女的,老师是女的,我都怀疑是不是连学校的鸟都是母的。好不容易大专班有男老师,都是老头。现在在幼儿园,天天见几个帅哥,豪车,多金,成熟,彬彬有礼!看得我们这一帮实习生啊,都不带眨眼的。哈哈哈哈,羡慕吧?可是,那都是学生家长,天天来接送孩子的。哎呀,好男人怎么都结婚了呢!你说我能不满世界溜达吗?再不溜达,就更见不到男人了。也许,我的男朋友就在路上张开双臂等我。”

  两人已经到了女生楼门外,索旖看了看周围灯影里一对对依依惜别的情侣,恶趣味又上来了:“要不要跟我吻别一下?做为生日礼物的补充版。我的初吻哦,这次不要,下次没有了。”

  柳依依头也不回的招招手:“好走,不送。路上小心!”

  这是508人上大学以来最热闹开心的一晚。大家的心似乎也开始相互靠近了。

  柳依依便慢慢对俞兰晖上了心。趁宿舍里只有她和宋婷时,问宋婷:“我觉得大俞有点儿心事重重的,你觉得她有什么不对劲吗?”

  宋婷有些迟疑的说:“说不上来。她和我也很少聊天。天生就内向吧?你看平时我们俩在宿舍说得最多的就是作业和数学题。她的数学非常好,开学两个月了,好像还没有难倒她的。早上你们出去跑步了,她也就出去了,我碰见过她在5教外面的走廊读英语。上课的时候她总是坐第一排,一下课就走,课间有时候也会问老师问题。老师上课提问,她回答的声音也柔柔的,我在后面有时都听不见。她和其他同学的交往好像也不多。我都没和她一起在食堂吃过饭。我都是和509,510的人在一起比较多。你周末经常回去可能没注意,她周末都看不见人的。我看她一般都是拿着教辅书出去,估计是做家教吧。我也没有仔细问过她。”

  柳依依和俞兰晖的第三次花艺社活动里,见到了副社长——居然就是园艺系学生会主席李秋玲。她主持的是插花,她准备了很多器皿和仿真花:“插花器皿有瓶子、盆子、篮子、挂件等等。现在的图片给大家展示的是几种插花的形式,阶梯式、重叠式、群组式、堆积式和平铺式。你会发现插花一般不超过插花容器高度的1.5-2倍……”李秋玲讲了大概20分钟,然后就是大家自己发挥做插花的时间。

  柳依依挑了一个20厘米见方有盖的盒子,先铺了一层白色的满天星和浅粉色的绣球做底,主花是四朵深浅不一的粉红色月季,还起了个名字:粉红色的回忆。然后问俞兰晖:“做礼物的包装配饰怎么样?中间可以放首饰盒子。打开盖子的瞬间,先被花朵吸引,然后看到首饰,又是一个惊喜。”

  俞兰晖挑的是一个竹筒花瓶,插了一朵的白百合,又用了几条蒲叶和树枝背景。起的名字是:花开无人处。

  这时,李秋玲走过来,看了两人的作品,微微一笑:“一个温情脉脉,一个淡然如水。都挺好。”俞兰晖也露出了笑容。

  柳依依高兴的说:“谢谢师姐鼓励。”却想到俞兰晖的衣服也都是清一色的冷色调,不禁蹙了一下眉。

  只听李秋玲问俞兰晖:“你有没有想过换一种颜色的花?我觉得可以更好的表达你的主题:我的颜色,我的身姿,即使没有人欣赏也要华丽丽的绽放。不知道我理解对不对?”

  俞兰晖眼睛一亮,换了一朵黄百合,说:“这样呢?是不是好多了?”

  李秋玲的手在她的肩头按了一下:“待会儿跟大家分享一下你的作品。花开无人,其实还是有人欣赏的。”

  柳依依琢磨了一下李秋玲的话,佩服之情油然而生:她从头到尾没有说一句太孤独冷清不好,你要改变。却温暖了一颗孤独的心。柳依依对那个风风火火的李秋玲的认识又多了一层。

  李秋玲宣布活动结束以后,很多人站起来就走了。俞兰晖看见李秋玲在收拾,一言不发的便跟着帮忙。柳依依和其他几个没走的同学顿住往外走的脚步,一起做完了收尾工作。李秋玲笑着道了一声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