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陈君令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章 无名谷

陈君令 宝七七 2227 2019.02.19 21:47

  “咕咕……”突然听到这样的声音让白染耳朵一动,心中更是激动。

  仔细一看,便见飞出一只颜色艳丽的公鸡,那剽悍的身体,机灵的眼神,看得白染嘴角一扬起。

  白染的眼中划过一道狡黠的光,看来他们说的没错,果然是一只肥鸡,这一顿就有着落了,到时候带些回去给她们吃,保证这味道绝对好吃。

  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衣兜里的从骊山带来的料包,这里的分量足够烤几只鸡的分量。

  想到这,她看着这只公鸡的目光更加热切。

  “咯咯……”大公鸡用爪子整理自己的羽毛,样子十分闲适。刚好吃了不少虫子,肚子饱的很,正是出来消食。它的实力强,用爪子能打败各种猛兽,所以在这一带,它是这一方的霸主,所向披靡,所以气势上极为嚣张。

  这一方天地正是它在巡视自己的领地。

  白染带来了从部落里带来的箭,开弓,瞄准,一气呵成,只听“咻”的一声,那只公鸡还未反应过来,就被一支箭给射中了。

  几分惊恐的挣扎,还是挣脱不了。

  公鸡终于失去了抵抗,焉呜间永远闭上了眼睛。

  白染高兴地走出去准备去捡自己的战利品,忽然一个厚重的声音传来,让她的动作停在半空。

  白染转身一看,居然是一个身材壮硕的男子,这人居然是草原的可汗阿尔达。

  “可汗!”白染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阿尔达惊讶地看了对方一眼,没想到对方居然认识自己,而且对方的个子娇小,脸也非常小,皮肤也黑,也看不出什么模样。

  “你是谁?”阿尔达好奇地问道。

  “我是大妃带来的奴婢。”白染开口道,这倒是让阿尔达了然。

  原来这是南茜儿的侍女,只不过对方怎么会出现在这?而且这箭术看起来不错,尤其是正中这只公鸡。

  “原来如此。那你们中原女子的箭术都是这样厉害?”阿尔达好奇地问道。

  白染嘴角一扬,露出雪白的牙齿,在阳光下更加灿烂,“可汗取笑了,我的箭术怎么能和她们相比?只不过是雕虫小技,算不上台面而已。”

  雕虫小技?阿尔达脸上的笑容更大了,“若这都是雕虫小技,那我们草原的勇士岂不是班门弄斧了?而且说来你们中原连女子都如此厉害,那你们为何现在却不堪一击?”

  阿尔达来了兴致,抛开了一个问题,眼神透着兴味。

  “可汗说笑了,草原的勇士当然厉害。”白染肯定的话让阿尔达十分满意,不过,白染故意把话一转,嘴角上透着一丝莫名的笑意,“但是就如同可汗所说的我们中原人的不堪一击那是因为他们没用在心上。纵然中原英雄辈出,但大多数是平民出身,这些人还需要磨砺才能独当一面。就算是可汗也需要经过一些历练才能站在如今的这个高度,不是吗?”

  “这倒是如此。可是你又可知如今中原的是什么样子?”

  “一盘散沙!每朝每代都有它的命数,时候到了必然会出现一些问题。而这些问题就需要重新开始洗盘,才能让天下发展的更好。就像蒙古一般,若不是经过各部落的战争,可汗又如何成为一代英雄。流血牺牲那是必然的。”

  白染的话可不像一般闺阁少女,尤其是对方的见解与胆识怎么也不像是一般都侍女,阿尔达心中咯噔一声,顿时心生警惕,鹰目中透着一丝精光,“你不是郡主的侍女!你到底是谁?”

  “我就是一个侍女而已,不然的话怎么会来这?”白染语气坚定,眼神清澈。

  “真的?难道中原的奇女子那么多?”

  面对对方怀疑的眼神,白染目光一闪,忽然瞥见地上的死透的公鸡,灵机一动,“可汗最喜欢中原的何物?”

  阿尔达皱起眉头,仔细打量着对方,暗想着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中原的文化的各种礼仪繁杂,他倒是不见得喜欢,这衣着服侍华丽,倒是有些看头,但太注重奢华,只会让人沉迷于此,也不见得多好。从他小时候的经历,以及在现场上历经九死的场面告诉他一个道理,就是任何时候都不要懈怠与享受安逸,要时刻准备着敌人来袭。若不是如此,他今日就不能好好地站在这里。

  阿尔达想到这,摇了摇头,“尚且不知道有什么吸引我的。”

  白染挑眉,“可汗你这是没吃过中原真正的美食,若是吃过了便知什么是人间美味,不然纵然得了天下,不知这其中的味道也是白活的。”

  阿尔达倒是来了兴致,“哦?那我倒是想看看这到底是什么样的美味东西。还有比这草原上的牛羊更好吃的东西吗?”

  想起那还残留着臊味的烤羊,白染面露嫌弃之色,原本以为这滋味不错,可惜那股厚重的味道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只吃了几口,她就实在忍受不了,所以她根据自己的法子自己动手,倒是味道好了些。

  阿尔达看着对方的嫌弃的样子,不满地皱起眉头,“你想什么?”

  白染连忙摇摇头,没想什么,倒是觉得这草原上的男人口味真重,一般人真的待不了多久,而她也不想多待了。她实在太想起那些中原的美食美味,还有那些所谓的同窗。一股失意感让她忍不住心中的惆怅。

  “可汗,若是你可等的话那就好好待在一旁,看我们中原的美食,保证你流连忘返,口水直流。”

  白染开口的话让阿尔达大为不屑,他不相信这世上能比他一直吃到大能果腹的食物还要好吃的。在他心中,能吃饱便是天神赐给他们草原上的人民最好的礼物。

  “我且等着。”阿尔达轻笑道,他都三十来岁的人,眼前的人只不过十几岁的小姑娘,对于对方的夸下海口的话,他不屑一顾,也不会跟他们一般见识。所以就真的等着对方说的好戏。

  白染见对方的眼神透着轻视,心底到底有些不舒服,不过这样也好,她等着对方吃惊的样子,那样子一定很好看。

  想着,白染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白染拿了一把藏刀,提着公鸡在水边收拾一番,那潺潺的流水声让她听来十分有趣。这水色水声如此轻灵,如同中原般多着灵气,如同圣地一般坐落在空旷的草原之上,实在是奇迹一般的出现。

  白染好奇这是怎么来的?一旁的阿尔达倒是来了兴致,兴致勃勃地把无名谷的来历说了清楚。无非是带着神秘感的仙人来到这,因为觉得此处太过单调,所以才用灵水一洒,孕育了这块土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