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陈君令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闲置

陈君令 宝七七 2106 2019.02.06 13:29

  “这日子还真是无趣。”白染见着大家在一起唠嗑,闲来就绣花,又不经常出去走动,真是为难自己了。

  她让人打听了一些消息,可惜这来源浅薄,有用的消息等于没有。确实没有南国王府中有关南司的消息。但是这也难怪,南司可是蜀国的要犯,若是这时候南国因为他闹出一些事情来,岂不是要被踏平整个皇宫?何况最近蜀国的动作也不少。

  看来她还是在文府中多待些时日在做打算吧。

  万氏沉浸在初为人母的惊喜中,手中是替腹中骨肉缝制的贴身衣物,那嘴上的笑容怎么也藏不住。

  “妹妹若是觉得无趣,可与其他的姐妹一起说说话,论论诗词,往来夫君最喜欢有才情的女子。”万氏说道这,神色有些无奈,如今她有孩子,心中就多了一丝牵挂和惆怅。她一直知道自己的外貌不讨夫君喜欢,她的夫君丰神俊朗是整个南国女子最艳羡的夫君。就算为人风流了些,但总归是待女子好的。

  当初嫁入文府,夫君虽对自己没什么喜爱,但尊重有余,便说服婆母把家中掌馈交给自己打理,她自然是心存感激的,不然的话对于萧姨娘的过度宠爱,她心存嫉妒,但并未对对方做些什么。可是她最终还是难以做到爱屋及乌,毕竟她心思坦荡想要过得和顺些,但有些人却得寸进尺,非得闹得鸡犬不宁,她自然不会坐以待毙。

  如今更有了盼头,万氏心头更加的热切了。

  白染对于这些闺中无聊的玩意倍感不屑,”这些东西太过庸俗,可不适合我。再说了,这些人嫉妒心也太强了,就因为自己不如别人好看就故意酸言酸语,我也不是傻子,岂会听的惯这些无聊的抱怨。不过夫人,那大夫不是说还不足三月,夫人这么早做衣裳是不是太早了?这若是每天一件衣裳,到孩子出生得堆成小山了,穿又穿不完岂不是浪费?”

  万氏笑着道:“妹妹你这就不懂了,这孩子啊容易长大,我每日缝制衣服就是为了让他以后都能穿上我的衣服。”说完眼中无限的憧憬,看得其他的人抿嘴而笑。

  一旁的嬷嬷打趣道:“我们家夫人可是想着以后的小公子成家立业呢?”

  被自己的奶母说穿,万氏也不害羞,嗔怪道:“嬷嬷你尽是胡说,我哪有这样?何况我这肚子里的孩儿也不知道是男是女,太早说了万一不是位公子,若是千金,让大家看笑话了不是?”

  常嬷嬷倒是不在意,语气蛮狠,“就让那些人说去!我们家夫人不管生的是男还是女,都是人中龙凤。他们那些爱嚼舌头的人就是见不得旁人好。”

  木犀也加入了阵营,道自家的主子是千般好,把这万氏哄得笑容怎么也止不住。

  白染哼唧几声,这孩子还未生呢,大家就高兴地找不着北一般,若是生下来岂不是要升天了?

  就在这时,有人偷偷向万氏禀告,万氏听完,当即面色突变。

  “什么?”

  “怎么了?”白染好奇地问道,不过看万氏严峻的面容,估计不是什么好事。

  万氏觉得从白染入了文府自己的好运就来了,而且对方也说了不做后院的人,那暂时跟自己产生不了威胁,于是也存了几分真心交往的心思,于是把下人的话说了明白。

  原来是万氏的家道中落的弟弟又来文府借钱了,以往万氏处事公道得体,就怕被外人道不是,一旦亲戚来借钱,万氏都是从自己的嫁妆和自己的份额中扣除的,并未记在账上,这些自己身边的家仆最为清楚。

  可是这事不知怎么的就被婆母知道了,而经过旁人的挑唆,居然被人说成中饱私囊,故意把婆家的东西往娘家带,用心险恶,这怎么不让她着急?

  “夫人,你先别急,好好解释一番,老夫人会明白的。”常嬷嬷在一旁安慰道。

  “妹妹可要与我同去?”万氏期待地看着对方,正好着白染也想去看看这老夫人是什么戏码?

  白染今日穿了一身素色的衣裳,不施粉黛却已经姿色无双,当真是把满园春色给比了下去。看得坐在四周的主子们嫉妒不已。

  老夫人也是吃了一惊,这才想起经萧碧云提过这万氏给文湘纳妾的事情。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老夫人自然不在意,只是看着对方的气质与样貌实在不俗,便提了几分心思问道:“万氏这是什么人?”

  万氏随即开口道:“回婆母,这是媳妇刚认下的义妹,闺名白染。”

  不仅老夫人吃了一惊,其他人也吃惊不已,难道消息有误,这人不是娶的妾氏不成?顿时那股敌意消失了不少。

  “什么?听碧云说不是妾氏吗?”老夫人皱起眉头,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眼前的两人。

  万氏面露尴尬,解释道:“只怪儿媳处事不当,让大家误会了。那日因为白染身体不适,因为是临时到访,儿媳只能把她暂时安置在后院中,谁知萧姨娘就跑进来了,这才有了误会。”

  “原来是这样。”老夫人点点头,便转了话题,“万氏这令弟又来借钱,你觉得该如何?”

  “儿媳知错!”万氏连忙跪在地上。

  老夫人不满地开口道:“还不快起来,伤着我孙儿可如何是好?”忽然间叹了口气,“这样吧,以后你家中要是有人来借钱就差人告知一声,遣人送回去便是。我们文府不缺这点银子。只是万氏啊,我们文府再怎么也是要脸面的人,若是让人知道妻弟老是往文府中讨要银钱,多少伤了情分。都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既然嫁进了文家,那便是文家的人,以后娘家的事情就不用多费心了。之前你刚掌家,做事自然有所疏漏,往后可不要意气用事,闹得家里头不宁。”

  万氏被老夫人的话说得面红耳赤,她想要反驳,但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说到底都是她那不争气的弟弟!心中便存了对于娘家人不思进取的芥蒂。他们难,可就没想过她在文府中的处境吗?

  “老夫人,夫人用的是自己的银子,并未以权谋私,您可要恩怨分明。”白染的话让在场的人为之一愣。

  万氏也被对方的话惊讶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