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陈君令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章 再见

陈君令 宝七七 2204 2019.03.23 13:28

  这前院里洒扫的活不是很多,但是架不住这琐碎的事情太多,跑这跑那,尤其是最近前来议亲的人太多,所以在接待上面花了不少人手。

  这物华苑中是作为后院姑娘的宅院,这次白染终于逮到机会进了里面,多亏了傲慢毫无礼数的媒婆的福。

  “喂,我说你这是没吃饭吧?我这点东西你都拿不住?”张媒婆吆喝道,那一开嗓就是大嗓门,那肥硕的身材走起路来应该很是吃力才是,谁知道这人走起来十分的灵巧,真是不得不佩服至极。

  白染皱起眉头,她手中拿着是一盒木匣子,里面不算重,很可能是放了一些金银珠宝之类的。

  “知道了。”白染白了对方一眼,不过是这样一点东西,比起偌大的钱家,这点来说亲,估计是来被羞辱的,真是不知道这是傻子还是傻子。自然的话也要找些不寻常之物,才有诚意而已。

  张媒婆看出对方眼中的不屑,心中很不服气,眼中透着得意,不由得开口道:“你可别小看了这些东西,里面可值钱了。这里面可是王大将军的全部家当,这样的情谊可比其他的那些拿来的黄白之物可有诚意了。你这小子年纪小不懂事,我可不怪你,但是你现在可记得了,有些东西不是看表面,这里面的学问可大了。”

  白染这样一听,便知这里面还真是有猫腻,既然不是黄白之物,那看着对方胸有成竹的样子,定然不是普通的东西。但是对方所说的王大将军是谁?但听着这名号似乎很有名气的样子,若是如此的话,这钱家看起来是一般的富商,但是若是真的只是如此的话,那为何引得这些显贵之人争先来求亲?要知道听着钱家内院的人这钱家的二姑娘可不是什么惊才绝艳之人,而且性情天真,要说相貌也不过是清秀而已,跟姑奶奶与大姑娘的娇媚动人乃是天地之别。

  白染顿了顿心中所想,便装作无意间问起:“这二姑娘我是见过,只是相貌比不得其他的姑娘,怎的求亲之人这么多?”

  王媒婆娇嗔了对方一眼,只把白染看得差点连隔夜饭也给吐出来。

  王媒婆见小厮如此嫌弃自己的样子,便不在意,这些毛没长齐的小子是不知道妇人的风韵的,就喜欢那些不懂其中乐趣的姑娘,以后啊他们就知道了。

  “得了,别说那些有的没的,赶快走,不然的话这门亲事黄了,这帐得记在你的头上。”张媒婆的气焰倒是嚣张,这明明是钱家府中,而且白染的身上还打着钱家小厮的身份,这样的话说出去还不怕旁人多嘴不成?

  “张媒婆,我可是钱家的下人,您这说话若是给主子们听到了,那可就不好了。”

  白染的话让张媒婆一噎,她只不过是随口说说,这人怎么胡说?这后宅中原本就人多口杂的,若是因为自己的这张嘴搅了这门好亲事,那她如何在王大将军那里交差啊?

  想想觉得这话说得太快了,不过是一个下人就会威胁人了,看来这钱府上下还真是个个不是好糊弄都。

  “这位小哥,您看我这嘴巴子就是爱说,并未有其他的心思,您心眼好,见了这个忘说,此事的话就不要说给旁人听着如何?说起来我也是跟你说说而已,这钱府中难得看到小哥这样的出色的人物,不怕您笑话,我这张媒婆可有一双厉眼,还真是从来没看错人,您啊,一看就跟其他的小厮不一样,以后定然是有出息的一个。”

  张媒婆这话口中的话定然要打折扣,可是说真的这张媒婆还真是有几分眼力的,毕竟在潍城这一带可是有名的媒婆,见过不少人,看过不少达官显贵,这什么样的人只要她一眼便知晓。

  至于为何会一眼从小厮中相中对方,定然是觉得对方身上有一种莫名的气质,让她看不透。虽然好奇,但这毕竟是钱家的事情,她一个外人不好多说什么。

  见对方讨好的话,白染便不再跟一个妇人计较多过了。

  走近中堂,还未走进便听到嬉笑喧闹之色,那恭维谦虚之言让人听了耳热。

  “钱夫人,您真是优雅高贵,比起其他的贵人一点也不逊色,反而比她们还要有气质。”媒婆说着恭维的话让翁氏通体舒畅。

  这次可是她的亲生女儿,可不比旁的姑娘,定是马虎不得。这城南的张公子,城北的严公子,龙城镖局的龙镖头……一个个说去都是潍城中数一数二的风流人物,定是比大姑娘还要气派的主,只是比起姑奶奶嫁到临城城主之子到底差了些门第,但这谁不知道这身份高的公子可不是什么良配,只知道吃喝嫖赌玩乐,想必也是蠢如猪的家伙。

  定是比不上自家女儿的夫婿的青年才俊。

  钱夫人面色得意,眼神中透着傲慢之色,只是微上扬的嘴角掩饰成温良贤惠,看得旁人觉得这番有气度,这女儿自然是不同的。

  最近潍城之内到处流转着这钱二姑娘命格是旺夫之相,天生贵气,若是嫁入夫家定是步步高升,富贵通达。

  这般好命的女子自然是让不少有野心之人蠢蠢欲动。不管这谣言且真且假,一旦娶了这样名声好的女子,自然是对自己的前途有利。而且在旁人面前也是极有面子之事。这正值乱世,谁不想家宅安宁,富贵荣华,这番命相之女,还不得娶之。俗话说得好,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自然是来讲亲之人多之不少。

  白染听到这事倒是心中怀疑这到底是从哪里流转出来的?

  “我觉得这钱真心不过是个傻姑娘,若说是贵气,我还真是看不出来。”钱小小见过钱真心几次,只是觉得这姑娘面容只是清秀,身材一般,面目间一片好糊弄的样子,若说是旺夫之相,不是古人都说是面如圆盘,面色红润,双眼黑亮透彻吗?她这么看不出来?

  难道是现代所说的锦鲤本鲤,一生下来就富贵顺遂不成?

  这好像也不是没有这可能?

  “我倒是听别人说过,但这钱真心还真是看不出什么富贵之相,但若是有心人故意传出的呢?这意图可就明显了,无非是想让对方赢个好名声。而且若是真的如此,那得益者便是传出谣言之人。”

  白染的话已经很明显,若是这样的话,得益者便是翁氏,如此说来,这翁氏为了自己都女儿能嫁得好,弄出这样一出,也是无可厚非。

  倒是可怜了一句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