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陈君令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三章 一起逃

陈君令 宝七七 2203 2019.03.14 00:22

  “快走!”白染的话让土斐一惊,不是已经躲起来了吗?怎么还要走啊?

  “为什么?”土斐问了一句让白染吃惊的话,这人是脑子有问题,刚才的话难道对方没有听到?这个不知道什么来路的将军都要搜山了,若是不快点离开还等着他们来找自己不成?

  “你说呢?别废话了!我们还是快点跑!我们这两个人可打不过这些人,到时候别怪我没提醒你。”若是真的到那时候,白染觉得自己应该独自一个人离开,反正她跟对方不是那么熟悉,而且相遇也不是那么美好。

  土斐听着山下的声音,忍不住心中的紧张,连忙道:“快点朝这边,这里有一个地洞,可是我辛苦让兄弟们挖出来的。躲在这里他们一定发现不了!”

  说着,土斐来到他们故意遮掩的山洞口,把那些遮掩的东西拿开,然后招呼着白染一起进去,随后把这个洞口掩饰好,就跟其他的芦苇荡一般,若不是火眼金睛,寻常人是找不到这样隐秘的地方的,对此他表示十分的有信心。

  白染一走进就感觉到里面有一股土腥味迎面而来,随即是黑漆漆的一片,一种阴森森的感觉让她稍有不适。而且里面的空气不是很足,走进有一种让人呼吸急促的感觉。

  而且里面还有一种潮湿的气息,让人的全身不怎么舒服。

  “呼”的一声,土斐拿起一根火折子燃起,里面的星火之光,隐隐照出两个重叠的人影。

  “白姑娘,你没事吧?”土斐深深地看着对方,一般的姑娘看到这样的情景都会害怕不已,他想着这个时候就是他表现自己大男子汉的时候。

  白染却没想到对方的这样的小心思,于是想也不想地开口道:“我没事,这条道真的是你们挖出来的?我怎么不大相信呢?”说起来这挖地道的功夫一看就是一些专业的工匠,而这些土匪怎么看也不是拥有这些技艺的人,毕竟这些人一个看看的傻乎乎的,脑子不行,若是真的有这样的本事岂会如此?

  土斐觉得自己的名誉受到了侮辱,怎么会这样说他们?难道就因为他们抢不过官兵?哼!真是太过分了!

  “我们虽然不是那些官兵的对手,但是在此之前我们也是靠本事吃饭的!尤其是我们的这些兄弟,虽然说有时候不够仗义把他们的老大落下,不管他的死活,但是却有一门好的技艺,尤其是挖山凿壁的本事,恐怕这个世界上除了他们还真没有其他的人有这样无与伦比的本事了。”土斐满脸骄傲地说着,迄今为此,他觉得今日的话是他说的最为真实的一句话了,而且他说这些实在是太对得起这些不讲义气的兄弟了。好歹他们也同生共死好几次,居然这样对他,真是让他心寒啊!

  “真的?”白染惊讶地看着对方,实在没想到那些人居然有这样的本事。

  不过她倒是听说有这样的人,靠着给那些贵人建造地下墓穴为生,对于这些人却是十分的被其他的人鄙视和轻视的,而且还被他们隔离,不喜欢去接受。日子久了,那些人就自成一家,联合起来干脆远离是非,艰难地生存下去。没想到她居然无意间遇到了这些人,看来现在百姓的日子真的是很难过了。

  白染叹了口气,“那你有什么本事?”居然让这些人称之为老大,可是听着对方的话已经不是跟他们一起的,怎么会让一个外人当老大?一般的人怎么会让一个人去管自己的族人?实在是无法理解。

  土斐看到对方的注意终于在自己的身上,顿时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忍不住挺了挺胸膛道:“我之前不是说了吗?这些人就是因为我会读书识字,而他们什么也不会,所以我才会成为他们的老大。”

  “所以他们想找的就是一个读书先生,若不是你来,换成其他的会识字也会当上这个老大。”

  土斐觉得对方曲解自己的意思了,而且像他这样的威武有气质的人怎么会不成为这些人的老大,换成其他的人估计会被打下山才对!

  “不是这样!我可是独一无二的,而且我的本事不仅是这些,我的本事多着呢。”土斐觉得自己有必要澄清一下自己,并不是靠着自己的脸吃饭的。能有真本事的男子才能胜任这个老大的位置好不?

  “哦?有本事?”白染好笑地看着对方,眼中的轻视的目光看得土斐面色极为难看,瞧着自己又是被对方给小瞧了,真是气死人了!

  “你真是太不可理喻了!”土斐冷哼一声,忽然间不知道按到什么东西,头顶上发出震动的声音,而且时不时掉落砂石,吓得他的面色一变。

  “你不会是触动了什么机关吧?”白染艰难地说道。这样的场面好像不大好,他们不会能走进来,走不出去吧?

  怎么会?土斐对自己十分有信心,可是这话还未说出,就感到有什么地方不对。

  只听“啊”的凄惨的一声,白染忍不住捂住自己的耳朵,可是自己脚下的步伐不稳,脚往开裂的地面往下陷进去,她忍住心中的不安跟着土斐一起陷了进去。

  顿时眼前一片黑暗,各种紧迫窒息的感觉迎面而来。

  同时脑海中一片空白,整个人失去了意识。

  似乎过了很久,白染才悠悠醒来,就感觉自己的身体被剧烈的摇晃,一阵想要呕吐的感觉袭来。

  土斐见对方的面色铁青,心中一紧,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吧?他似乎好像不容易把对方摇醒。天啦,这可千万不要这样,不然的话他岂不是白救人了。

  “白姑娘,你没事吧?”

  听到对方熟悉的声音,白染艰难地睁开眼睛,看着对方焦急的神色,面色复杂,眼神阴郁,顿时有种咬牙切齿的意味,“求你不想我死的话就不要在摇了!”

  土斐见到对方再次醒来,显然十分的高兴,也顾忌不了自己现在的狼狈的样子,高兴道:“白姑娘你终于醒了,真是吓死我了!若是你死了的话,那我岂不是一个人面对,而且我还有守着你的身体,这样的话多吓人啊!”

  白染的面色一黑,她其实觉得对方倒是因为害怕跟自己的尸体待在一起很是害怕而已,根本就不是真的担心自己。想到这,白染的面色有点冷,看着对方的眼神也带着冷光,可是这样一想,对方跟自己只不过是萍水相逢,根本就没有什么交情可言,她又何必想其他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