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寻找唐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寻找唐吉 十三子 2619 2019.03.26 20:11

  说是告别旅游,其实也不知道应该去哪。只有一天的时间,两人手头也没啥多少钱的,于是晚上便是商量了一下,就在市里转转了。去明阳公园。逛完顺便去边上的青衣巷吃点东西。

  明阳公园是这万宁市里最大的公园,听说早年间这里是几个大财主的私家园子,后来解放了也就收归国有了,然后地方又想了些办法,把边上一些老旧房子拆了,于是这些园子便是连成了片,也就有了现在这明阳公园。

  唐仁和郭阳一早的就起来了,随便的收拾了几下便是出了门。

  其实这明阳公园两人也是经常来的。就是些山山水水亭台楼阁的,如果是春天,还有着各式的花儿,但此刻是夏天,却是只剩得几分的酷热了。不过上午到是还好,一群的老头老太们在这锻炼着,还有很多的小朋友,到也是热闹。

  两人就这么走着,也没有太多的对话。到不是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只是此刻无声胜有声罢了。

  这就是男人间的情谊。

  走走停停的,小半天就这么过了,郭阳实是有些饿了,两人便是准备去青衣巷,不过这路上要经过一个小型的游乐场,有一些碰碰车、海盗船啥的。

  郭阳是个玩性子,到了这,又哪能走得开了,特别是看到一群的小朋友、大朋友都在玩。但唐仁却是不想玩的,也从来没玩过。于是便是看着郭阳玩了海盗船、又玩了旋转木马、然后又是碰碰车。

  本想着玩了这么多也是差不多了,但郭阳却是意犹未尽,硬是要拉着唐仁玩个跳楼机才能走。

  唐仁真的从来没玩过,但没看过猪跑也吃过猪肉,唐仁还是知道这跳楼机的,就是一种自由落体,以几乎重力加速度垂直向下跌落。不过眼前这个跳楼机却不是很高,十米左右的样子,到是没有想像中的那些尖叫了。

  只是,唐仁心脏不是很好。

  但这,郭阳却是不知道的。

  郭阳硬拉着唐仁,一定要玩了这跳楼机才能走。

  那就玩吧,看着也不高,应该是没啥事情的吧。唐仁心里想着,这或许真的是最后一次的,那又怎么能留下遗憾呢?硬着头皮,唐仁便是同郭阳一起上了那跳楼机。

  上是上了,可是当那工作人员把大家固定好,唐仁却已经是后悔不已了。

  机子还没有开动,唐仁的心脏却是感觉都已经要跳了出来。

  “放松、放松。”郭阳用手拍着唐仁的大腿。

  唐仁没说话,只是把眼睛闭得紧紧的,吸足了气,憋在了那里,一动不敢动。

  机子动了,“duang”的一声,然后是慢慢的上升,又是“duang”的一声。唐仁能感觉到,要开始下降了。

  一种说不上来的滋味,心脏似乎要从口里吐了出来,唐仁使足了劲憋着气,似乎不使劲点压着,那心脏就真的要从口里吐出来了似的。但一旁的郭阳,玩得却是乐开了花。

  又是“duang”的一声。机子似乎是停了,但很快又在慢慢上升,然后又是“duang”的一声,开始降落。

  唐仁气有点憋不住了,只觉得脑袋一阵的发晕。

  但那机子却是半点停下来的意思都没有,又是“duang”的一声之后,又开始慢慢的上升……

  唐仁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那跳楼机上下来的,但还好,终于是下来了,只是脸色已是惨白。郭阳在一旁扶着,还拿他刚才的样子打趣。但他却不知道,此刻的唐仁,双腿已是软了。

  找了个地方坐下,唐仁一直用手悟着左边的胸口,心脏的位置上。

  “切,原来你胆小成这样子呀!”郭阳还在打趣着。但唐仁只是笑笑,没说话。

  “别坐着了,站起来,边走走就好了。”

  “好吧。”唐仁起身,本来是想说自己心脏不好的,还得坐一下才好。不过此刻已经是好很多了,想着应该也是没事,就不扫郭阳的兴致了。

  起了身,两人便是准备离开这游乐场。郭阳大大咧咧的,一个人走在了前面。

  只是没走几步,却是听到身后“啊”的一声。

  是唐仁,一个没走稳,摔在了地上。

  水泥地。

  郭阳转过身来时,只看见唐仁正趴在地上。是身子直直的摔下去的,身上到是有些衣服,只是膝盖被擦破了点皮。只是这头,却是硬生生的与那水泥地来了个零距离接触,破了。

  在右侧的前额,眼角上方一点点,裂开了个五厘米有多的口子,血正往外流着。

  郭阳把唐仁扶了起来,这样式,青衣巷是去不了了,只能打道回府。叫了个车,两人便是急急的回了医院,在外科缝了几针。又做了个CT,还好,只是有一点点骨裂。

  “哎,都是我不好。”扶着唐仁回了宿舍,郭阳一直在内疚。

  但唐仁只是笑笑,说着些安慰的话,“没事,不就是缝了几针嘛,又没伤着骨头,养两天就好了。”

  “养两天?你这样子,都骨裂了,至少得半个月……”

  “真的没事。”

  “还留了个疤……”

  “当是离别纪念呗。”

  “你说你心脏不好怎么不跟我说,不然我就不拉你玩那跳楼机了……”

  “没事的,真的。”

  郭阳还在内疚着,还好是在医院实习,又正好一个在外科一个在放射科,这清创缝合和做CT都没花钱。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的,对于他们这些学生来说。但药费还是只能出,毕竟伤口,抗生素还是得用的。李万福尽量用的便宜的药,唐仁接着吊了两天的盐水也没用葡萄糖。

  总之,花费到是不多,唐仁也是难得的又休息了四天。而郭阳也告假了,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学校。临行前的那个晚上,郭阳硬是要跟唐仁挤一床上睡,说睡过了以后就要记得他。唐仁笑着,已经有个疤了,忘不了了。两人就这么聊着闹着,基本上一晚也没睡着。

  第二天上午,送走了郭阳。唐仁本来是要上班的,上四休三,龙波这天正好要上班。唐仁告了个假,一路把郭阳送到了火车站。

  看到火车慢慢的开走了,唐仁心里有些空落落的。这一路上两人都没怎么说话,临走了也只是意思下的抱了一下。很平静也很平淡。只是,两人都知道,这一声再见可能是再也不见了。

  唐仁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的宿舍,躺在床上,中午饭也没吃,直到下午很晚郭阳打电话过来说已经下了火车。

  “到了就好,到了就好。”唐仁笑着,假装自己很不在意的样子。只是这一笑,额头那伤口,有点隐隐做疼。

  挂了电话,天已经有点黑了,唐仁开了灯。

  宿舍里突然异常的安静。

  两个上下铺,只剩下唐仁那一床还铺着床席子了。一个柜子,还记得当时来的时候,各种的东西是塞的满满当当的,而现在,唐仁就算是随便堆,也显得空落落的。还有那个小方凳子,是郭阳从内科实习时拿回来的,一直放着他那台笔记本,但现在已经只剩下凳子了。

  原来的四个人里,本来唐仁的东西就是最少的,现在,这宿舍看着就更空旷了。

  灯在门口的墙上,开了灯,唐仁想继续在床上坐一会,只是这一抬脚,“咯吱”的一声,是那窗户,被风吹得,此刻是格外的响。

  伤感。强忍了一天的眼泪,终于还是落了一下来。

  “都走了……都走了……”唐仁自言自语,“说好的至少八个月的。”

  唐仁想起当初大家说好的,实习是11个月,没有8个月谁都不能走。只是眼下,这才五个多月。

  眼泪流了很久,只是唐仁没有哭出声来。唐仁懂,这就是人生,天下无不散的宴席。

  生活还得继续,晚上的风已经有些清凉了。唐仁整理了下情绪,又把房子给收拾了一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