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零氪党如何在游戏风生水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零氪党的古代农村日常(十五)

  曲氏又把目标转到钱二郎这边,她跪着爬到男人面前,扯住他的裤脚。

  “孩他爹...二郎!救救我,我的手好痛啊...看在我在这个家辛辛苦苦的操持家务,孝顺爹娘,还给你生了礼哥儿的份上...救救我。”

  “芳娘...”看到曲氏这幅惨状,钱二郎也有些忍不住了。

  说起来,他和曲芳也算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从小就爱跟着他屁股后面跑的害羞小姑娘,如今也是为他生了四个孩子的妇人了。

  日子久了,感情自然也就淡了,所以在杨氏指出曲氏有没有以后都干不了重活可能的时候,钱二郎一时只想到银钱方面。

  可听完曲氏这番话之后,钱二郎才想到曲氏这些年为他付出了多少...

  这边钱二郎还在犹豫着,另一边曲氏却好像突然被点醒了一番。

  对!还有礼哥儿!

  曲氏猛的扑到钱礼面前,反而把钱礼吓了一跳。

  要说曲氏这动静可不算小,这样大的动静,隔房的人当然也要披上衣服出来看看。

  但是又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只看到曲氏那布满水泡的右手,便个个都不敢出声,只在旁边看着。

  所以,曲氏的大儿子钱礼,自然也是在这现场的。

  “礼哥儿...快,帮娘一块儿,求求你奶和你爹!让他们救救娘...娘的手好疼啊...礼哥儿。”

  可是谁也没想到,钱礼的反应是挣脱了曲氏扯住他裤脚的动作,还用力推了曲氏一下。

  这个反应倒是把钱家众人都给怔住了,随后都用不好的眼神看着钱礼。

  连一向不爱说话的钱铁牛,这会脸都沉了下来。

  把自己受伤的亲娘推开了!这算什么话!这一时间,不管跟二房关系好还是不好的,都是迸发出同样的想法。

  接收众人谴责目光的钱礼,这会倒是反应过来了。

  “我...我不是,娘...我...”

  钱礼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把原因理由给完整说出口,倒是越发急的语无伦次。

  他只能抱着希冀的眼神看着曲氏,只期望娘亲可以理解他的意思,帮他解围。

  可是曲氏从刚才被钱礼用力推了那一把之后,却是彻底呆住了,她还保持着刚才的模样,双目无神,仿佛感受不到右手那钻心的疼痛一般。

  这就是她疼了十来年的儿子啊!看到娘亲受伤,不仅没有帮忙,居然还用力的把她给推开了!

  自己省吃俭用,什么好的都紧着他,就养出这么一个白眼狼!

  曲氏这一刻似乎听不到任何声音了,脑海只不断回想着之前钱礼推开她的场景。

  其实曲氏还是误解了钱礼,要说钱礼这孩子也倒霉。

  他听到娘的惨叫就披着衣服冲了出来,可是因为那烧伤的手,画面效果太可怖,所以他一时间被吓得呆住了。

  而曲氏之前又被疼到倒在地上,弄得披头散发的,还给曲氏磕了几个响头。

  这一身自然是狼狈得很。

  试问,一个披头散发,鼻涕与眼泪齐飞,满身是灰,额头上还有凝固血液的女人,突然扑向正在发呆的人,这个人会做出什么样的动作。

  不管那人会做出什么样的动作,反正钱礼是选择下意识的挣脱掉,还猛的推开这个女人。

  等他反应过来这个女人是他娘的时候,好像已经晚了...

  所以钱礼是真的很想解释,他不是故意的,但是他该怎么说...

  被娘亲的伤口吓到了,然后又不小心把娘亲错认成疯婆子了??

  好像说不出口啊...

  钱礼只能希冀的看向曲氏,是娘亲的话,一定能理解他的意思吧?!他可是娘最疼的孩子!

  但是曲氏这会已经接收不到来自最宝贝儿子的电波了。

  所以这局势就这样诡异的僵持住了...

  而钱二郎这边似乎是下定决心了,他走到钱铁牛面前,双膝下跪,郑重的对着钱铁牛磕了几个头,说道。

  “爹,求您救救芳娘。”

  钱铁牛吸了好几口的旱烟,才抬起眼眸。

  “二郎想好了?好吧,老婆子,去拿银子给二郎,让他带二媳妇去看看。”

  “老头子!你是认真的?!”杨氏有些惊讶,又有些焦急,似乎想阻止钱铁牛的决定。

  他们乡下人最是病不起的,而且二媳妇这伤,看着太吓人了,不知道要费多少银子呢。

  “先去看看!听大夫说说是怎个情况,后面的事再议!”

  一家之主发话了,杨氏再不情愿也得听。

  好在听老头子的意思是先去看看严重不严重,若是很严重,这看病的事还得再商量。

  “谢谢爹!”

  听到钱铁牛答应了,钱二郎松了一口气,又磕了好几个头。

  “行了!拿着钱赶紧带你媳妇看看去!”钱铁牛摆了摆手,又思索了一下。“大郎,三郎你们也陪二郎一起!”

  “哎!好的,爹。”被点到名的钱大郎和钱三郎急忙应下。

  至于为什么不叫上钱四郎,自然是因为他那爱占小便宜的性子,让钱铁牛不放心。

  钱五郎就更不用说了,他什么时候管过事?

  事情总算是解决了,钱二郎抱起还在失神的曲氏,跟在钱大郎,钱三郎身后,急急忙忙的出门了。

  其实钱二郎还真不是因为看到曲氏的惨状,于心不忍。

  只是看到曲氏这一副受刺激的模样,他怕曲氏一时神志不清把他们攒私房钱的事给捅破。

  要知道,曲氏最疼的就是礼哥儿了,结果今日却被礼哥儿如此对待。

  钱二郎确实不满礼哥儿今日的行为,但事情没发生在自己身上,总是不会有太多的感受的。

  钱二郎就是怕这事捅破了,杨氏怕是说啥都不会再给他们钱。

  曲氏这伤,钱二郎不懂,看着倒是唬人得很。

  自家攒的那点子私房钱怕是不够,自己求着爹娘从公中出钱,兄弟可能会有些埋怨。

  但至少保下了家底,钱二郎那算盘可是打的响。

  曲氏伤重,家里多少也出了钱,实在救不了她那右手,好歹还留下了家底。

  若是不重,那就不仅保下了钱,还治好了她,哪怕兄弟们有意见,以后自己多帮干点活,这情总能还清的。

  钱二郎这辈子就那点心眼子,全用在他的家人身上了。

举报

作者感言

胖橘的猫抓板

胖橘的猫抓板

今天继续三更,么么哒,分别是10/12/14点。

2019-05-18 10: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