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零氪党如何在游戏风生水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零氪党带你游鬼堡(十一)

  “既然决定合作了,那我就简单的介绍一下。我叫陆悦,是魔神煜大人忠实的信徒,同时也是一个普通的美少女高中生。”

  宁弦:“......”现在反悔合作还来得及吗?为什么好想打她。

  “宁弦,我知道你的名字。所以也就不用你介绍了,既然合作开始,那么我可以了解一些信息吧,我想知道方子曜是怎么死的。”

  宁弦狐疑的看着陆悦:“子曜大人是怎么死的,这个答案你的魔神大人没有告诉你吗?”

  陆悦突然猛的靠近宁弦,宁弦警觉的低吼到:“你想干什么!”

  “我就想说个悄悄话...至于吗”陆悦奇怪的看了宁弦一眼,然后又一脸严肃的压低声音“既然你不想听悄悄话,那我就直接说了。其实云绵绵是魔神大人的孕育者,魔神大人找寻多年才发现云绵绵这么一具合适的母体可以用来诞生他。理论上来说,只要是云绵绵,任何男人都可以...咳,你懂的。但是因为不同的男人,所需要的媒介也不一样,所以我才要知道方子曜是怎么死的。”

  “本来我确实可以接收到魔神大人的指引,但是吧。”说到这里,陆悦隐晦的指了指方子曜的房间。“魔神大人所需要的躯体已经降临了,魔神大人暂时分不出力量给我指引。”

  “你说什么?!...你是说那么短的时间内那个女人就怀上了子曜大人的孩子了?!”

  “嘘!小声点!你慌什么,你见过正常的孕育生命会那么快吗,那是因为那个女人的肚子里是魔神大人需要的躯体!这样的诞生你有什么好难受的,等孕育完成那个女人就没用了。唉,你看方子曜多可怜,他现在完全是被那个女人给蛊惑了啊!等一切事情结束后,你不会介意吧。”

  “......废话,子曜大人的事不用你操心。”其实宁弦现在对陆悦所说几乎全然相信了,只能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真的会下降,一想到方子曜现在是身不由己,宁弦甚至红了眼圈。

  “行行行,那你可以告诉我他是怎么死了的吧。”

  “子曜大人...他是被烧死的,很久以前子曜大人曾经和我提过他的死因。”

  烧死的,是烧死的啊!陆悦打了个漂亮的响指,一切都说得通了。虽然恶魔怕火刑这个梗真的是用烂了,但是在这里让陆悦很好的猜到了方子煜消失的原因,恶魔遭受火刑而消失了,而原本身体的主导者方子煜也因为这场火灾丧失了生命变成鬼,更是因为被很多人诅咒着架上了烧烤台,才无法消散怨念,迟迟不能投胎。

  消失的恶魔又重新现世,这可是恐怖游戏的基本礼仪啊。

  思考到这里,陆悦看着不知道脑补到什么而眼圈红红的宁弦虚弱的说:“你看我的诚意可是十足的,你就忍心看你的合作伙伴在这里失血致死吗?更何况在这里怎么继续商讨计划?”

  宁弦冷哼一声:“走吧,看你这幅要死不活的样子。跟紧点,在路上你被哪些小鬼叼了去我可不管。”说完就先一步走在陆悦前面。

  陆悦这时候才笑开了,她慢慢的跟在宁弦身后。对不起了,痴情的小宁弦哟,什么魔神大人的忠实信徒,云绵绵是被选中的孕育者,还有方子曜只是被蛊惑了之类的话全部都是骗你的哦。毕竟原剧情里我俩一个是炮灰一个是配角啊,人家才是真心相爱的命定男女主呢。

  可惜的是,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了。

  比起来之前的心惊胆跳,和宁弦达成共识的陆悦现在脚步都轻快不少,就连身上伤口传来的阵痛也没影响陆悦的好心情。

  膨胀了膨胀了,陆悦明显因为之前自己中二的演技骗过宁弦而膨胀了啊。

  也不怪陆悦如此的得意,毕竟在陆悦的计划里,重中之重就是要和宁弦达成共识,只要紧抱宁弦这根大腿,她剩下的事情都好办很多。

  虽然陆悦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也不亚于是一场豪赌,但是吧......自己不去赌的话逃出去的概率就是零,失败了的后果大不了就是被宁弦剁吧剁吧翻车了而已,至少自己尝试过了。

  至于男女主?嘻嘻,她之前就没想过去接触,现在更是躲在暗处不愿去接触。

  比起男主方子曜那奢华精致的房间,陆悦和宁弦此时呆的地方可以说简陋寒酸,屋子大是够大了,但是也仅仅摆设了一张床一套桌椅。

  但是陆悦很满足了,看看这床这地板,一尘不染的,比起游戏开始自己的“出生点”已经算是豪华了。

  宁弦嫌弃的看着陆悦虚弱的捂着伤口,一脸的“我很不好,我觉得我要死了,求关爱”的表情,扔出一卷不知道哪里翻出来的皱巴巴的绷带,还有几瓶矿泉水,凉凉的说到:“可以了,又不是什么致命伤,随便包扎一下吧,你不会以为我这里会有人类的药品吧?”

  陆悦:“......”那么随便的吗,就不能多给我瓶酒精消下毒吗,这破游戏会不会有感染这种设定啊,我不会还没逃出去就狗带吧。

  吐槽归吐槽,陆悦还是接过那卷绷带,索性大家都是女人,陆悦也没什么顾忌,脱下血迹斑斑的衣裙,用矿泉水情理着伤口。

  房间里一片静谧,只有陆悦倒水时的声音,宁弦望着窗外片刻的失神后才问道。

  “......陆悦...对吧,说下吧,你有什么计划?这里是我的房间,你不用担心那个该死的女人或者是子曜大人知道我们的对话。”

  少女包扎伤口的动作停顿了一下,随后又飞快的打了个结。陆悦从自己的包包里拿出了那一瓶用好几层湿纸巾包裹的器皿,运气还算好,自己都受伤了好几次,这瓶“肉片”却完好无损。

  然后宁弦就看到了陆悦脸上扬起了比之前更为鬼畜的笑容,她小心翼翼的拿开包装在外面湿巾,珍重的递给了宁弦。

  “虽然云绵绵子宫特殊,可是她的胃可不特殊啊...这个就是魔神大人现世需要的媒介,等到晚上云绵绵肚子饿了的时候把这个放进云绵绵的食物里,记得做的美味些哦。”

  什么鬼?宁弦接过陆悦递过来的器皿,从瓶子表面上不太看得清是什么东西,毕竟里面包裹着浓厚的黑色血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