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零氪党如何在游戏风生水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零氪党的古代农村日常(八)

  “啊,要死了...我感觉我已经不行了,全世界都是阿伟火葬场...”陆悦在她那张小破床上面一边翻滚着,一边嘴里碎碎的抱怨。

  然后,暗中观察的宁弦终于忍不了出现了。

  “可以了,你看你现在什么样,你也不怕外面有人闯进来?这种破房子隔音可是差得很呢。”

  宁弦试图小声阻止陆悦的行为。

  然而失败了,因为陆悦看到宁弦的一瞬间,就双眼猩红的扑了过去。

  “手机...快!给我手机,没有手机我怎么活...”

  这是像一只死狗一样扒在宁弦裙摆的“不明物体”发出的声音。

  宁弦死死的护住差点被陆悦扯烂的裙摆,咬牙切齿的说到,“还手机呢...你做你的宝可梦吧,就算我给你,你有wifi吗?!你要是扯烂了我的裙子,这回就不止30积分了!”

  “欸?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吗...啊,不好意思,我刚才好像被手机兽暂时吞噬了神智,产生了第二人格来着...你没事吧,宁弦。”陆悦一听到积分两字就迅速的放开宁弦的裙摆,强行一脸淡定的说到。

  “你耍什么宝啊!”

  宁弦心好累,她觉得大概是陆悦知道自己没有鬼力之后,就膨胀了起来。

  ......

  于是在经历了一系列惨无人道的锤爆陆悦狗头的交流之后,陆悦终于正常了。

  至少在宁弦眼中她终于算是正常一点了。

  陆悦揉了揉酸痛的肩膀,小声抱怨道:“我就是开个玩笑而已,至于下手那么重吗...”

  “谁让你总是有事没事就卖傻,我很担心你翻车啊,你不想攒十连抽了吗?”宁弦气鼓鼓的用力点了一下陆悦的额头。

  “唔...不不要乱点额头啊。”陆悦连忙护住自己的额头,又接着吊儿郎当的说到,“嘛,这种事情,来年再努力吧...”

  然后在宁弦杀死人的目光下,剩下的话陆悦强行咽下去了。

  宁弦真心觉得自己像个恨铁不成钢的老母亲。

  因为不稍微盯紧点陆悦,她就能不分场合地点的脱线。

  看着宁弦发出悠长的叹息,陆悦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收起之前那副漫不经心的模样,陆悦坐回到床沿边,略微严肃的叮嘱道。

  “晚上的时候,你不许丢下我补番,你得跟我去认人。”

  “怎么?你有什么计划吗?”看吧,被教训之后才会认真起来,陆悦果然是欠了爱的毒打。

  “计划嘛,暂时称不上,我希望你可以帮我注意下钱晚娘。我打算动钱二郎夫妇攒的私房钱了。”

  宁弦听言,咽了咽口水。

  “真的要动?被抓到可不是开玩笑的啊,这应该是钱二郎夫妇半生的积蓄了吧...”

  其实也不算是,毕竟大头全在杨氏那边,只能说是半生含辛茹苦,心惊胆战攒下的私房钱...

  “当然要动,钱在这个时候不用就没有意义了。”

  “...为什么你干这种事的时候还那么心安理得啊!”

  “这当然是因为...”陆悦顿了一下,坐直了身体。“因为我是任务攻略者啊。”

  宁弦:“???这和任务攻略者有什么关系。”

  “嘛,这么说吧。打比方我现在不是在种田文的副本,而是rpg游戏里面,那么我不就是勇者吗?勇者这种职业,一直是那种随便进别人的家里,就开始翻找宝箱的存在。像钱,装备,药水之类的翻到就直接进背包里了。”

  说完陆悦指了指自己,“勇者。”又指了指整个房间,“村民的家。”

  宁弦:“......”

  “目标当然是主屋里的巨大宝箱!”陆悦一脸激动的站了起来,手指的方向赫然是钱铁牛夫妇的房间。

  “得了吧,勇者大人。那个房间的等级不是你能轻易碰的...那已经是最大BOSS魔王的级别了,被抓到的话别说能回教会复活了,连灵魂都会被捉去的。”宁弦面无表情的回答着。

  “欸...”陆悦有些尴尬的抽回手,“怎么突然开始配合我了,感觉好奇怪...”

  “...没什么,已经懒得吐槽了。”宁弦依旧面无表情。

  但是陆悦却迅速捂住自己的嘴,脸上带着窒息还有痛苦的表情。

  事情发生的有点太突然,宁弦被陆悦这样的突发情况吓了一跳,有些着急的说到:“这是怎么了?这具身体是不是还有什么隐疾啊!”

  陆悦勉强抬起头对着宁弦笑了笑:“不是...只是宁弦你...事到如今还想着改设定,感觉好恶心啊...”

  “哈?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我不吐槽就会让你恶心成这样吗?!你到底有多希望我吐槽啊!饶了我吧,你是跑到哪个不知名的岛上吃了沙雕果实吗!”

  “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好像好很多了。”陆悦听完宁弦的咆哮之后,不再捂住嘴,脸色也恢复了自然。

  宁弦:“......”

  “好了,我不跟你闹了。反正到时候你得帮我盯着钱晚娘。”

  宁弦:???到底是谁在闹。

  再三确认过陆悦不会再脑抽,宁弦才问道。

  “盯着是没问题,但是你不是不打算抱钱晚娘的大腿吗?改变主意了吗?”

  “确实没打算抱她的大腿,但是我没说过不去利用她嘛。”

  陆悦又翻出钱三丫爹娘藏好的私房钱,一边观察着这些银钱一边和宁弦聊着天。

  晌饭过后,钱家大部分人都下地干活去了。

  还不能下地的小辈们也被杨氏打发出去挖些野菜,洗洗衣服什么的。

  所以家里除了她自己之外,只剩下杨氏还有钱玲玲和五叔在家。

  陆悦上午做出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中午又没在堂屋用饭。

  杨氏便确定了这死丫头还病着,嫌她晦气得很,也不想踏入这屋里,索性家里小辈多,不缺人干活。

  死丫头又没浪费她的粮食,就让她躺在那屋里又能怎么样?当她不存在便是了。

  对于杨氏来说,陆悦活着也就是多了个干活的人,若是死了,顶多床单一裹埋了就是。

  所以待家里人走后,杨氏就拿着针头线脑还有一篮子遮着看不见的东西,钻进了小闺女的屋里,怕是又要私下贴补钱玲玲什么。

  这种举动反而给陆悦创造了难得的独处空间。

  陆悦这才放心大胆的跟宁弦玩闹,不过嘛,声音还是控制的很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