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零氪党如何在游戏风生水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零氪党的古代农村日常(三十)

  陆悦忍着疼痛歪着头打量钱晚娘,嗯...严格的来说,陆悦在等她的道歉。

  嘛,这很正常。

  就连宁弦都觉得,陆悦从来到这个世界以来,没有惹过钱晚娘,也不会去插手她的事。

  哪怕是跟在后面捡机缘,也只是拿钱晚娘采过之后剩下的草药。

  那头野猪,若不是因为陆悦,早就是钱晚娘的刀下亡魂了,那就并不存在抢了本属于钱晚娘的坐骑一说。

  最多,以后陆悦赔她一头猪就是了。

  这样表面上毫无交集的两个人,陆悦却被钱晚娘拉着狠狠地摔了一下,难道钱晚娘不该道歉吗?

  当然了,她们都同时无视了之前陆悦那个噎死人的回答...

  可是钱晚娘却有些不知所措,那句道歉迟迟没有说出口。

  半天没有等到抱歉的陆悦耐心尽失,收回自己的目光,捡起掉在地上的抹布,又转身要走。

  看到陆悦又要一言不发的离开,钱晚娘着急了。

  “三丫,你等会!”钱晚娘不敢再拽一次陆悦,只急急忙忙的冲到陆悦面前,逼迫陆悦停下脚步。

  若说陆悦迈开脚步前,钱晚娘确实是有道歉的意思的。

  只是她起先才出言试探了陆悦,这会道歉,那她接下来还试探得出口吗?适才一副犹豫不知所措的模样。

  可陆悦又一次无视她,直接走人,钱晚娘那点子想道歉的心思倒是完全消散了,心底的火气被再次激发起来。

  陆悦:???完全不觉得是自己态度的问题,只觉得烦得很。

  钱晚娘也不知道心火从何而来,只觉得和陆悦对话,就像一拳头打在棉花上,软绵绵的让人有力无处发,全憋在心里,让人不爽。

  简单的来说,要不要道歉这件事选择权在于钱晚娘,她是占据主位的。

  可陆悦直接无视掉她,变相的剥夺了她的选择权,让她一下子变成被动方,所以钱晚娘原本犹豫道歉的心思直接变成了一股无名火。

  这种感觉,就像女孩子和男朋友吵架,对着男朋友吼“滚啊!”,男朋友到底是滚还是不滚好?

  你不滚吧,在女朋友面前晃啊晃,她气不消,这场吵架也别想结束。

  你要是真的滚了吧...第二天回来,女朋友估计都打包好行李,准备来一场失恋期度假了。

  当然了,你也可以模仿偶像剧在女朋友发火的时候,抱上去亲她。

  但是...如果你不是颜值超高或者是处于热恋期,下场最多就是被暴怒的女朋友来一记断子绝孙腿罢了。

  当然这也就是打个比方罢了,毕竟,只要是人都不喜欢自己处于被动方。

  所以钱晚娘再一次拦下陆悦之后,发问不再犹豫,连声音也不颤抖了。

  “三丫,我好歹也算是你姐姐。你对待姐姐的态度就这样吗?我不过就是问了你晌午去了哪,连饭都不吃了,你怎么理都不理?”

  陆悦好想撬开钱晚娘脑子,看看里面都在想什么?

  这管的也忒多了,曲氏都没问,自己凭什么要告诉她?

  当然陆悦是不会把这些话说出口的,然后...陆悦站在原地思索了一会,淡淡的对着钱晚娘回了一句。

  “嗯。”

  钱晚娘:???怎么回事,这小丫头听不懂人话还是咋的,好气啊。

  好在这会陆悦回答完之后没有迈腿,不然钱晚娘怕是要气疯了。

  钱晚娘深吸了一口气平复着自己的心情,继续接着说到。

  “三丫,你这是什么意思?你都这么大了,还不懂得怎么回答姐姐的问题吗?还是说你偷偷摸摸的背着阿奶做些什么?好,你要是不说,我这就跟阿奶说去。”

  说完,钱晚娘转身就要往杨氏的房间走去。

  这是要用杨氏来压她了?陆悦垂下的眼眸闪过淡淡的不悦。

  “山里,晌午的时候一直在山里。”

  其实陆悦大可说自己在邻村,或是别的地方,因为钱三丫原身还是有一两个说得上话的小姐妹,只不过待陆悦进到剧情之后,就没找过她们。

  但是...

  陆悦就是想看看,钱晚娘听到这个她最不想听到的答案会做些什么。

  毕竟,一开始钱晚娘找她问话的时候,犹犹豫豫的。

  后面可能因为自己态度原因,激怒了她才理直气壮起来,可是...威胁一时爽,她想过听到这个答案之后该说些什么吗?

  看吧,钱晚娘完全僵住的脚步,真是有趣...

  如果这里没人的话,陆悦怕是会捂着嘴笑弯了腰,可惜的是她不能这么做,只能在钱晚娘背对着她的时候,脸上带着戏谑的表情。

  没想到听到的是这个答案,钱晚娘整个人都僵住了...不,不是没想到,只是...钱晚娘潜意识力并不希望听到这些。

  这会知道三丫一直在山里,但是然后呢?该怎么问,刚才被怒火冲昏了头,只一个劲的想着撬开三丫的答案,钱晚娘完全没思考接下来该怎么说...

  可事已至此,钱晚娘是无论如何都要搞清楚的,所以她硬着头皮开口了。

  “三丫,你...一直在山里?那你在山上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这是要问自己有没有听到她刺伤杰森的动静吗?

  按理说,一般人嫌麻烦的话都会回答没听到吧,但是陆悦她不,所以她出声了。

  “听到了。”

  是错觉吗?宁弦总感觉钱晚娘每每听到陆悦回答而些微颤抖,陆悦就会散发若有似无的愉悦气息...嗯,果然是错觉吧。

  “那...那你有看到一对母子上山吗?”钱晚娘语气染上了些许焦急,但她自己没注意到。

  母子?是说自己当时临场发挥的伪声吗?既然女主大人都问了,自己当然不会骗她了,所以陆悦回答。

  “看到了。”

  看...看到了,钱晚娘听到这个答案忍不住紧缩了下瞳孔,居然看到了?

  那接下来该说些什么...难道要直接问三丫有没有看到自己刺伤野猪吗?但是要怎么问...若是三丫完全不知道这件事,那自己说出来岂不是完全暴露了。

  啊,该死的。

  为什么自己要遇到这种事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