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零氪党如何在游戏风生水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零氪党的古代农村日常(三十一)

  钱晚娘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那么倒霉?

  穿到这落后的古代,偏僻的小山村里也就算了。

  好在老天垂怜,让她有了一处灵泉空间,可是本以为拿到人参之后就能顺利分家,然后过上好日子。

  现在却遇到这种事情,凭什么自己那么倒霉啊。

  钱晚娘越想越觉得委屈。

  而陆悦看着钱晚娘深陷在自己的情绪中,脸上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

  大家本来就是井水不犯河水,各自达成自己的目的不就好了吗?

  怎么会有这种偏要自找不痛快的人啊?

  钱晚娘要想确认陆悦知不知道她的秘密,大可看看陆悦会不会跟杨氏揭发这事即可。

  若是陆悦没说,自然就能确认事实。

  若是陆悦说了,那又怎么样?钱晚娘完全可以咬死不承认,反正这种事本身就天方夜谭,惹人将信将疑,杨氏找不着证据,自会作罢。

  钱晚娘却为了求稳,急急忙忙的亲自来找陆悦确认事实。

  这下好了吧,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倒是让自个作茧自缚了。

  陆悦擅长在作死的边缘试探,喜欢在钢丝上跳舞,自然是对钱晚娘这种稳健派做法嗤之以鼻。

  所以陆悦这回又很成功的作死了...

  钱晚娘红着眼圈气势汹汹的靠近陆悦,用力的拽起了陆悦的衣领。

  陆悦:?!想干嘛!钱晚娘这是要打架?!这里可没有练舞室!

  “三丫,你明明看到那对母子,为什么不提醒他们山上很危险!”钱晚娘激动的对着陆悦大声质问着。

  陆悦:???

  “你之前没有提醒我也就算了,我也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你,我认了便是。但那对母子和你无冤无仇,你怎的也不提醒人家山上危险?!你怎么如此歹毒!”

  陆悦:???到底是怎样的脑回路能让钱晚娘做出这样的表现?

  不过陆悦多多少少明白了钱晚娘为什么会有这种行为,因为陆悦之前的回答让钱晚娘陷入了一种既委屈又无可奈何的状态。

  没有台阶下,进也不是退也不是,钱晚娘焦急到不行。

  而且,这焦急是她单方面的,并不会影响到陆悦,只有钱晚娘那颗想知道事实的心在那里不知往何处安放。

  越是找不到方向就越是着急,越是着急,钱晚娘内心的委屈就不断的放大。

  待放大到一定程度,就会忍不住埋怨为什么倒霉的只有自己。

  这个时候,已经没法思考行动路线了,只钻进了怨天尤人的死胡同里,一个劲的想着为什么自己会那么倒霉。

  那么为什么呢?因为自身的原因吗?别开玩笑了...时时刻刻都在检讨自身的圣人世界上到底有几个?

  更何况,钱晚娘并不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

  找自己的错处难,找别人的错,那就轻松多了,比如把错误推到眼前的陆悦身上...

  是了,只要心思往这方面稍稍一歪,钱晚娘就能挑出陆悦的诸多错误。

  如果三丫有提醒她后山深处危险,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她也不会被野猪盯上,吓得双腿战战,虽然最后她解决了这个危机,但是没法确定那头野猪是不是还有危险性...

  那对上山的母子若是出了什么事,也都是因为三丫!

  钱晚娘越是这么想,就越是认定了陆悦才是错误的根源。

  至于内心深处冒出三丫是被杨氏洗脑了才会变得这么冷漠的想法,则被钱晚娘死死地压回在心底里。

  因为...不这样做不行啊,体谅了别人,那谁来体谅她呢?

  钱晚娘是把错全部推到自己身上吗?陆悦这样想着,神色却淡淡的。

  没有嘲讽,也没有愤怒。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要问的我都答了,我可以去忙我自己的事了吗?五叔还在等着我。”

  陆悦这幅无动于衷的样子彻底惹恼了钱晚娘,钱晚娘在愤怒之下狠狠的把陆悦往后一推。

  陆悦不受控制的倒退了几步,踉跄的跌倒在地上,身上的粗布衣服因为钱晚娘的大力而拉扯松了,掉落下一大把的花生。

  这般大的动静,自然把在房里的钱五郎惊得走了出来。

  当他看到跌坐在地上的弱小可怜无助的陆悦,和还保持着原本推陆悦动作的钱晚娘,好看的剑眉狠狠地皱在了一起。

  “二丫!你这是在做什么?!我倒是要问问三嫂,怎么教出你这种欺负妹妹的丫头片子!”钱五郎和陆悦关系好,当然是帮着陆悦了。

  再说了,这场面,明摆着就是陆悦这小丫头被欺负了。

  “五叔。”钱晚娘黑着脸不情不愿的叫了钱五郎一声。

  对于这个在家里好吃懒做,脾气还大的跟什么似的钱家五郎,钱晚娘自然是看不上的。

  钱晚娘这幅态度,钱五郎怎会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所以钱五郎这会更是冷笑连连。

  什么时候,连一个晚辈都敢这样给他甩脸子了,当他看不出还是咋的!

  “怎么?我这长辈连训都训不得你了?行,我做你长辈不够格,那我还是跟三哥三嫂好好聊聊吧。”

  钱晚娘自然是不愿意把事情闹到爹娘面前,自己包子父母怎么可能对的过钱五郎!

  可是自己要怎么回答他呢,把事情原委说出来,岂不是都暴露了。

  随即,钱晚娘目光一扫,看到落在地里的花生,一愣。

  这...三丫哪来的花生,杨氏也不会那么好心啊。

  没时间再去想陆悦花生的来由,钱晚娘灵机一动,半真半假的开口了。

  “今日阿娘身体有些不适,我早上便去了后山,看看能不能采到一些草药给阿娘,然后我就在山里碰上了三丫。”

  “我溜了一圈没找着药草,便打算与她一块归家。结果这时没看到三丫的身影,我就独自一人回来了,可三丫过了晌饭才回来,我刚才便是在问她去了哪里。”

  “我也是担心这丫头乱跑,先前在山上的时候,我就听到了山上有奇怪的动静,这才慌乱的下山,结果这丫头问也不答,让人着急。”

  说完,嗔怪的看了陆悦一眼,看的陆悦心里发毛。

  “看到三丫衣服里藏着这花生,我是全都明白了。大姐出嫁以后,我在钱家女娃里排行最大,自是不会贪妹妹这点吃食,可阿奶若是知道了肯定会生气,我便好言劝她,三丫年纪小不听,我这才忍不住推了她一把。”

  哦,这是把自己的事一笔带过,把重点放在陆悦的花生上面,在农家里,粮食何等重要,这花生凸显出来,钱晚娘的事自然就不受注意了。

  然而...真的有那么简单吗?

  此时,钱五郎看钱晚娘的目光就好像是在看一个智障一样。

  毕竟大学生不是那种无所不知的存在啊...钱晚娘真的不知道村里这座矮后山几乎是没有野物的,就算有也是很小型的。

  也不是没想过,只是钱晚娘觉得既然是古代,没开发的地方那么多,野物出现在这种山里也不奇怪。

  所以当钱五郎说出来的时候,钱晚娘都懵了。

  记得钱五郎的原话是这样的。

  “真是说的比唱都好听,还什么奇怪的动静,咱们村里后山多少年没出过野物你知道吗?也就你五叔我小的时候,村里有人打到一只傻狍子,除此之外后山平时连根鸡毛都看不到。”

  “你既然这么担心三丫,作甚不好好看着妹妹?还是你想说三丫贪玩乱跑?这话说出来你亏心不亏心?你一上午两手空空的出门两手空空的归家,三丫打了满满一箩的猪草,刚才我都看到了,到底是谁在偷懒?”

  这些话直接把钱晚娘轰炸得呆住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