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零氪党如何在游戏风生水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零氪党的古代农村日常(二十)

  曲氏失魂落魄的呆坐在床边,丝毫没注意怒气冲冲摔门进来的钱二郎。

  然后,曲氏就这样毫无防备的挨了一巴掌,顿时气血上涌,眼冒金星。

  下手重了些,钱二郎隐隐有些后悔,可他也不知道曲芳在发什么邪!从昨日开始就不安分,若是不狠狠教训她一顿,惹恼了爹娘,他们二房在钱家还有立足之地吗?

  想到这里,钱二郎的脸色又冷下来了,但是曲氏却恶狠狠地扑上钱二郎。

  “钱二郎...是你对吧,是你把家里的钱都藏起来了!我为你钱家做牛做马那么多年,连半两银子我都动不得是不是!”

  钱二郎被曲氏这动作打的措手不及,跌坐在地上。

  简直莫名其妙!曲芳到底想做什么,早上和她说的话全白说了,有疤痕怎的了,曲芳现在这模样就跟魔障了似的。

  其实曲氏并不是因为一定要这钱来治她的手伤,她就是觉得养了一窝的白眼狼,钻了牛角尖似的不愿意再为钱礼付出什么,所以她要把银钱拿捏的稳稳的。

  结果家里的钱不翼而飞,曲氏一瞬间就想到了,是不是钱二郎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换了个地方藏,就为了礼哥儿!

  钱二郎无故背上好大一口锅。

  闹了半天,钱二郎这才明白是家中私房钱不见了,然而他们夫妇俩都被愤怒燃烧的失去了理智。

  钱二郎冷笑一声,说到:“曲氏,你装,你接着跟老子装。老子娶了你那么多年,现在才发现你恁多心眼子!那银钱你护的跟什么似的,你现在跟老子说不见了,是你自己藏起来了对吧!”

  “拿这东西来威胁老子来了!”

  是的,这两夫妇最后都以为是对方藏起来了...

  还有这种操作?!陆悦是不知道的。

  她只知道,钱二郎和曲氏最后打了一架,钱二郎的脸上都被挠花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曲氏的左手那么灵活...

  而曲氏差一点就真的被杨氏做主休回家,她气血上涌的大脑才重新冷却下来。

  面对积威已久的杨氏,曲氏还是害怕了,吵得不可开交的二房表面上终于平静了下来。

  但是这也就表面平静罢了,私底下,曲氏把目标锁定在钱二郎和钱礼,每天都阴恻恻的不知道想着什么。

  倒是把“罪魁祸首”陆悦晾在一旁。

  陆悦觉得,曲氏现在就好像那种反派质问老天爷一样,散发着“为什么世界都在与我为敌!”的气息。

  不过这样更好,曲氏不管她,又拉开了杨氏的注意力。

  她就可以每天执行她的完美摸鱼计划,顺便刷五叔的好感度,除了没有手机没有wifi没有美食被几又冷又硬之外,这生活已经没什么好挑剔的了。

  陆悦觉得等这次任务结束之后,她能把家门口隔壁街的自助烤肉吃破产。

  再多来几次类似的世界,陆悦就要横向发展了。

  毕竟现实中的身体是正常的,陆悦只是在游戏里感受到饥饿而已,现实中的胃倒是不受影响。

  最终陆悦只能感叹这游戏真实度高到爆炸。

  如此过了两日后,陆悦一直关注的事情似乎有了进展。

  钱晚娘终于要开始行动了。

  当时,陆悦还躲在某个不知名草地上补眠,就被系统叮咚叮咚的提示音给炸醒。

  揉了揉被阳光刺痛的眼睛,陆悦伸了个懒腰,发了一下楞,才幽幽的说到。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第一次用这种可以追踪人的黑科技,第一次跟在主角背后捡机缘,这两种喜悦的感情交织在了一起...”

  话还没说完,陆悦就被宁弦闪身一个手刀狠狠地劈在脑阔上。

  “嗷!”好痛啊,陆悦不满的抱着脑袋转过身。

  宁弦只是面无表情的说到:“书上说,白学家打死就好了。有时间在这感叹,还不如赶紧行动起来,你倒是告诉我,你这贫穷的人生有几个五积分??”

  “那也不用这么急好吧,反正我现在不也是在后山里面吗...”

  但是随着宁弦冷冷的用眼神扫射过来,陆悦又安静的闭嘴了。

  屈服在宁弦的暴力之下,陆悦直接大摇大摆的走到后山唯一的小道中,看这架势,好像就是打算直接在这里等钱晚娘上来了。

  宁弦:???

  “你就打算这么在这里等?都不找个地方藏一下的?难道你等下就直接和别人说你是来捡漏的?”

  陆悦掏出一把黄豆,从中间拿了一粒往空中一抛,再熟练的用嘴接住。

  这是这段日子里她跟五叔装乖卖萌得来的零嘴,在这个不算富庶的村庄里,一把黄豆已经弥足珍贵了,换做现代,陆悦才不会这么珍重的对待。

  所以陆悦只是吃了一颗,又把剩下的黄豆放好,才回答道。

  “躲什么?有什么好躲的,我是不知道钱晚娘的空间是个什么样的,但是万一人家空间有个器灵什么的检测到呢?躲躲藏藏的怕是会弄巧成拙,待会我就装作打猪草的样子,一路跟着她就好了。”

  宁弦简直无语了,陆悦一天天的劲给她灌输一堆歪理。

  “算你说的有道理吧,发现有人躲在旁边关注自己确实会警惕。但是你这样大摇大摆的跟着她,人家还会听你的话乖乖让你跟着捡漏不成?”

  “那就耗着吧。”陆悦无所谓的耸耸肩,“对我来说,这就是一场游戏。钱三丫现在的身体年龄是十二岁,我还有时间可以耗。”

  “但是钱晚娘呢?对她来说这又不是游戏,她的人生,她一辈子的光阴只能在这里了,她还有多少时间可以挣扎?再不快点行动起来,等她年龄一到,她的婚姻由得她做主?”

  “而且全村的小孩每天也要在后山打猪草,采点野菜菌子什么的加餐,山上有人才正常。”

  宁弦再一次妥协在陆悦的诡辩之下,其实如果宁弦还准备反驳什么,陆悦还可以从游戏角度,剧情角度,以及人物角度分析,说上三天三夜也要宁弦认同她的话。

  而处于话题中心的钱晚娘,全然不知,有人已经打算跟着她捡漏了。

  此时钱晚娘已经踏上了后山的那条小道上,心里不住的祈祷,老天爷保佑她一定要找到好东西啊,然后攒钱,分家,摆脱极品家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