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零氪党如何在游戏风生水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零氪党的古代农村日常(二十二)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宁弦和陆悦都忍不住目瞪口呆。

  陆悦:卧槽!第一次见到那么大的野猪!

  宁弦:卧槽!这不科学!这么矮的山里居然还有野生动物!

  相比陆悦宁弦明显的吃瓜状态,钱晚娘就有些叫苦不迭了。

  因为这头野猪很明显是冲着她来的,确切的说,应该是钱晚娘身上的某些物品吸引了这头巨大的野猪。

  人遇到自己无法解决的危险状态,第一反应当然是求救。

  不然怎么办?和野猪对打吗?所以钱晚娘第一时间,想让之前还在不远处打猪草的陆悦去帮她喊人。

  然而,她往回跑的时候却没发现陆悦的身影。

  该死的,难道三丫刚才是打完猪草回去了吗?

  钱晚娘有些懊恼自己还是鲁莽了些,就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不该太深入山里,这下好了,把野猪都引过来了。

  钱晚娘连带着把陆悦也埋怨上了,因为钱晚娘觉得陆悦是知道前面是山的内围,这才走的,可是怎么走之前也不提醒一下她?!

  宁弦只想告诉她,不不不,少女你想太多了,就这种规格的山就叫深山的话。

  那陆悦家附近公园里的山都可以说是珠穆朗玛峰了。

  而陆悦也不是走了,她只是找了个地方躲起来继续吃瓜而已。

  钱晚娘当然不是傻白甜的类型,不如说种田文很少有傻白甜的女主角,她能让陆悦跟在身后的原因是,她也会偷偷的观察陆悦。

  发现陆悦确实一直在打猪草,她就放心了。

  毕竟钱晚娘又不知道宁弦的存在,其实只要钱晚娘,有视线扫过来的迹象,就会被宁弦注意到然后通知陆悦。

  如果钱晚娘再多加注意一下,自然会发现陆悦打好的猪草其实都被她扔掉了。

  陆悦的小背篓里只有上面薄薄的一层猪草,压在底下的全是钱晚娘采剩下的草药。

  不过嘛,本身钱晚娘自己就心虚,会被别人发现自己正在做的事,观察他人的注意力当然不会那么的集中。

  所以当钱晚娘转身发现陆悦不见的时候,既懊恼自己太沉浸在拿到人参的喜悦,没有仔细观察周围,又埋怨陆悦没有提醒她。

  虽然钱晚娘有主角光环,能遇到各种奇遇机缘,但是架不住陆悦她对后山的地形熟悉啊。

  这几天陆悦也不是白白来后山打猪草,顺便补觉的好吧,陆悦也是有好好摸索这座村里唯一的山的。

  所以当听到那一声咆哮的时候,陆悦就借着自己的优势,迅速地找了一个最佳地点,将自己的身形躲藏起来,并且不忘记吃瓜。

  她可是被长发女鬼追过的女人,在警觉方面可是一流的!

  野猪的速度太快,钱晚娘怎么可能跑的过它。

  既然避无可避...钱晚娘咬着牙强迫自己狠下心来,从空间里抽出一把普普通通的匕首。

  这把匕首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古朴无华,但是眼尖的陆悦,还是能看到匕首隐藏在底下的锋芒。

  钱晚娘到底有多少好东西呀,按照惯例,这匕首怕是空间前主人遗留下来的财产吧,陆悦都忍不住嫉妒了。

  看看人家,再看看自己唯一的医疗专精天赋...

  噢,人比人真是气死人。

  陆悦远远的看着钱晚娘,闭着眼睛一脸惊恐的拿着匕首在前面乱挥,摇了摇头评价道。

  心理素质太差,嗯...这是典型的站着说话不腰疼。

  不是谁都有被鬼追着跑的经历,也不是谁都看到将近一人高的野猪还能不腿软的好吗!

  不过,就连宁弦都摇着头,说到。

  “就这架势,我看钱晚娘是要凶多吉少了,那可是1.5米的野猪,本身野猪皮毛就厚,就她这样能伤到野猪,我名字倒过来...”

  陆悦:出现了!每当主角准备打脸的时候,配角都要说的flag台词!

  果然,宁弦的话音刚落,冲向钱晚娘的野猪,居然被这种毫无章法的匕首乱挥,狠狠的刺伤了头部。

  野猪发出一声悲鸣,大片大片的血液流到地上。

  这个人类好可怕!倒霉的野猪跌跌撞撞的往树林中跑,很明显它想撤离这里。

  宁弦的嘴张成了O型,这小丫头不仅刺中了,还一击就刺中了野猪的致命点。

  难道以后自己要叫弦宁了吗?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以后可能经常要被陆悦拎出来嘲笑。

  想到这里,宁弦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然而陆悦没有这个时间去理会宁弦复杂的小心理,她表情有些凝重的清了清嗓子,然后从她的嘴里发出了一道中年妇女的声音。

  “山子,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啊?娘不知道是不是听错了,怎么好像听到了啥子野物的嚎叫?”

  接着是青年的声音。

  “娘?好像真的有!您在这等着,我先去看看!”

  然后声线又重新切换成之前妇女的。

  “山子!你小心点,别凑近了看!万一是那啥大虫,那就危险了!唉,这是咋回事啊,村里这座山可是好几年也没出现过野物了呀...”

  宁弦:!!!惊呆了。

  此时宁弦看陆悦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她咋不知道陆悦还有这种技能?

  这还没完,陆悦说完这些话就快速的摆弄周围的草,还有小树丛,这频率听着,就像是有一个人小心翼翼的探着草丛过来了。

  还没从惊吓里恢复过来的钱晚娘自然也听到这些声音,怎么回事,有人过来了?

  钱晚娘低头看着自己被冷汗浸湿了的衣裳,上面被沾上了不少的血迹。

  要留下来通知这对母子前面有可怕的野猪吗...不,不行,这要怎么解释她这小身板把野猪给击伤了?

  若是杨氏知道她有这种本事,还会轻易的分家吗?

  不要!我不要一辈子都待在那个可怕的家里!

  想到这里,钱晚娘慌慌张张的把地里的血迹胡乱的埋了埋,就飞也似的跑走了。

  这会,因为恐惧,钱晚娘仿佛都忘记了自己还有空间这种神器。

  一边跑,钱晚娘还一边安慰着自己。

  没事的没事的,刚才把野猪打成重伤了都,怕是走不了几步,那头野猪就会断气。

  就当补偿给那对母子吧。

  若是...若是野猪侥幸活了下来,受了那么重的伤,估计也不会再出来攻击人。

  那对母子没看到东西,过一会应该也会走吧。

  突然间,钱晚娘猛的止住了脚步,天啊...她都干了什么。

  为了避免一切能联想到她的嫌疑,她居然把血迹给清理了...

  要是没有清理,看到这么可怕的现场,那对母子肯定连探寻都不会探寻,直接就走了。

  但是她却干了那么愚蠢的事情!

  一时间,钱晚娘又自责又难堪,亏她之前还埋怨三丫没有提醒她,现在她自己却干了和三丫同样的事!

  陆悦:???不带上我你就不高兴是吗?女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