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零氪党如何在游戏风生水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零氪党的古代农村日常(十六)

  而另一边,陆悦已经趁乱溜出屋子来到后院,一遍又一遍的用冷水冲洗着她的右脸。

  钱家这边发生了这样的事,也无暇顾及陆悦,甚至他们还不清楚曲氏为什么会把手弄成这个样子。

  所以也没有人去注意陆悦的动向。

  小姑娘脸嫩,哪怕平时得不到好的保养,被曲氏这种常干农活的手用力扇一巴掌,陆悦的脸也肿的老高。

  “陆悦,怎么样...好点了没?还疼吗?”宁弦皱起眉头,看着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沉默的陆悦。

  陆悦还是保持一言不发的状态,用冰冷的水缓解着右脸的疼痛。

  良久,陆悦才开口。

  “疼,当然疼。但是她比我还要疼百倍呐...烧伤的滋味可不好受。”

  说完,陆悦低低的笑了起来。

  此时的陆悦右脸肿着,突然笑起来,确实有点滑稽,但是陆悦好像感受不到嘴角扬起时会扯到脸部的疼痛。

  就这样鬼畜的笑着,在深夜的背景下,那几分滑稽倒是显得有些毛骨悚然了。

  可是宁弦没有感受到从陆悦身上散发的诡异寒气,大概是她已经习惯了陆悦。

  “只是烧伤真是便宜她了!就她,死不足惜。”宁弦愤怒的说到,毕竟她向来都视人命如草芥,在她看来,除了陆悦还没有任何一个人类配得上跟她说话。

  宁弦愤怒的说完这句话,又有些泄气的低下了头,声音颇有些沮丧。

  “...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因为我缠着你要你跟我聊天,也不会让那个女人气到扇你耳光...”

  可是话还没说完,就被陆悦淡漠的打断了。

  “这不是你的错,错的是这个世界,都是时辰的错。”

  宁弦:“......”

  “你啊...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开玩笑,时辰保护协会要发出抗议了。”宁弦哭笑不得的扶了扶额头。

  “不管是什么时候,作为朋友只要好好的接梗,配合我就对了。”陆悦捂着右脸,又仰起头看这虚假的夜空。

  “...你真是个彻头彻尾的笨蛋。”

  “是吗?彼此彼此。”

  空气又陷入了短暂的安静中,宁弦也找了个位置坐下来,仰起头看着夜空。

  那股有些愧疚的情绪,随着陆悦的不正经,也彻底消散了。

  当时那个情况,怕是陆悦再怎么安慰宁弦,宁弦也会一直心里不好受。

  这次只是打耳光,以后还不知道要面对多少危险的状况,堆积的愧疚说不定会把宁弦给压垮。

  既然没有办法规避危险,那就笑一笑吧,笑容才是最好的良药。

  这大概就是陆悦笨拙的“温柔”吧。

  陆悦理了理被风吹乱的秀发,对着宁弦微微一笑,不是往常那种鬼畜的笑,而是一个纯粹的微笑。

  随后站起身,伸出手感受了一下空气的温度。

  “初春吗...还是很冷的,走吧!我还有事情要做呢。”

  “脸不疼了吗?”宁弦也跟着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在后面用手卷成喇叭状对着陆悦大声问道。

  而在前方的陆悦没有停下脚步,只是摆了摆手。

  宁弦嘴角微微上翘,嘛,就这样一直跟在她身后也挺好的。

  ......

  然后宁弦现在只想打死十分钟之前的自己...

  要问为什么,那自然是因为陆悦作出帅气而又潇洒的姿态,结果她说的要做的事情,就是偷偷的把二房的私房钱拿出来,藏到陆悦认定的安全地方。

  欸?

  什么情况?

  这就是刚才陆悦魄力全开之后要做的事情吗?

  等一下...

  刚才的气氛明明就好像陆悦是要去争夺海贼王一样,而她被这种气氛感染表示要追随陆悦找到one piece的感觉好吗?

  但是...为什么?

  为什么现在在鬼鬼祟祟的偷别人的私房钱...

  所以宁弦忍不住把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

  “啊...这个问题吗?海贼王什么的...有在努力了,所以现在不是正在往海贼王靠近吗?向中间那个字靠近。”

  这是陆悦一脸严肃的回答。

  说得好有道理...个鬼啊!

  “你唬谁啊!你看看你都说了什么很糟糕的话!给我道歉,给路飞还有全球的海贼王的fans道歉啊!!”

  “...对不起。”迫于宁弦的暴力,陆悦老老实实的道歉了。

  “真是服了你,大半夜的做贼,你之前才给曲氏做了一顿烧猪蹄,现在又把他们的私房钱拿走,他们怕是要炸,你确定他们不会怀疑到你身上?”

  宁弦扶着隐隐发痛的脑壳,声音充满了无奈。

  “现在才是最好的时机,钱二郎夫妇都不在,两个妹妹也被三婶接去三房那边睡下了,现在拿这些钱,怀疑对象范围就太大了。”

  “以钱三丫以前的性格,他们倒是觉得我没有这个胆子,像是四叔那一家的怀疑肯定要比我高的多了好吗。”

  说起来,二房里两个小丫头确实被曲氏的伤吓到了,温柔的三婶便把她们接到自己房里,本想连带陆悦一块的,结果怎么都找不到她人,只好作罢。

  所以在这种夜黑风高,主人不在家的情况,最适合干这种事了。

  陆悦反复确认了周围没有人,才小心翼翼的把二房的私房钱埋起来。

  “就你这藏钱方式,搞不好过两天就被人挖到了。”

  宁弦对于陆悦这样粗糙的方法十分的不屑一顾。

  可是陆悦动作停都没停,头也不抬的答道。

  “没关系的,又不是要当藏家宝,过两天就用掉了。”

  “你确定?”宁弦狐疑的看了陆悦一眼,“你已经找到发家致富的方法了?”

  宁弦是知道的,陆悦要把二房的私房钱当作她发家的本钱。

  “这倒不是,但是我觉得钱晚娘要动手了。像今天发生这样的事,她肯定合计着分家的办法,怕是要着手准备一些东西了。”

  陆悦拍了拍手,站起身,又小心翼翼的观察了四周一遍,松了一口气。

  “呼,赶紧回房间,冷死我了,要是被人看到就不好了。”

  说实话,陆悦开始想念那床又脏又硬的小被几了,现在她身上穿的这套破粗布衣裳,压根就没法御寒。

  小被几虽然难看了些,但是还是挺温暖的。

  陆悦来到这本种田文世界的第一天,虽然发生了诸多事情,但总算是过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