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零氪党如何在游戏风生水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零氪党的古代农村日常(二十三)

  最后钱晚娘还是没能鼓起勇气回去,失魂落魄的走了,这件事冲淡了她拿到上品人参的喜悦。

  当务之急还是要先清理衣服上的血迹,之后的事,明天再去村里打听有没有受伤的人吧。

  这边确定了钱晚娘终于下山了,宁弦终于忍不住问道。

  “陆悦,你还会伪声?”

  “嗯...以前稍微学过一点。”陆悦从隐藏的地点现身出来,一边观察着血迹的走向一边回答道。

  “只学了点皮毛,比大佬们差远了。钱晚娘当时那么慌乱,可能就没怎么听得出来。”

  宁弦奇怪的看了陆悦一眼,她还是第一次看到陆悦谦虚的样子。

  “我觉得挺好的啊,我听到的时候还蛮震惊。”

  “你很不错,明天来UC报道...”

  “没跟你开玩笑好不好,我没想到你居然也会谦虚?”

  陆悦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无奈的看着宁弦,扶了扶额头。

  “卧槽,在你心里我到底有多自大?”

  宁弦的做法就是给你个眼神你自己体会。

  “虽然我承认我本质上就是个柠檬精,由走在各大贴吧论坛当一个键盘侠。会写上,啊,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有什么了不起之类的话,但那是因为我不了解这件事情有多艰难。”

  “因为无法体会,自然不能理解他人。当我去认知到,认真的做每一件事都是需要付出努力的时候,我怎么还好意思因为一点小成绩就沾沾自喜?”

  “我的努力是努力,别人的努力就不是努力了吗?虽然我是键盘侠,但我也讲究基本法好吧。天才当然是有的,可是伤仲永却占了多大的分比?这种事也不用我去查数据给你看吧。”

  陆悦干脆挺直了腰板,环抱着双手和宁弦说着长篇大论,似乎忘记了那头濒死的野猪。

  野猪:QAQ救救孩子!

  宁弦:道理我都懂,但是为什么,从陆悦嘴里说出这种正能量的话还是感觉那么丧呢?

  “你学这个做什么?难道是...噢,我知道了。”宁弦突然露出一脸促狭的表情,“像你这种中二病,肯定有过什么声优梦之类的,所以才特意去学的吧。”

  哪怕是被这种促狭的表情盯着,陆悦也丝毫没有感觉到尴尬。

  “这还用问吗?流行的东西当然是会想要去尝试一下了,我们这种年轻人的事,你这个老太...”感受到杀死人的视线,陆悦轻咳了一下,话锋一转。“咳,我的意思是说。我当时确实是跟着流行跑的,但是后面却发现这技能还能用来赚钱。”

  “你知道的,我堂哥大学有很多社团。有的时候,他们团员有事请假,我就去顶一下。像画画,CV这类的我感兴趣,又能赚点零花钱,我就多练习一下,所以勉强拿得出手。”

  丝毫不提自己练习到进医院的事。

  所以说,每次高考季,看到采访某某状元的时候。

  看到记者让他传授学习经验,状元一脸爽朗的笑着说“啊,同学们要注意劳逸结合哦。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考上状元的,我一直在玩呢。”

  不要相信他!你要是信了你就是大傻子!

  宁弦:!!!失敬了,原来是打工女王!

  野猪:...我真的快不行了。

  可能是感受到了那头弱小?可怜又无助的野猪的呼唤,陆悦停下了她的话匣子。

  “别聊了,等有空的时候,我跟你聊七天七夜都不带停的。我们先去找那头野猪,弦宁!”

  宁弦:原来她还是听到了!

  ......

  陆悦一脸嫌弃的看着眼前这头,倒在血泊里奄奄一息的野猪。

  好在这头野猪受了重伤,跑的不远,支撑到树林的时候就再也撑不下去了。

  不然等陆悦找到它的时候,可能它早就凉凉了。

  宁弦蹲下来,伸出一只手指戳了戳野猪。

  野猪:......和死了一样毫无动静。

  然后宁弦也有些嫌弃的收回手指,说到。

  “怎么样?要吃了它吗?我的建议就是不要...野猪肉又柴又硬,而且它的皮那么厚,你那把小镰刀估计破不了防。更何况野猪味好大...”

  作为一个料理技能点满的人来说,宁弦无疑是专业的。

  从专业的角度上来说,宁弦给眼前这一大坨食材打了差评。

  “不,我没有打算吃这头野猪。”陆悦死死的盯着这头野猪,良久,才收回了目光。

  “我怎么觉得你的眼神看上去很可怕,一点也不像不想吃的模样...”

  宁弦忍不住小声吐槽,说完她恍然大悟,是了,这个时候还挑剔什么食材,有的肉吃就不错了好吧,陆悦都不知道吃了多少天的糊糊了。

  “我和这头猪看对眼了。”

  宁弦:???“哈?”

  陆悦的脑子该不会是坏掉了吧?

  然后陆悦一脸严肃的站起身,对着地上的野猪伸出右手,说到:“加入我们吧,我们的团队需要像你这样的人(猪)才。”

  宁弦:......

  野猪:......依旧像死了一样一动不动。

  然后陆悦自顾自的一拍大腿。

  “啊,是这样吗。看来你需要考虑一下啊,也是我太唐突了,像您这样的人才确实很抢手呢...”

  宁弦忍无可忍的又赏了陆悦一个手刀。

  “你装个毛啊!你装作好像可以和野猪交流一样的模样,你以为我就会信吗!”

  “欸?不是的,宁弦你怎么能这么没礼貌呢?这只是表面上看起来是野猪而已,其实只是个长得像野猪的人类哦。”

  “长得像野猪是什么鬼?明明就是和野猪长得一模一样好吗,再说了长得像野猪一样已经不能说是人类了!”

  “一定是的,刚才冲向钱晚娘肯定也不是要攻击她,是向钱晚娘求救吧。嘛,就像狼孩子一样,从小被野猪养大的,所以才那么像野猪。”

  “骗鬼呢!你绝对知道这是野猪,之前的之前你都直接说这是猪了,你说了对吧!”

  “欸?真的假的,真的只是一头普通的野猪啊。”陆悦看起来非常失望的样子。

  宁弦:???这不是早就知道的事实吗?

  “因为你不是说了吗?这种山里怎么可能会有野物,但是这头野猪却突然出现了。”

  “我以为按照国际惯例,女主的东西一定会是特别的。比如说表面上是头野猪,其实是远古魔兽一样的?只是血脉被压制,暂时不能觉醒。”陆悦语气相当的失落。

  宁弦:“...你哪来的依据,再说了这只是个种田文,你思维不要跳跃到玄幻上好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