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零氪党如何在游戏风生水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零氪党带你游鬼堡(二)

  陆悦:“......”_(:з」∠)_很好,这很女频很真实,瞬间就觉得不可怕了呢。

  知道自己确实身处于游戏中,陆悦终于微微放松了下来,心情复杂的翻开这本鬼王的小娇妻剧情简介。

  虽然薄薄的小册子只写了原文整个故事的简介,后面标注了一些重要剧情和陆悦现在使用身体的具体情况,但是没有直接把整本小说直接丢给陆悦,陆悦表示这样已经很满意了。

  陆悦先是仔细阅读了整本小说的概要,女主名叫云绵绵,人如其名娇娇软软,文中描述的最多的就是云绵绵总用怯生生的大眼睛像小兔子一般的眼神注视着男主。

  一开始云绵绵是一个普通的高二学生,因为不好意思拒绝学长的邀请,勉强的加入了学校的灵异社。

  云绵绵本来就很胆小,而灵异社又常常有去著名的灵异事件多发地探险的活动,哪怕基本上那些有名的探险地都是唬人的,小兔子云绵绵也会因为一阵微风一盏灯吓得痛哭。

  然后吧......每次出来探险云绵绵都要哭个七八次,这么几个来回后,社团里的几位学姐都私下劝云绵绵真的害怕的话就退出灵异社好了。

  然而云绵绵却觉得是学姐们对自己有意见,委委屈屈的和学长诉苦,引发了社团里的一起撕X大战,此后,学姐们更是不愿搭理云绵绵。

  而正式剧情就从这里开始了。

  社团的暑假活动是来到一个Y市古堡探险,在这里学姐们都表示不愿意和云绵绵组队,和学长走散后的云绵绵在古堡里邂逅了鬼王男主方子曜。

  方子曜霸道的性格加上俊朗的外表让云绵绵渐渐放下了防备心,不顾方子曜鬼王的身份在这偌大的鬼堡和方子曜谈起了恋爱。

  云绵绵这边和方子曜甜甜蜜蜜,灵异社那边就惨了,学姐们在古堡中失去了鲜活的生命,学长也被古堡内层出不穷的灵异现象吓到疯疯癫癫。

  可能是写到这里作者已经不需要再描绘这些配角,直接死亡一笔带过。

  然而,活着不好吗,总有鬼作妖。

  哪怕你是鬼,男主也可以让你死的不能再死,男女主总要波折一番才能修成正果,没了炮灰的无头学姐们,又有了新女配红衣女鬼。

  在男女主甜蜜了一段时间后,一直暗恋鬼王的红衣女鬼宁弦设计方子曜和自己亲密的假象让云绵绵撞见,伤心欲绝的云绵绵逃出了古堡。

  震怒的方子曜当然是让小红灰飞烟灭后,自己一人孤寂的继续待在古堡,为啥呢?因为鬼王不能出Y市......

  陆悦:“...._(:з」∠)_可以,我接受这个设定了。”

  事实证明你不能目光短浅的看待任何狗血的事物,作者写的这个设定是有原因的,因为云绵绵在鬼堡里已经和方子曜酱酱酿酿了,所以这是个带球跑的套路...

  陆悦:“......求放过,不想吐槽。”

  快速翻过带球回归的狗血剧情,因为陆悦觉得自己的身份大概是无头学姐团的某位。

  果然翻到人物简介的地方,关于原身的信息除了年龄三围寥寥无几,而名字也因为陆悦的到来而简单粗暴的改成了陆悦。

  整理好剧情后,陆悦拍了拍裙子从皮质沙发上站了起来,眼前虚晃一下弹出透明的提示框:“检测到玩家阅读完剧情,是否重新读取游戏?”

  陆悦摸了摸下巴,伸出修长的手指点了是,随后又听到了一阵滋滋的电流音。

  “即将读取游戏,请玩家做好准备,主线任务逃出鬼堡。”

  陆悦眼睛一花,模糊的场景渐渐清晰了起来,流着血的小腿,身体依旧靠在破旧的墙壁上,提示着陆悦回到了那个诡异的房间。

  可能是因为剧情太狗血,也可能是因为陆悦知道自己身处在游戏中,本来慌乱的内心此时毫无波澜,陆悦一边攀扶着墙壁站起身一边思考着刚才游戏系统给自己颁布的主线任务。

  逃出鬼堡,简简单单,四字任务通俗好懂,然而怎么逃,陆悦是毫无头绪。剧情里关于无头学姐团是怎么死的都是一笔带过,哪怕险险的躲过那些必死点,对于男主方子曜来说“欺负”他的掌中宝云绵绵的人,他是绝不会放过的,那么到底该怎么才能逃离这个鬼地方呢?

  面试任务就这么难,这该怎么混?陆悦烦躁的捏了捏眉头,索性先不想这些问题,开始观察这个房间。

  陆悦先是蹲下仔细观察自己刚才呕吐出来的头发,哪怕头发上带着自己的唾液,但是不难看出头发保养得很好,应该没有头皮屑吧?陆悦暗暗的想着。

  在恐怖游戏里,“禁婆”的头发应该算是最常见的吓人手段了,一般遇到这种情况不是已经邪祟入侵就是幻觉,可是摸上去手感如此真实,那么现在自己处于哪一种?

  一上来就是死亡点的概率不大,恐怖游戏开始玩家所处的地点应该算是“安全点”,但是这个安全点应该也是有时限的,到底是多久呢?

  系统的心思你别猜,陆悦决定不管自己推理的正不正确,五分钟后一定要离开这间屋子。

  房间里的灯明明灭灭,陆悦扶着破旧的墙壁慢慢的往前摸索,目的地就是前面很有年代感的文件柜,陆悦走到柜子面前,哪怕再小心还是被柜子里的灰尘扑了一脸。

  陆悦一边咳嗽一边从随身的小化妆包里掏出湿纸巾擦了一下脸,又低头仔细检查了一遍原身的化妆包,叹了口气,爽肤水,口红,湿纸巾....看这装备是出来郊游的吧。

  也是,灵异社探险那么多次有惊无险,早就当这种活动是郊游了,哪想到就真见鬼了呢。

  陆悦仔细的打量着文件柜的内部,先是拿出最显眼的透明器皿,不大,感觉和药店里买的90粒装酒精棉球的容器差不多,上面蒙着厚厚的一层灰。

  陆悦抽出一张湿纸巾小心翼翼的擦拭着,借着明灭的灯光陆悦勉强看见瓶子里凝固着的黑色血浆,凑近一点似乎还可以看见淡黄色的脂肪,这是什么鬼?

  陆悦突然想到某种猜测,瞬间寒毛都竖起来了。

  陆悦深呼吸了几口,为了印证心中的猜测,用湿纸巾捂住口鼻,翻出了修眉毛的小镊子颤抖的打开了这个诡异的器皿。

  镊子晃悠悠的探进瓶口,搅动了一下,浓郁的恶臭扑面而来,陆悦倒退了几步咬牙心一横从器皿里夹出那不明物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