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零氪党如何在游戏风生水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零氪党的古代农村日常(十一)

  结果,陆悦足足在小被几里等了十分钟,还是没有一个人进来。

  陆悦:???什么情况。

  接着堂屋内,又传来桌椅挪动的声音...

  欸?等一等!

  欸?!

  这是他们就直接开饭了吗?就没有人来管管三丫的吗!

  开什么玩笑?干了一天活回来,就不洗个脸洗个手啥的,进房间整理一下的吗?

  就这样直接开饭了,甚至都没人进来问问她吃不吃...

  要说隔房的叔伯们不知道自己已经醒过来的事,那钱二郎夫妇总该知道吧?

  陆悦就不信了,曲氏会什么都不跟钱二郎说。

  但是就这样过了几分钟之后...还是没有任何一个人过来找她。

  怎么说呢...好像感觉有点尴尬...

  这种开局是不是太困难了?陆悦她还只是个萌新好吧。

  在陆悦原本的设想中,晚饭的时候会隐藏在钱二郎这一房中,哪怕她大病初愈,难免会有几句问候。

  但是钱三丫性格木讷,只要陆悦学着她的性子低着头不出声,很快就能降低自身的存在感。

  到时候自己就能和宁弦在旁边暗中观察了。

  可是...没想到钱家不按套路出牌啊!

  在这种情况出去,瞬间聚集焦点了好吗?

  “...陆悦,还没出去吗?”宁弦悄悄的在陆悦身后冒头了。

  要是有哪个人拥有通灵眼这种技能,看到陆悦的话,画面一定很惊悚...

  “这要怎么出去...卧槽,”陆悦忍不住爆脏话,“跟我计划出入的也太大了吧?”

  “快点出去啊,拖着也不是办法好吧...”

  “好吧好吧...别催了!我出去就是了,你给我一分钟!”

  陆悦深吸一口气,然后缓慢的扶着墙走出去...看样子十分虚弱,然而她的速度并不慢。

  毕竟慢慢挪过去,饭就吃完了...那她出去还有什么意义?

  本来就是想借这个机会好好观察一下钱家所有的人,倘若饭吃完了,钱铁牛夫妻不发话,众人也不会逗留在堂屋。

  钱家表面看着融洽,实则早就四分五裂,想想也明白。

  就杨氏那偏心的劲,谁不是满腹怨言,走了个钱五郎又来个钱玲玲,这日子还让不让人过了?

  当陆悦又一次表演着一步三抖的状态出现在堂屋的时候。

  果然众人的视线刷刷的扫射了过来...所以,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是厚着脸皮无视这些视线然后找个位置直接坐下来开吃吗?陆悦倒是可以做的毫无心理负担。

  但是钱三丫小时候的性格一直是懦弱,木讷的,根本不可能做这种事情好吧。

  崩人设是不可能崩的,至少不能在钱家人面前崩,尤其是在钱晚娘面前...

  在陆悦思考下一步的时候,却有按捺不住的先发制人了。

  “哟,这是哪来的大小姐啊,干活的时候没个影,吃饭的时候倒是出来了?”语气十分的尖酸刻薄,阴阳怪气。

  说话的人正是钱家的四儿媳,孔氏。

  若是平日里,孔氏断然不会如此说话,再说了,家里的饭菜有什么好的,不过就是些糊糊罢了。

  可是孔氏实在是气不顺,原因无他。

  太上皇杨氏今日没有跟着钱家众人一块出门,孔氏便起了那偷懒的心思。

  想着像平时那样把活打发给钱晚娘,自个在一旁歇着。

  谁成想到,这百试百灵的招数今日失了效...钱晚娘不仅没有答应她,还用那伶牙俐齿噎得她哑口无言。

  足足把孔氏气了个半死,正想要起手给这吃了豹子胆的死丫头来几耳光,又被钱晚娘脆生生的一句话给憋回去了。

  “四婶,小姑前两日不是丢了两朵她最喜欢的头花吗?足足发了好大一通脾气,这可是阿奶托人从府城里带来的新样子,贵着呢。四婶应该不希望我和阿奶说我看到你那日鬼鬼祟祟的进了小姑房里吧。”

  小姑娘说话柔柔弱弱的,但是却把孔氏惊得冷汗都出来了。

  没错,那头花确实是她拿的,她也是一时鬼迷心窍...

  前几日娘家兄长还托人带话给她,说是娘亲受了风寒,现如今已是大好了,叫她不必忧心。

  虽说她已是出嫁女,但娘亲生病,怎能半点表示都没有?

  可孔氏当日回去就翻箱倒柜,也才翻出十几个铜板,怕是两斤肉都买不起。

  杨氏的主意她也不敢打,本想偷偷摸摸地溜进小妹房里看看有什么值钱的物件。

  却只有一些女儿家的东西并几样首饰,那最值钱的银簪子孔氏不敢拿。

  便偷偷拿了那几朵据说是府城带来的头花,没曾想居然被这贱丫头给看到了...若是真被她捅到杨氏面前,怕是真会被那老妖婆休回家!

  .后面也不知钱晚娘与孔氏说了什么,这一日内,孔氏都老老实实的不敢作妖。

  可还是憋了一肚子的气,钱晚娘那贱丫头自己动不得,难道三丫这赔钱货也说不得?反正以二嫂的脾气,也不会护着这丫头。

  所以陆悦可以算得上是受到了无妄之灾。

  正如孔氏心中所想,自己的女儿被刺了,身为娘的曲氏没有想着为陆悦打抱不平。

  反倒有些怨她丢了自己的脸,既怕陆悦这个时间出来会惹恼了杨氏,又嫌她等会上桌会分掉自己的粮食。

  所以曲氏没有说话,面色不善的盯着陆悦,表情流露出来的只有一个意思。

  那就是“赶紧回屋去,别在这丢人现眼。”

  当然这个信息被陆悦自动屏蔽掉了,陆悦继续颤抖着往前又挪了两步,才一脸茫然的抬起头来说到。

  “为...为什么要这样说小姑...小姑很好的...不要这样说她。”

  试问在同一天内,被以同一个人的理由怼了两次的感觉是怎么样的?

  大概就只有孔氏能回答了。

  当陆悦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钱家众人都懵了懵,可是转念一想。

  好像说的没毛病啊?干活的时候没影,吃饭的时候才出来,不就是杨氏疼到骨子里的小女儿钱玲玲吗...

  孔氏瞬间就慌了,连忙看向杨氏,哀求的说道:“我没有...我没有说小妹,我说的是三丫这贱丫头躺在屋里装病...吃饭的时候才出来...娘你要相信我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