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零氪党如何在游戏风生水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零氪党带你游鬼堡(二十)

  “干嘛问这个问题?怎么,想要跟我一起说你情敌坏话啊?”陆悦觉得这个问题有点莫名其妙。

  “喂,明明是你说的比较狠好不,所以我才会好奇!不要随便丢锅给我啊。”

  “我不讨厌她啊。”陆悦懒懒散散的回答到。

  这下轮到宁弦惊讶了,其实一开始她只是把陆悦当成一个狂热的信教徒,所以做事残忍些也是正常的。

  就像被她控制的小鬼一样,没有自己的思想,都是为了信仰而行动的傀儡。

  哪怕最初是有些钦佩陆悦的大胆,说出来的话也让自己无法拒绝,但终究只是个可悲的道具而已。

  但是现在嘛...这几天接触下来之后,完全无法想象这是个为信仰行动的傀儡,所以除却她本身的任务之外,陆悦对云绵绵的恶意如此明显,宁弦就忍不住八卦。

  “那你为什么对那个女人用词用句那么的恶意满满啊?”宁弦思考完后就下意识的问。

  “因为她又听不到。”

  宁弦:“......”真没想到是这个理由!

  其实陆悦也很纳闷,这要她怎么回答?总不能说见都没见过云绵绵,能对云绵绵抱有什么感情吧。

  虽然她本身确实没见过,但是原身毕竟和云绵绵同一个社团的。

  所以这个不能说,说了就穿帮了。

  简介里是说明了关于云绵绵的性格,可是陆悦觉得这和她没什么关系,她又不是正义的伙伴,人家如何行为只要没有碍到自己都不会产生什么情绪。

  至于为什么能对云绵绵毫无愧疚的喂食“肉片”,还对云绵绵恶意满满的。

  陆悦表示,如果自己有金手指的话,她也很想不用脑子直接砍出去啊,而不是想尽办法暗戳戳的阴人,还有可能一不小心就翻车。

  可是自己没有金手指啊!在没有金手指的情况下,只能用说坏话这种行为,来增加自己和宁弦的同伴意识了。

  现在嘛,同伴意识是增加了,但是总感觉宁弦的设定已经面目全非了。

  痴情恶毒女配?那是什么?现在自己面前是一个被唤醒熊熊八卦心的女人,每天能有八百个问题要问自己,而且还凶。

  非常凶,动不动就要打人的那种,自己又打不过她。

  好不容易等她气消的时候,还会进入一段蹭的累模式的那种。

  总之,尬聊还在继续,陆悦也不是没发现宁弦僵硬的换了话题,只不过她也是以为宁弦又难过了就随口说说的而已,加不加舞步其实无所谓。

  那么短的时间就怀孕,基本肯定魔神大人安全着陆了。

  原小说可是说了,云绵绵怀孕的时候是很正常的那种啊。

  毫无疑问,在这个绝佳的机会下,方子煜没有放过,简直...太棒了!

  所以心情颇好的陆悦,也忍不住八卦了一下。

  “我讨不讨厌她,无所谓了。反正都是一个活不久的人而已,倒是你,你说你...不难过?真的吗?”

  话题又跳转回自己头上,宁弦有些郁闷。

  “嗯...怎么说呢?还是会不舒服,但是很难过倒没有。说实话,从那天被重伤回来之后,我就在思考,子曜大人...真的会回来吗?”宁弦自嘲一笑。

  这个回答有点不妙啊,陆悦警觉,如果宁弦不喜欢方子曜了...那自己的处境非常微妙啊。

  毕竟陆悦就是在利用宁弦对方子曜的感情在行事,虽然因为这段时间觉得宁弦做饭很好吃,自己确实有些不忍,但是自己也是决定破釜沉舟的啊。

  宁弦抿了一口茶,又接着说。

  “陆悦,我现在倒是很羡慕你了。没有感情的困扰,做什么都可以随心所欲,你知道吗?那一天,子曜大人看我的眼神冷漠到我都不知道怎么形容...哪怕那个该死的女人,最后消失了,但是这样的子曜大人回来了又能怎么样。”宁弦叹了一口气。

  “我呢,跟了子曜大人已经很多很多年了,哪怕那个女人影响再大吧,可是...他怎么能够,怎么能对我下这么狠的手,一点情面都不留啊。”

  “...不管怎么样,先让云绵绵消失了再说吧。”陆悦心虚的说到,她觉得这段感情还可以抢救一下...

  “这个是肯定的,我现在就是觉得自己心境很奇怪,你能体会吗?”

  “差不多可以吧,女人的心本来就喜欢此一时彼一时的。”陆悦回答的有些心不在焉,这句话说宁弦的同时也是再说她自己。

  现在的自己,真的很不想利用宁弦。方子曜这个人吧,设定就是这样,除了女主之外对谁都不在意,确实看起来很苏,但是说的难听点就是自私。

  毕竟换种角度来看,如果没有女主的话,他就只是一个纯粹为了自己可以牺牲部下的鬼王,就像自己一样,只要可以达成目的不择手段也无所谓。

  可是为什么,已经决定好了的,最艰难的那一步自己也没有心理负担,现在却因为一个普通的电子数据开始犹豫了。

  事情已经进行到这个地步,不管如何都无法停止下去了。

  明明之前还喜欢嘲讽宁弦,但是自己不也是被便宜炒饭就收买的笨蛋吗?

  宁弦没有回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房间里就这样安静了下来,床头两边坐着心思各异的两人。

  ......

  宁弦很郁闷,不知道为什么那天和陆悦谈话之后,陆悦总是若有似无的躲着自己。

  虽然每次一到饭点陆悦总是不要脸的笑眯眯的过来蹭饭,但是吃完之后就会光速消失。

  也不是没逮到过她,但是每次她都很无辜的说自己在研究秘密仪式。

  确实也是看到陆悦带着她的两个部下经常,鬼鬼祟祟不知道在商讨什么。

  本来像她们这种合作伙伴,陆悦偷偷摸摸干些什么自己肯定要质疑的,但是无奈的是,她叫的两个小鬼都是弱鸡。自己叫他们回去问话,也会老老实实的告诉自己陆悦确实在教他们一些奇怪的仪式。

  所以宁弦也没什么办法,只能随陆悦去了。

  可是宁弦这几天确实无聊到爆炸,算算时间,自从那天得到了云绵绵怀孕的消息之后,已经过了三周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