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零氪党如何在游戏风生水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零氪党带你游鬼堡(十四)

  从方子曜房间退出来后,宁弦松开之前自己死死攥紧的双手,指甲掐进肉里的痛感不及她内心苦楚的万分之一,宁弦此时有些茫然。

  诺大的鬼堡空荡荡的,自己竟然找不到任何倾诉的人。

  就在刚才,为了确认云绵绵完全吃下肉片,宁弦忍着愤怒看方子曜亲昵的给云绵绵擦拭残留在嘴角的汤汁,看着他们旁若无人的调笑着,而自己就孤寂的守在一旁,与他们格格不入......

  陆悦被枕头重重的砸醒之后表示完全不知所措,揉了揉酸涩的双眼后,一转头就看到宁弦死死地盯着自己。

  “...不好意思,打扰了。”陆悦说完这句话之后转身,扯被子,蒙头,动作一气呵成。

  妈耶,什么玩意,吓死惹,一定是在做梦。这是陆悦此刻完整的心理活动。

  “给我起来啊啊啊啊!”宁弦一把掀起了陆悦的被子。

  这么折腾一下,陆悦总算勉强清醒了,有气无力的扶了扶额头,很好,自己还在这个坑爹的面试任务里。

  “啥事啊...?”陆悦的每一个字都透露着对宁弦吵醒自己的抗议。

  “我刚才辛辛苦苦的再给那个该死的女人做饭,而你却在这里睡觉!”

  “...我也不想啊,虽然我是魔神大人忠实的信徒,但我本质只是个普通的美少女高中生好吗,不睡觉我会猝死啊!”讲真的,陆悦现在浑身上下所有的细胞都写满了痛苦。

  “......”

  宁弦气闷,感觉每次和陆悦交流之后都会被她噎到怀疑鬼生。宁弦选在离陆悦稍远的床边坐下,手指烦躁的缠绕着自己的袖带。

  就在陆悦已经开始头点点的时候,宁弦又开口了。

  “之前我按照你说的把肉片做成美食送去子曜大人的房间了,子曜大人...居然怀疑我?那个该死的女人就这么特殊吗!”声音颇有些咬牙切齿。

  “啥玩意?方子曜叫你送晚餐过去,等你送过去他又怀疑你?”

  “这倒不是,我做好了就主动送过去了。”

  “emmm...”陆悦暗暗的翻了个白眼。

  “宁弦。”陆悦用非常严肃的声音叫了宁弦的名字。

  “?”

  “...你是被发放了智商下降百分之五十的效果吗?你为什么要主动送晚餐过去?你就不能等方子曜安排的时候在送过去吗?”

  噢,听听那贱贱的语气,陆悦总是在作死的边缘试探。

  这下宁弦是真的生气了,阴风阵阵,宁弦的长发飞舞,老旧的窗户被这突如其来的大风刮得摇摇欲坠,感觉下一秒陆悦就会被宁弦的红色绸带给活活勒死。

  “陆悦!你是不是以为全天下就你最聪明!”

  陆悦紧张的摇了摇头:“......”想承认但是不敢啊。

  “我会不知道吗!......会不知道吗...我就是想试试...”宁弦声音越来越低,每字每句带着丝丝悲切。

  试什么?不用宁弦明说,陆悦也知道了。无非就是那点子恋爱的复杂心思呗,不管陆悦如何提醒她云绵绵是个异数,宁弦潜意识里就是不相信方子曜为了云绵绵连自己都会怀疑,就是想尝试一下到底云绵绵可以让方子曜做到如何地步。

  结果呢?结果就是被虐到心肝脾胃肺都疼,啧啧,爱情这个贱东西啊,陆悦一边思考一边煞有介事的摸着下巴。

  美人垂泪总是惹人怜爱的,但是该欣赏的人并不在。

  宁弦不知道多久没流过眼泪了,当年被其他鬼欺负到差点魂飞魄散她也没哭,可是,就在此刻,被方子曜刺痛的心又因为陆悦的话一激,宁弦忍不住爆发了出来。

  陆悦叹了口气,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脸和善?的笑容。她走近宁弦,郑重其事的拍了拍宁弦的肩膀。

  “唉,别哭了。不要钻牛角尖啊,方子曜就是暂时被蛊惑了而已,有什么好哭的?”

  “闭嘴,人类。你什么都没看到!”宁弦朦胧的泪眼狠狠地瞪了陆悦一眼。

  陆悦继续和善?的笑着:“不如这样吧,你今天晚上就跟我一起练习魔神大人的祈祷仪式,好让魔神大人早点降临,这样云绵绵就不会作妖了。”

  宁弦:“......”???总感觉哪里不对,但是陆悦说的好有道理。

  不,等等......等一下!“谁答应你要跟你一起练习什么劳什子的祈祷仪式了!”

  陆悦奇怪的看了宁弦一眼:“哦,那不然你想怎么样,每天看着方子曜和云绵绵酱酱酿酿然后默默在角落里撕手帕吗?”

  “我......”

  “所以啊,不管是为了早点撕云绵绵还是为了早点夺回方子曜,你都应该跟我统一战线,一起进行魔神大人的祈祷啊。”

  ......

  陆悦此时一边吃着从宁弦那里死皮赖脸求过来的小零食,一边吊儿郎当的指导着宁弦的动作。

  “手抬高一点好不好,速度再快一点行不行,宁弦你这么不诚心还想夺回方子曜吗?”

  宁弦动作僵硬,如果仔细看她的动作,嗯...好像是在左...左右横跳?不,也不全是左右横跳,宁弦每三下横跳又会夹杂一个双手高举过头,双腿做着高抬腿的动作。

  陆悦搓了搓jio,换了个舒服的位置倚靠着,继续塞着满满的零食口齿不清的说到:“台词呢!宁弦你光做动作有什么用!快喊出来啊!想想你的方子曜!”

  宁弦眼一闭,心一横,“哈!魔!神!大!人!哈!”声音大到陆悦忍不住掏了掏耳朵,总感觉宁弦这一吼终于把身为鬼堡二把手的尊严彻底丢掉了。

  明明是明艳大气的长相,此时宁弦在陆悦面前却显得弱小无助又可怜。

  其实宁弦是有抗议过为什么陆悦不跟她一起做,但是陆悦是谁,陆悦脸皮厚的可以当城墙了好吗,对于宁弦来说如此羞耻的动作,陆悦却做的毫无心理负担。

  更是无耻的以自己非常熟练为由,冠冕堂皇的说要好好指导宁弦,现在陆悦就像那种八百集苦情剧的恶婆婆,挑刺着宁弦这个弱小的儿媳妇。

  每当宁弦发脾气撂挑子准备不干的时候,陆悦一句轻飘飘的“方子曜”又让宁弦瞬间熄火。

  还是那句话,自从宁弦遇到陆悦之后整个鬼生都不好了,如果云绵绵是宁弦最痛恨的人,那么陆悦就是宁弦想剁吧剁吧搓圆每天拿来打四五百发棒球的那种。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