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往生之仙魔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9章 惊鸿一剑,力查嫌疑

往生之仙魔录 把酒吟风 2256 2019.11.29 19:27

  青色光剑的灵力相对于世云涯的剑多了些柔和,仿佛持剑之人就如那三月林间的温风。

  世云涯见此,匆忙将佩剑收回鞘中,顺势躲到了卿歌身后,歪着脑袋露出一双眼睛盯着外面,就好像刚才所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一样。

  人群让开了一条道,世星涧带着世风涟走到人群前面。

  原本温润的世星涧脸上带着一脸严肃,扫过苏沐儿一眼,转而看向穆风,拜了礼。

  “穆公子,虽说云涯插手苏家之事确有不妥,但是,苏家小姐,不问是非便欲出手取人性命,岂非德行有亏?

  况且,修仙之人本就是为庇护天下苍生,维护人间正道,又何来仙门无能之说!”

  穆风回了拜礼,面上有些愧色。

  “世家公子言之在理,是在下方才正顾思虑丹药被毁一事,未注意到小师妹举止,差点让她伤了人。

  在此,代师妹同卿歌姑娘道歉,还望姑娘原谅小师妹的莽撞。

  小师妹不懂人情世故口无遮拦了些,还望世家公子海涵!”

  卿歌听到他这般言语,没有任何表情,似乎刚才差点被伤着的人根本就不是她。

  倒是她背后的世云涯忍不住鼻间发出一声轻哼,对他所说的口无遮拦并不敢苟同。

  世风涟扭头狠狠瞪了他一眼。

  “云涯,你出来!”

  世云涯百般不情愿的,挪着步子从卿歌背后出来,难得乖顺的唤了两声。

  “哥,师兄!”

  世星涧没有说话,只是看了他一眼,带着往日的温文尔雅,迎着风对他莞尔一笑。

  世云涯无奈撇了下嘴,走到穆风与苏沐儿跟前,拜了礼。

  “还望穆公子见谅,在下并非存心与阑风絮阁过不去,只是不想让他人蒙受不白之冤。差点伤到了苏小姐,还望苏小姐原谅在下的唐突!”

  如此这般,都圆了两家脸面。

  世云涯站在世风涟身边,小声嘀咕。

  “大师兄不是在练功么?这么快就完了?”

  世风涟牙根紧咬,话语中似乎永远都是那股恨铁不成钢的调调,然而他恨的这块铁,却早已成了钢。

  “不快能行么?你的‘惊鸿’灵光大盛都打到天上去了,师兄若再晚一会,你非闯下祸不可!”

  世云涯双唇不停开合,偷偷学着他的语速,觉得平时不急不缓的哥哥这般急切的样子突然还挺可爱的。

  穆风却从他们的谈话中,得知了世云涯佩剑的名字。

  ‘惊鸿’?可当真是一个配得上那把剑的名字。

  世星涧看着揽月阁满地带着丝丝黑气的丹药碎渣,也是非常诧异。

  “是修魔之人?”

  穆风点了点头,算作回答。

  修仙和修魔本都是借助灵气,只是修炼的方式不同,在外看不出任何不妥,只有当使用灵力的时候才有所不同。

  修仙道者,讲究心无邪念,修炼出的灵气至纯至净,多数呈白色。也有些会随着修为增高,灵器的不同,产生其他颜色。

  然而修魔道者,心中恶念横生,内心黑暗,所修灵力皆是黑色。

  由此可见,阑风絮阁上定然是混进了修魔之人。

  只是让人感觉匪夷所思的是,来人什么都没做,单单只是毁了揽月阁中的丹药。

  难不成是因为苏家的丹药救治了不少被妖物所伤之人,收买了人心,有人因此心生嫉妒?

  穆风对此也很难理解,但为了阑风絮阁着想,他只能将门中弟子一一排查。

  “此处所有人到凌风台集合!”

  得了命令,揽月阁门前的众人皆纷纷前往了凌风台。

  穆风有些为难的看了世星涧一眼,说道:“事出有因,还望世家公子配合!”

  堂堂仙门之首的世家居然被人怀疑,世云涯心中愤愤不平。刚要迈开步子上前理论,却被世风涟抓住了手腕。

  世星涧对穆风轻轻颔首,并未有过多言语,转身往凌风台上走去。

  除了驻守在阑风絮阁各个重要地段的弟子,其余的人差不多都在这儿了,却还是把偌大的凌风台挤的水泄不通。

  穆风目光凌厉扫过所有人,声音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阑风絮阁中混进了修魔之人,现在,凌风台上所有人将灵气凝于掌中。”

  除了新入门还毫无修为的人之外,其他人得了命令全部照做。

  整个凌风台上顿时灵光四射,然而却不见一丝黑气的踪影。

  不止穆风,就连世星涧三人也都无比震惊。

  是什么人的修为到了如此强大的地步,前脚刚刚破坏了揽月阁的结界,紧接着就不见了踪影。

  还是说来人使用了缩地千里之术?可是缩地千里需要消耗大量的灵力,而且修为要在化神境界以上才可以。

  如今整个修仙界,化神境界之上的却只有一人。

  一想到此,世星涧的神色隐隐有些不好,他收了掌中灵气,朝穆风走去。

  “穆公子,既已盘查完毕,我们就先行一步回去了。

  想来此人已经离开阑风絮阁,此事不如等苏仙主归来再议。”

  苏沐儿盯着从始至终都没任何行动的卿歌,唇角勾起一抹不以为然的笑容。

  “等等!谁说盘查完了?她还没有!”

  纤纤玉指直指卿歌,带着不容置疑。

  穆风慌忙抬手压下她的手指,对着卿歌歉意的轻笑,而后微不可察的对苏沐儿摇摇头。

  “沐儿别胡说,卿歌姑娘才刚入门,并未有任何修为!”

  苏沐儿依旧不依不饶,被穆风紧紧拦着,叫了两个内门弟子将她带回来沐林轩。

  穆风遣散了众多弟子,这场盘查便匆匆截止。

  回到厢房,世星涧拿出通讯用的灵镜,指尖灵气流转,蓝符应气而生,随即消失在了镜面。

  镜中浮现一个男子的身影,眉如剑削,双目如秋水般潋滟,高挺如玉的鼻子下,双唇如樱带着丝丝浅笑。

  一身月牙白的长袍,肩若削成。交领和双肩上用流光冰丝绣着六瓣霜花,同色的宽腰带将他整个人的曲线勾勒的更加挺拔。

  发丝轻垂,冰冷的霜花刺绣也没掩盖过他身上那种温暖而又儒雅的气息。

  镜中之人看着世星涧微微一笑,双眸中的星光灿若繁星又似带了些欢喜。

  “星……星涧,可是遇到什么事情?莫不是云涯又闯祸了?”

  世云涯听到自己师父每次都是先关心师兄,坏事总是先想到自己,不由的挤到世星涧身旁,一脸的不满。

  “师父未免偏心了些!”

  镜中之人无奈摇了摇头,垂眸浅笑。

  “不是师父偏心,只能说云涯还太年幼!你若是有风涟一半稳妥,我便放心了。”

  世风涟听到自家师父提到自己,面上有些羞怯,耳根微红。

  他有个世界上最好的师父,可是,他却无法如云涯那般坦然的同师父谈天说地。

  与其说他是稳妥,倒不如说他是木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