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往生之仙魔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2章 良苦用心为他人,某人气恼

往生之仙魔录 把酒吟风 2192 2019.12.23 11:28

  对于卿歌来说,世星涧如此玲珑剔透之人,心中所想必然是如穆风所担忧的那般,便也不再为难于他。

  “还是我来说吧!是这样的,眼下有一事想要告知承泽师兄,穆风已经不再是阑风絮阁的弟子了。”

  世云涯整个人表示无法理解,这么一句话就完了?难道不需要跟师父说明收穆风入门么?

  正当他百思不解之时,世承泽如清溪般轻灵的声音传来。

  “既已不是苏家弟子,不知穆公子可有意入我潮生涯?”

  不止世云涯,就连一向波澜不惊的世星涧也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

  他虽然深知如若自己开口,师父必然会答应。但他却不想因为一己私欲,而让自家师父陷入两难的境地。毕竟,收容穆风这事也许会令百家说长道短。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只因自家师叔一句不明不白的言语,他便主动开口诚邀穆风加入潮生涯。

  然而穆风却靠在床榻上不知所措。谪溪君,幽怀君的嫡传弟子,如今百家仙门的第一人。

  此次若应邀而入,潮生涯势必会面临百家谴责。只怕到时候没个合理的解释,仙门百家不会就此罢休。

  人言可畏的道理他还是懂的。更何况,即便他真的想要成为潮生涯的弟子,也希望是通过自己的能力得到认可,而不是靠他们的一腔侠义热血之心。

  “我……多谢谪溪君及诸位的好意,即便不加入任何仙门,待穆风修养完善之后,潜心修炼也能做一个守护苍生的散修之士。”

  世星涧有些紧张的握住了他的肩膀,出声安慰:“穆公子,你大可不必如此,这仙门总会有你一席容身之地的。”

  “是啊穆公子,难得我师父亲自邀请,你为何要拒绝?你即便心中有所顾虑,也无需担心。有我师父和师叔在,他们苏家不敢造次。”

  世云涯并非蠢笨之人,对穆风的顾虑他自然也是知晓。只是想起自家哥哥有史以来第一次想要主动结交一人为友,便有些着急的失了分寸。

  世星涧带着询求之意的眸子,看了影屏中的师父一眼,轻抿的双唇默默诉说着他的两难。

  卿歌看向他的目光中带着纠结,停顿了片刻,说道:“承泽师兄,若是没记错,这一年的仙门盛会该由潮生涯举办吧!”

  她不是反问,而是隐约带了些感慨之意。

  众人不知她为何忽然提起仙门盛会之事。而世承泽却是失笑,无奈摇了摇头。

  他这个师妹,不愧是幽怀君亲自教导出来的弟子。沉默不言之时,散发出来的生人勿近之气,与幽怀君如出一辙。就连说话方式,两个人都是如此的毫无二致。

  他右掌翻转,掌中灵光微仙,一枚如同莲花瓣的白色仙门令出现在他手中。

  随后他的手掌轻抬,那片白色的仙门令伴随一阵灵光穿过空中的影屏,飘落在客房中。

  卿歌伸出两根葱玉般的手指捏住了它,问道:“不知承泽师兄这是何意?”

  世云涯凑上前去,回道:“师叔莫不是糊涂了,这是潮生涯的仙门令啊。有了他,穆公子便可以参加潮生涯的仙门盛会。若是榜上有名,散修之士便可选择中意的仙门拜入!”

  他喋喋不休的样子让她忽然间想起了一个人。

  她的目光掠过世云涯,停留在后面伏在桌上睡着的陌离身上,温柔而又长情。

  她走到床榻跟前,抬手将仙门令递到了穆风面前。

  “既然承泽师兄如此看重穆公子,希望来日仙门盛会,穆公子能够拔得头筹。”

  见他依然犹豫着没有伸手接过,卿歌仍旧保持着原本的姿势不动,眉眼轻挑,没了原本的清冷。

  “怎么?莫不是穆公子对自己没有信心?怕仙门盛会上不了榜,才不愿接这仙门令?”

  穆风对她此言有些震惊,想想初识之际的拒人千里和当初的不辞而别,何曾如今日这般用上了激将法?如今眼前的女子已不再似当初那般晦暗了。

  他不再犹豫的抬手接过那枚仙门令,虽虚弱不能下床,却还是郑重的双手执礼。

  “穆风谢过谪溪君厚爱!”

  “那么,潮生涯便恭候穆公子的加入!”

  灵光波动,空中的影屏消失不见,客房中陷入一片寂静。

  “事情既然已经得到解决的办法,便各自回房歇息吧!”

  看似简单的一句话,世星涧和世云涯便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弟子告退!”

  随后,他们两人一同离开了穆风的客房。

  卿歌回头看了眼伏在桌上睡的香甜的陌离,便将冥寂唤了出来。

  穆风靠在床上,诧异的看着那个从她身体里现身的男子,剑眉轻锁。虽然疑惑,但不曾多问。

  “冥寂,你先将阿离送回客房。”

  冥寂眼中满满的不情愿,而后凛冽的看了穆风一眼,没有言语抱起陌离离开了屋子。

  待他走后,穆风问道:“卿歌姑娘,可是我哪里得罪了那位公子?”

  “没有!穆公子无需在意,冥寂他并没有恶意。”

  “嗯,多谢卿歌姑娘相助!”

  卿歌问道:“穆公子此话何意?”

  穆风感觉有些无奈,眼前这个女子明明比任何人都聪明,有时候却假装什么都不知。

  那仙门令明明就是她自己开口所求,却仍是顾虑了他的自尊心,遂装作不知谪溪君送出仙门令的意思。

  无非就是怕自己的出手相助,驳了他身为男子的尊严而已。

  既然她如此心思细腻,他又怎么能将事情挑明。她既给了自己足够的尊重,他便收了她的情义,待到来日再投桃报李。

  “没什么!只是忆起当日姑娘那句‘不问来处,莫问归程。你我只是这林间的山与风,无心停留,只是路过。’

  照如今这种情形看来,穆风与姑娘便不再是林间的山和风了。不知可否有幸,与姑娘契若金兰?”

  卿歌的身子有一瞬间微颤,似乎对他所提之事有所排斥。

  一阵风过,冥寂出现在她身旁,伸手搂过她的肩膀,看向穆风的眼神中满满的挑衅。

  “本殿下替卿歌谢过穆公子厚爱,她不需要什么朋友,有我在就够了!”

  卿歌扭头看着他,对他如此不尊重他人的言语有些不满。

  “你快看看穆风为何会对星涧的灵力产生排斥?我总觉得有些事情不简单。”

  “他这不是好好的?不需要看!你累了一天,该歇着了。”

  根本不等卿歌有任何反驳,他便将她抱起,斜睨了穆风一眼,径直朝门外走去。踏出门之时,还好心的将门帮他关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