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往生之仙魔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4章 山中寻妖物,再见昔日人

往生之仙魔录 把酒吟风 2210 2019.12.07 11:26

  尚未走出村口,还没看到小姑娘的踪影,却看到迎面而来一个身穿长袍的男子。

  身后背着一把剑,手上拿了一枚金色的铃铛。有风吹过,铃心却一动不动。

  穷乡僻壤之地,竟然会出现筑基期的修士。卿歌虽对来人的身份有些好奇,但为了追刚才的小女孩她并没做停留。

  然而当她经过男子身边的时候,那枚金色的铃铛却无风自动的响了起来。

  来人言辞坚定,不容置疑:“姑娘留步!”

  袖中白绫飞出,缠在了她的胳膊上。

  卿歌微微斜睨,眸中不悦。

  “阁下如此是何故?”

  来人鼻间冷哼,那双闪亮的眸子闪过一丝憎恨与不屑。

  “妖孽还不速速现身?”

  ‘妖孽’之称让她似有些仇视,一股灵力沿着卿歌的手掌往上游走,经过白绫之处灵光一闪,来人的白绫便断成了碎片散落一地。

  村子的人见此情形慌忙端起各自手中的东西回了家门,随着接二连三的关门声,瞬间村里街上空无一人。

  “你可看清楚了?我本就不是妖孽,又何来现身一说?若是你再出言不逊,休怪我不客气了!”

  那修士似乎也很纳闷,这金铃是他所炼,遇妖魔鬼怪便会响。

  可是刚刚她展现的却是修仙之人的灵气,并非妖魔鬼怪的戾气。

  一时之间,他有些怀疑的摇了摇手中的金铃。

  卿歌没再理会他,顺着冥寂的指引往村子西边的山中走去。

  远离了村子,冥寂便迅速现了身。

  卿歌问道:“刚才那个小女孩明明就是个普通人,她身上为何会有妖气?”

  冥寂拉着她飞快的往山中走去,回道:“她是人没错,至于她身上为何有妖气,还是得等找到她以后才知道。”

  随着冥寂的脚步越往林中深入,周围的妖气越来越浓重,终于两人在一处洞口停住。

  “她在里面?”卿歌悄悄的问出声。

  “不在!但是那个妖物在里面。”

  知道了小女孩不在里面,卿歌轻轻松了口气,同冥寂一起往洞里走去。

  阴暗的洞中有些潮湿,伸手不见五指。冥寂的眸子在黝黑的洞中闪着淡金色的光芒,指尖凝聚出一簇火焰,照亮了洞中的路。

  九曲回肠般的道路绕的卿歌有些头晕,此时幽深的洞中传来一声类似鸟儿的鸣叫。

  随着声音往里走去,穿过一个矮小的洞口,里面便是一块宽阔的平地,中间一棵参天大树直直向上生长,延伸到山顶的洞口。站在下面,颇有坐井观天之势。

  里面横七竖八的放着几张石几,四周的山壁上到处是乱七八糟的划痕。

  树根一旁卧着一只大鸟,双爪黝黑,毛色鲜红,一只腿上杂乱无章的绑着一些破布。

  想来应该是受伤以后,那个小女孩给它绑的,所以身上沾染了妖气。

  只是让她好奇的是,如此漆黑的洞中,她是怎么进来的,为何又不惧怕这只妖物。

  卿歌盯着受了伤的怪鸟,疑虑重重。

  “今日那林中之事,会是它所为么?方才那名修士,莫非是追着它来到此处的。”

  冥寂走到倒在一旁的石几处,伸手抚上上面的划痕。

  “林中之事应该不是它所为,那尸体虽是血肉模糊,但是身上没有出现了这种抓痕。而这洞内的石几和四周石壁上的痕迹,却都是它的爪痕。”

  卿歌走上前去蹲下身子,伸手戳了戳它的翅膀。

  它虽受了伤,不能动弹。却扑棱了两下翅膀,昂起头嘶叫了两声。两只漆黑圆润的眼睛,目光狠厉。

  她起身看着冥寂,问道:“现在怎么办?除掉它么?”

  冥寂拍了拍手上的尘土,扭头看了眼躺在地上的怪鸟,有些鄙夷。

  “我们的目的是寻找神器,这种匡扶正道,斩妖除魔之事,那些道貌岸然之人不是最喜欢做么?那就留给他们好了!”

  卿歌同意了他的做法,不再多做停留,两人转身离去。

  仅仅在一瞬间,地上的那只怪鸟展开翅膀直奔卿歌飞去,速度极快。

  冥寂还没来得及回到卿歌身体里,她便被那只怪鸟的两只利爪抓住了肩膀带到半空之中。

  冥寂掌中金色的灵力瞬间凝聚,直击怪鸟。

  那鸟被他一道浮灵焰重重的打到了洞中的石壁上,卿歌由半空落下被他一个闪身接在怀里。

  看着她白色的衣物被染成血红色,冥寂心头一紧,目光变的阴狠。

  落了地,他将卿歌安置在一旁的石几上坐下,然后怒气冲冲的走到那只怪鸟跟前。

  两掌之中不再是灵气,而变成了炙热的火焰,大有将它烧成灰烬的趋势。

  正当他要将它烧死的时候,却发现它的爪子上闪过一道蓝色的符文。

  他迅速回到卿歌身边,揽住她的腰身,带她飞上了那棵参天大树。两人找了一根粗壮的树干坐下,茂盛的枝叶将他们掩在其中。

  “怎么了?为何突然躲起来?”

  冥寂双手抚上她的肩膀,一阵温暖的灵气流过,伤口不再疼痛,片刻后便愈合。他扬手一挥,她身上那件白色的衣裳变成了之前那套落霞霓裳裙。

  卿歌忽然笑出声,总觉得自己带了个移动的衣柜和药箱。

  “你倒是说啊,我们为何要躲起来?”

  “刚才我发现那只鸟的足上有蓝色的同息符的痕迹,被种下此符的人相互之间会有感应。

  所以我想看看究竟是什么人会和一只妖物种下同息符。”

  正在说话间,从那个矮小的洞口走出一名身穿青色长衫的男子,手中握着一把白色的佩剑,脚步略显急促。

  由于他们处在高处,又有枝叶遮挡,并未看到来人的容貌,只是察觉到了独有的修士气息,而且修为不低。

  修士居然与妖物有所勾结,看来仙门百家又将有一段不太平的时日了。

  只见那人急匆匆的跑向那只怪鸟跟前,随后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把通体映白的琴,坐在地上弹奏起来。

  随着空灵的声音响起,琴体发出阵阵灵光便往地上的怪鸟身上而去。

  “居然是寒丝琴!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没有多话,冥寂瞬间回到卿歌的身体里。

  卿歌从树上轻盈落下,掌中灵气翻涌,‘玉骨’随之而出。

  “堂堂仙门修士,竟与妖物勾结。交出寒丝琴!”

  来人听闻此声身躯一震,琴声戛然而止,他却久久没有起身。

  卿歌松开握着的手指,‘玉骨’便破空朝来人袭去,来人微微侧首,随即将佩剑轻挑出鞘,挡在‘玉骨’的剑锋处。

  佩剑出鞘之际,‘玉骨’便停止了攻击。看着那熟悉的剑,她的双手有些轻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