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往生之仙魔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章 卿歌示威,憧憬未来

往生之仙魔录 把酒吟风 2146 2019.12.02 19:49

  卿歌对他的震惊之言,甚是不解。却难得耐着性子又行了拜礼,言语间充满着不容置疑的坚定。

  “小女子卿歌,此次前来欲借炼尘珠一用,苏仙主是否应允?

  借,来日用完便会归还,让苏家依旧能炼药谋福。

  不借……”

  她后面的话没再说下去,只是用眼角的余光瞥向程屹,蛾眉微蹙,双眸变成了浅红色。

  紧接着程屹便身体腾空,双手不受控制的掐住了自己的脖子,片刻间满脸通红。

  正当殿中众人倒吸凉气之时,一道银光正对她破风而来。

  “哼,不自量力!”

  卿歌没有任何动作,那条银鞭却迅速的调转了方向,一圈一圈缠上了苏沐儿的脖子,越收越紧。

  眼见情形愈演愈烈,世星涧起身先后对着卿歌和苏明义行了拜礼,声音轻柔不失得体。

  “卿歌姑娘想必并不想伤人。既然已经保证用完之后归还,不如苏仙主便慷慨解囊将炼尘珠借她一用。”

  苏明义心中虽有所忌惮,面上却仍是一副犹豫之色。

  “世家公子又如何确定她用便后会归还?”

  苏沐儿扭头看着他,伸出纤细的胳膊想要去抓他,眼中带着无声的请求夹杂着一些失望。

  难道自己在父亲的心中,竟还比不上一颗所谓的炼尘珠么?

  世星涧莞尔一笑,言辞之间不疾不徐,有些不可言喻的淡定从容。

  “很简单!苏仙主也看到了,凭她的本事,整个阑风絮阁加上我们三人都不一定是对手。

  如果她想,完全可以灭了整个阑风絮阁,总能够找到炼尘珠,又何必等待您归来之日在此多费口舌?”

  世星涧扭头看着她,轻轻颔首。

  卿歌的眸中红色褪去,程屹整个人失去重心摔在地上剧烈的咳嗽着,脖子上清晰可见的手指印。

  苏沐儿的‘御风’失了灵力变回银链挂在腰间,低着头轻咳。紧握的双手藏不住的滔天恨意,颈上一圈圈的红痕彰显着方才的耻辱。

  苏明义万般无奈下,倒了杯酒一饮而尽。

  “既然如此,苏某便将炼尘珠借与姑娘,希望姑娘言而有信,用后归还。

  只是,揽月阁中丹药尽数被毁,待苏某炼完丹药之后,再将炼尘珠借你。就劳烦姑娘多待些时日了!”

  得了他的应允,她整个人都透着欢愉之色。

  “既是如此,那卿歌便不打扰苏仙主与世家公子谈话了!”

  不待他们任何人回话,卿歌转身离开了正阳殿,那抹火红的身影转瞬间便消失在了门口。

  程屹颤巍的回到自己的座席上倒了杯酒,手握酒杯紧紧盯着杯里的酒,而后扭头横眉怒目的看了穆风一眼,似乎方才的屈辱是他给予的。

  穆风对此表现的并不在意,他心里清楚,程屹对他的不满已经不是一时的了。

  倒是对面的世风涟,一向沉着温顺的脸上出现了丝丝不快,有些气恼的端起酒杯饮了口酒。

  事已至此,再多的怒火也只能咽进肚里。即便再不快,面对潮生涯的客人和自家门内弟子,苏明义还是要体现出一门之主的胸襟。

  “好了好了,既然事情已经落幕,大家就不要再恼了。

  程屹啊,以后不可再如此无礼了。还有你,不要再动不动就鲁莽了!”

  “是!谨遵师父教诲!”

  程屹虚心的接受了苏明义的教诲,苏沐儿却怒气未消,玉手抚上自己的脖子,眼底的阴毒转瞬即逝。

  穆风摇了摇头,没有言语,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酒,仿佛那灼人的烈酒能带走他心底的失望。

  对面的世风涟眉间却染上了一丝愁容,却深知他门中之事自己无能为力。

  “世家公子,不知此番前来是为何事?”

  “回苏仙主,近年来崇信一带妖物作乱频繁规律,像是被人暗中操控有意为之。

  此次便是受师父之托,前来与苏仙主商议妖物作祟之事,看是否需要援助!”

  苏明义举杯,面上笑容感激,一扫方才的阴霾。

  “哈哈……谪溪君不愧是百家仙门之首,处事如此周道,真乃修真界的一大幸事,如此便多谢谪溪君了。

  对于此事苏某调查过了,并非是人有意为之,而是一些刚刚修炼初期的妖物,请谪溪君放心好了,辛苦世家公子跑这一趟了。”

  世星涧礼貌的点头。

  “如此便好,待回去后自会禀明师父。若日后阑风絮阁有事,苏仙主向潮生涯来封信函便可。”

  举杯同饮各有心境,这场盛谈会可谓是精彩纷呈。

  回到住所的卿歌甫一进门,一阵灵光闪现,冥寂扬手一挥,迅速布下了隔天阵。

  双手握住她的两只手腕举过头顶,将她抵在门上,起伏的胸膛宣示着他心底的愤怒。

  卿歌拧着双手,蹙眉看着他。

  “冥寂,你弄疼我了!”

  “你也知道疼……”

  他一声怒吼出口,带着十层的怒火。

  当她被程屹泼了一脸酒的时候,她又可知道,他也很疼。

  冥寂的眸子渐渐黯然,松开了她的手腕,一个人坐在了凳子上。

  卿歌揉了揉被他掐红的手腕,走到他旁边同他一起坐下,面上深深的歉疚之色。

  “是我不对,我不该自作主张将属于你的东西再还给别人。

  可是冥寂,我累了,我真的累了。我不想再过这种背负着诸多压力和杀戮的生活。

  我只想还清欠下的,找一个谁也找不到我的地方,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了此残生!”

  冥寂眼睑低垂,看着她带着红痕的手腕,有些后悔自己刚才为何那么冲动。

  这个傻瓜,却还以为他是为了炼尘珠的事而生气。

  用完了再归还给别人又怎么样,在他心里,这世间还没有一个东西能与她相比。

  “我不是气你私自决定日后将炼尘珠归还,我是气你被旁人欺负了!”

  说到最后,冥寂的声音越来越小,惹得卿歌一阵轻笑。

  “原来是因为这件事。好了,被欺负的是我又不是你,你那么气愤做什么?再说了,你不是已经帮我处理了么,就不要再提了。

  等苏明义炼完药,我们拿到了炼尘珠,就离开阑风絮阁。

  嗯……我想去江南或是漠北,你说哪里好……”

  冥寂看着她难得的笑颜,心中怒气也随之散去。

  等到她完成了自己的执念,他想,她会过得更轻松惬意。

  至于江南好,还是漠北好,对于他而言……有她的地方,哪里都好!

  门外是晴空万里,门内是万般深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