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往生之仙魔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1章 无处容身,昔日同门再相见

往生之仙魔录 把酒吟风 2062 2019.12.22 13:30

  听穆风从头到尾讲述完事情的前因后果,卿歌心中感到有些诧异。

  “所以说,你也不知道给你下毒又将戾气引入你体内的那个人是谁?

  可他说的看在那人的份上,给你个活命的机会又是什么意思?‘那人’是谁?听他这话之意是原本要将你置于死地的,只是因为‘那人’而改变了主意。”

  穆风刹那间陷入了沉默,他不是猜不出想要他性命的人是谁。只是事到如今,他已经不想在深究此人是谁了。

  对他而言,所有的是非恩怨在他离开阑风絮阁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世星涧看出了他的犯而不较,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安慰道:“既然一切已成过往,穆公子就不必感怀了。眼下首要之事还是先将身体养好,至于其他事情,日后再做打算也不迟!”

  “对啊对啊,那阑风絮阁不在也罢。那种平凡之地,怎容得下你这种人中翘楚呢?我们潮生涯这种仙门才是你应在的地方!”

  世云涯从听到穆风离开阑风絮阁开始,便兴奋不已。时时想插话,却奈何自家师叔正与他交谈。

  好不容易逮着了说话的机会,张口便是诋毁他昔日所在仙门,让世星涧不禁有些气恼。

  “云涯,你住口!若不是你说的那些话被人听了去,又何至于给穆公子招惹了这般祸端!”

  世云涯对自家师兄此言不敢苟同,这明摆着就是那些人有备而来,即便他不说那话,他们还是会有一百种方法对付穆风。

  他虽是想反驳却又不得多言,只是为穆风感到不平,坐到了后面的凳子上。

  卿歌扭头见他闷闷不乐的模样,吞了下口水,手指轻轻捏住了袖口。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就不必再计较因何而起。若照这样说来,我将凶器归还于他,也是主要原因了。

  更何况,即便没有云涯那一番话和我归还凶器一事。背后之人也还是会用别的办法,将穆公子铲除。”

  穆风震惊的看着她,这个女子果真是一如既往的聪慧。

  他忽然间有些心疼她,心疼初见时她眼底的忧郁,还有她被人恶意栽赃后那种毫不在意的淡然。

  他想,曾经的她一定是明媚的,只是在诸多尔虞我诈中失了本有的阳光。

  听她言语之中,带上了自己归还凶器的过错,世星涧赶忙起身执礼。

  “师叔恕罪,是弟子愚钝。”

  此言一出,反倒是让卿歌有些束手无策。她本意就想就事论事,顺便安抚一下那个闷闷不乐的孩子,没曾想竟惹的心思细腻的他致歉。

  是与外界隔绝的太久,还是自己那生人勿近的气息太强,以至于让人如此的谨小慎微。

  此刻,面对依旧执礼的世星涧,她却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开口。

  茫然无措之际,靠在床榻上的穆风挪动了下身子,咳嗽了两声。

  世星涧闻声,便弃了礼数,转身扶过他渡了些灵力。

  谁知,随着他灵力的注入,原本没有出现问题的穆风,却在顷刻间感觉全身筋脉欲裂疼痛难忍。

  世星涧立刻收了手,疑惑道:“怎么会这样?他似乎在排斥我的灵力。‘白无’毒性已解,体内戾气也该能被引出体外才对,为何却不见戾气踪影?”

  在他收手的一瞬间,穆风浑身的疼痛感便消失不见。

  他也不知道为何,那人将戾气引入他体内之时,一开始虽是疼痛难忍,后来却渐渐感觉不到疼痛,反而慢慢有种适应的感觉。

  卿歌看着若无其事的穆风,问道:“穆公子,你可有感觉到哪里不适?”

  穆风摇头:“起初是有,但是后来就没有了。方才世家公子注入灵力时,就感到体内之气如同受到惊吓,在全身游蹿疼痛剧烈。”

  卿歌闻言,轻轻蹙眉。踌躇了片刻便开口询问道:“穆公子今后作何打算?不如……”

  她有些询求之意的看了一旁的世星涧一眼,欲言又止。

  “穆公子既已脱离了阑风絮阁,若无归处,星涧在此诚邀穆公子拜入我潮生涯门下。不知穆公子意下如何?”

  世云涯有些不服气,自己如此邀约,他都不为他张口。如今师叔一个眼神,他便主动诚邀,果然是辈大一级压死人。

  “穆公子,这有何可犹豫的?从我第一次见到你,我就觉得你这种皎皎君子就理应拜在我们世家门下。”

  他咧着嘴,露出一片洁白,笑的真诚。

  然而穆风却仍旧沉默,不知该如何抉择。

  在旁人看来,他可能是在做选择。但对卿歌而言,他的顾虑她懂。

  他无非就是觉得,自己本是苏家弟子,脱离苏家后拜入潮生涯,日后两家若是相见,潮生涯难免会被其他仙门诟病。

  虽修仙界中并无明文规定各家仙门不得收容别家弃徒,但百家仙门早已心照不宣的将这此视为禁忌。

  她虽与穆风并无深交,却不愿这般优秀之人飘荡无依。一番思量之下,她有些心虚的将灵气聚于指间,开启了她与潮生涯的通讯秘法。

  自二十一年前离开,她便将它关闭,她以为潮生涯也早已断了和她的联络秘法,却在下一刻灵光大盛之后,客房中出现了灵光闪耀的影屏。

  依然如故的画面,是她生活了两世的忘尘殿。那道熟悉的背影,像极了那个男子,却少了他身上的清冷。

  世承泽转身对她轻笑,犹如第一次碰面之时那般温暖。

  “卿歌师妹,好久不见,近年可安好?”

  “蒙承泽师兄挂念,一切都好!”

  久违的关切让她心头一暖,酸涩的感觉涌上鼻尖。她忽然觉得自己太过无情,因一时之痛,便将所有关爱她的人拒之门外。

  寒暄过后,世承泽目光掠过她,停留在床榻的穆风身上,柔和的目光诚挚而不失修养。

  “想必那位便是穆公子了?照此看来,当是寻得了炼尘珠所炼丹药,可好些了?”

  穆风轻轻颔首,恭敬回道:“劳谪溪君挂心,已无大碍。”

  世承泽看了一旁自家弟子有些为难的模样,加之由卿歌亲自开启了通讯秘法,不需要再多言语他便知道应该是有什么事情需要询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