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往生之仙魔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 此行有疑,穆风斩妖

往生之仙魔录 把酒吟风 2358 2019.11.25 19:35

  熟睡的卿歌被他这一系列的动作惊醒,眼睛里散发些凌厉的光芒。

  在发觉是冥寂之后,眼中的防备之色才慢慢淡去,有些嫌弃的将他推开。

  “你大晚上又发什么疯!”

  冥寂对她的嫌弃一点也不恼怒,眉眼间带着一丝玩闹之意。

  “美人在侧睡不着,况且我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卿歌对他的这种插科打诨似乎习以为常,但这么久的相依为命让她很是清楚,若非有事,他不会做出如此行为。

  卿歌看着他,明艳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发生了什么事情?”

  冥寂眉间一顿,对她这番问话倒是没露出一丝惊讶。

  理了理方才因为着急拥抱她而凌乱的衣袖,端正的坐在了床榻边。

  眉眼微弯,眸中似有些骄傲。

  “我方才出去探查了下炼尘珠的痕迹。除了苏家的揽月阁里气息浓厚些,其他地方并没有炼尘珠的痕迹。

  但是,我在阑风絮阁的厢房里见到了熟人,还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孩子。”

  卿歌双眉微皱,美目流转,思索着冥寂口中的熟人。

  片刻后,原本有些许明亮的眸子暗淡下去。

  “是潮生涯的人对么?”

  “聪明如你!”

  卿歌对他的夸赞有些无语,她最熟悉的地方就只有潮生涯,说起熟人还能是别家的么?

  冥寂对她这样的反应很是不满,过去了这么多年,潮生涯在她心里始终都像是一根刺。

  每每他努力想把那根刺从她心里拔掉,可是最终都是徒劳无果。

  潮生涯和幽怀君便成了她此生都无法解开的结。

  冥寂见她久久不出声,起身将隔天阵的范围扩大到了门外,扬袖一挥将两扇门关住。

  “先不说这个,你就不好奇么?”

  卿歌坐在床榻上,昂着头看他,不明白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好奇什么?潮生涯的人前来想必是有什么事情吧?”

  冥寂倒退两步,坐在了桌子旁边的凳子上,手肘撑着桌沿。

  指节分明的手轻轻托着下颚,对卿歌的话有些不以为然。

  “你想想,这阑风絮阁是后起之门。一直都是籍籍无名,因得了炼尘珠后才在最短的时间内突然闻名遐迩。

  怎么会那么巧,潮生涯在这个时候突然关注起阑风絮阁来?”

  卿歌转过头看着桌前泰然自若的他,眸中生疑。

  “所以说,潮生涯此次前来,也有可能是为了炼尘珠?”

  冥寂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这个说法。

  “我虽然也只是猜测,但似乎除了这个理由,我还真是想不出来别的原因。

  不过,我更好奇的是,如今潮生涯的那位,为何会对这炼尘珠有兴趣。”

  卿歌对此也想不通,若按常理来算,那人的修为应当已进入炼虚合道的境界了,要炼尘珠又有何用?

  只是,此次潮生涯来了人,难免会同他们照面,这竟让卿歌感觉有些不知所措。

  “那……我们明日怎么办?”

  冥寂抬手倒了杯水,走上前去,递到她手中。

  “既然已经知道炼尘珠在苏家了,明日的试炼就无需再去了。你若不愿意见到潮生涯的人,咱们直接离开便可,找机会再来!”

  卿歌握着茶杯的手用了些力气,杯中的水受力摇晃,洒落在她身前的被子上。

  “不行!这次离开苏家,还不知道要等多久?

  况且,我们只知道苏家有炼尘珠的痕迹,却不知道它是不是真的在这里,只有留下来才有可能发现炼尘珠的所在。

  潮生涯的人又如何?不论是谁都不能阻止我找到炼尘珠。”

  看着她从原本的犹豫变得坚定,冥寂的唇角浮上一抹满意的笑容,在烛火的映衬下有些欣慰之色。

  伏妖阵中,穆风手持佩剑‘渡尘’行走在昏暗的小道上,墨绿色的长袍在幽暗中没了白日里的风度翩翩。

  焦黑的密林深处泛着微弱的蓝光,阵中的妖兽似乎感知有修者到来,不见一丝异动。

  穆风穿梭在林中,走到之前斩断妖兽前足的不远处,几棵被拦腰斩断的树木挡住了他前进的脚步。

  他屈身而下,伸手抚过断口处。平整光滑的切面,没有一丝一毫的停顿,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

  依照当时她所站的位置,妖兽在她面前。她若持剑横扫而过,是会造成这种结果。

  可是,苏家给试炼弟子的剑灵气并不是很足。如果持剑将树木劈成这种断面,修为想来必定不俗。

  然而他却想不通,她明明没有修为,是如何持剑达到这种威力的。

  思虑间,密林深处出来了几声妖兽的叫声。

  穆风寻着声音的方向前去,却见被他斩了前足的妖兽正在吸食低阶妖兽的精气。

  对此行为,穆风略吃一惊。它这已经不是正经的妖兽修炼了,而是近乎邪魔歪道的方式了,难怪在毫无灵气的伏妖阵中它也能进阶。

  未免夜长梦多,穆风最终决定在它还未强大之前将其铲除。

  趁那只妖兽正在吸食低阶妖兽精气之际,穆风绕到它的身后。

  抽出‘渡尘’将灵气凝于剑身之上,银白的剑身顿时变的更加耀眼。

  银光大盛之际,穆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身于半空,握住剑柄朝下方的妖兽刺去。

  强大的灵力汇聚于‘渡尘’剑身,穆风墨绿色的长袍被佩剑所带起的剑风吹动,犹如从天而降的一道天雷,直击那只妖兽脊背。

  那妖兽感知了自上方而来的浓浓杀意,将那只尚未吸食完毕的低阶妖兽尸体反手抛向上空,然后就地一个翻滚躲开了穆风的攻击。

  穆风一个侧身翻转,单脚踏上了那只低阶妖兽的尸体,轻轻落地。

  ‘渡尘’在他手中依旧光芒甚盛,而刚才翻滚到一旁的妖兽,看着他手中闪着银光的剑,发出了一声极其粗犷的怒吼。

  穆风看着它前足上的伤口,大抵是因为它不断吸食了别的妖兽精气的缘故,这么短的时间内那伤口竟有愈合之势。

  那妖兽呲牙咧嘴,似藏了一股滔天恨意,明知自己不是眼前之人的对手,却还是义无反顾的朝他扑去。

  穆风面上毫无波澜,等到妖兽飞扑过来之时,他一跃飞上妖兽的头顶,脚下重重用了些灵力。

  那只妖兽因他这一脚跪倒在地上,半空中的穆风随即一个潇洒漂亮的转身,‘渡尘’锐利的剑气在空中划成一道银白色的弧状,朝那妖兽的脖子而去。

  顷刻间,妖兽的脑袋便与躯体分离,滚到了一旁。

  穆风随后从空中落下,将‘渡尘’收回鞘中。

  正欲打开通道离去,却见那妖兽的躯体里飞出一颗闪着光略带丝丝黑气的珠子。

  穆风走上前去,将那枚珠子握在手中。

  这么奇特的妖丹,他还是头一次见。想来这里面的丝丝黑气,应是那妖兽走邪道修炼而成。

  不过好在及时发现,若不然等它真的修炼成了魔兽以后,怕是自家师父来了也不一定能应对得了。

  忽然想起,白日里苏沐儿提起的话和那个神秘的姑娘,穆风将妖丹收进储物袋中,打开通道,离开了伏妖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