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往生之仙魔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4章 深情自有人知,林中得人馈赠

往生之仙魔录 把酒吟风 2080 2019.12.20 11:34

  卿歌也只有在此刻,对她没有生出厌恶之心。

  即便是再阴暗的人,心尖上总有一处光明是属于某一个人。

  “他有没有事,要取决于你们苏家给不给丹药!炼尘珠所炼之药,医百病逆生死。所以,穆风是死是活,全看你了苏姑娘!”

  她是想苏沐儿能看在自己对穆风的情意上,拿颗丹药给她,却见她眼泪瞬间涌出双眸。

  “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卿歌微感诧异,苏沐儿对穆风的感情,她敢肯定绝对是真心的。难道,真如他们所说,苏家发生了一些事情,导致丹药尽数损毁?

  若真是如此,该怎么办?难道眼睁睁看着穆风死在自己面前么?

  这个时候,她突然好想有一个人能站在她身边,陪伴她为她解惑。

  沉默间,一阵微弱的红光在黑暗中闪烁,绕上了她有些微凉的手掌。

  她抬起手掌,看着缕缕红光露出一丝安心的微笑。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便打扰了!”

  “等一等!”

  一声急切的呼唤止住了卿歌原本将要离去的脚步。

  苏沐儿迈着焦急的步子走到她身边,眼神中透着闪躲。不知是因为惧怕卿歌的实力,还是羞愧方才自己欲加之罪的失态。

  “风……风姑娘,大……穆公子他究竟出了什么事?”

  卿歌蹙眉,出了什么事不该问她父亲么?为何她好像也不知道?是真的蠢,还是装作不知?可看她这般模样又不像在说谎!

  “苏姑娘想要知道,何不问问自己的父亲?”

  在没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前,她怎么可能将真相告知苏家。

  若是他们所为,便不如何!若不是,岂不是惊动了背后之人。

  留下一句冷冰冰的话语,卿歌便离开了阑风絮阁的临天门,火红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了清凉的夜色之中。

  苏沐儿转头,原本乖巧的目光变得愤怒。

  “阿爹,你告诉我,是不是你命人对穆风下了黑手?”

  “胡闹,这就是你跟为父说话的态度么?穆风是跟随我多年,即便因为一些事情离去,我又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

  苏沐儿上前去,满脸泪痕的质问:“不是你下的命令还有谁!再怎么说他曾经也是你疼爱的弟子,你怎么忍心置他于死地?”

  苏明义扬手就是一巴掌,响亮的耳光将苏沐儿的质问声生生打断。

  “师父息怒,小师妹也只是一时心急!”

  程屹上前握住苏沐儿的肩膀,说道:“小师妹,你怎么能那么傻,轻易就信了那个风卿歌的话!她如此模棱两可的言语,为的不就是挑起你与师父之间的矛盾么?”

  苏沐儿泪眼朦胧的看着他,又望了自家爹爹一眼,觉得程屹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可是,那个女子那般嚣张,真的会使这种小手段么?

  时辰越来越晚,天越来越暗,而她也越来越看不清身边人的心了。

  离开了阑风絮阁的仙府范围,冥寂现了身。不知何时取来了件披风搭在了卿歌肩上,贴心的为她系着带子。

  “夜深了,山间有些冷,别着了风!”

  真好!她想要有人陪着的时候,而他刚好也在!

  “冥寂,阑风絮阁没了丹药,我们该怎么办?你……你是天界的二殿下,难道除了炼尘珠当真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冥寂系带的手微微停顿了一下,而后若无其事的给她打了一个漂亮的结。

  察觉到了他的异样,卿歌眸中放光:“有,对不对?”

  问完,她便后悔了。

  以冥寂的修为,除非另一种办法很凶险,不然也不会想要来阑风絮阁。

  冥寂薄唇轻启,笑道:“我的卿歌真是聪明,什么都瞒不过你!”

  见他神色坦然,卿歌有些怀疑他是不是为了安慰自己才说的这么轻松。

  “另一种办法是什么?”她小心翼翼问道。

  她如此的谨小慎微的样子,让冥寂有些心疼,不由自主的握住了她冰凉的手。

  “‘白无’在的地方,周边肯定会生长着一些植物,那些能够活着的植物便一定可以克制它的毒性。只要找到‘白无’取到存活的植物就行了!”

  他说的那么简单,让卿歌忍不住有些怀疑他所说的真实性。

  “既然这么简单,为什么还非要来阑风絮阁?你是不是在骗我?”

  冥寂弯曲了两条修长的腿,将头靠在她的肩膀上,摇了摇身子,颇有一副少年撒娇打诨的样子。

  “我只是太无聊了,想找点事情玩玩嘛!”

  卿歌被他此举逗的苦笑不得,却无从反驳,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不安分的主,也就信了他此番说辞。

  “那我们现在去吧,你知不知道‘白无’在哪里?”

  冥寂直起了身子,换上一副慵懒之色。

  “今日太累了,先回去!等明日再去也不迟。”

  卿歌张嘴正要说什么,却听闻一旁的林中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

  她与冥寂紧紧盯着声音来源的方向,随着最外的灌木被扒开,走出了一个墨绿色的身影。

  “杨凛?你为何会在这儿?”

  杨凛抬手打了打头上的脏物,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带了些羞怯。

  看到一旁的冥寂,双眼闪着有些激动的光芒。

  “方才我听门中弟子谈论卿歌姑娘前来寻药,便偷偷下山来了。”

  说着他从腰间的药包里取出一颗丹药,递给了卿歌。

  “喏,给你!”

  “是炼尘珠炼的药!”冥寂言语肯定。

  “不是说苏家丹药尽毁,你为何会有?”

  杨凛有些腼腆的挠了挠头,回道:“这是当时程屹师兄给每位入门弟子发放的,既然卿歌姑娘有急用那便拿去吧!”

  他也不管卿歌是不是愿意收,便上前两步将丹药塞进了她手里。

  卿歌看着那丹药,还有他略微羞怯的样子,有些不知所措。

  冥寂抬手拿过丹药,收了起来。

  “既然如此,那便谢过杨凛小兄弟了!”

  卿歌忍不住狠狠瞪了他一眼,人家仅此一枚的救命丹药,他连句客套话都没有说收便收了。

  “恩公言重了,若不是恩公,我也无缘成为苏家的弟子。说起来还要谢恩公出手相助之恩呢!”

  冥寂没有言语,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神情有种让人想狠狠地痛打一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