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往生之仙魔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7章 一番言语惹人深思

往生之仙魔录 把酒吟风 2129 2019.12.25 20:51

  世云涯对此不敢苟同,没仇难道就不会有人无端妒恨了?

  自己师叔行得正直,不照样被苏家那个蛮不讲理的小姐冠上了凶手的罪名么?

  这世间哪里有那么多的理所当然,有人见你比他漂亮,或许就会划花你的脸;有人见你比他优秀,或许就会背地里给你穿小鞋。

  总之,人心叵测这四个字那绝对是有理有据。

  他几步走上前去,虽站在石阶之下,昂着的头却是气势十足。

  “若不是寻仇,会是什么?江公子身上钱财分文不少,只是被刘琦贪便宜捡了去。此人不图财,难道图一个乐趣?”

  他毫不隐晦的言语,使得卿歌也皱起了眉头。

  她扭头看着冥寂,问道:“你也是这个意思?”

  “不是,我有种很强烈的感觉,总觉得事情不是寻仇那么简单。

  若是寻仇,此人为何只是单单将他双手砍去?至少若是我寻仇,怎么也要一个活口不留才是!”

  他们说的句句在理,江老家主察觉出几人并非常人,想是应该颇有些来头。

  若此番能依靠他们查得杀害自家儿子的凶手,也算是了却了自己一桩心事。

  他历阶而下,行至他们跟前,身体前倾,执手以礼。

  “几位小友想来不是普通人,江某在此恳求几位小友找出真凶,以告慰我儿在天之灵。

  我儿一心想要修习仙道,庇护弱小。如今却落得如此下场,还请几位看在他心怀苍生的份上,让他得以安息吧。”

  他言语诚恳,没有一般人面对丧子之痛的慌乱无助,理智的让人敬佩。

  听闻他提起自家儿子想要修仙问道,世云涯才算真正瞅了那地上的尸首一眼。

  忽而,他原本站在三丈外的脚步往尸首跟前走去,继而蹲下了身子,捏着下巴若有所思。

  世星涧问道:“云涯,你在做什么?可是有新的发现?”

  在他心中,世云涯有着超强的感知力。虽然有时玩闹话多了些,但是人却聪明机灵,是个难得的孩子。

  冥寂闻声走到他身旁,腰上紫色的流苏扫过世云涯的衣袍。妖媚的颜色配上他慵懒半闭的双眼,在这灰蒙蒙的天色里,让人生起一种别样的欲望。

  他垂眸望着世云涯,从在阑风絮阁感知到自己存在开始,他对他就格外的感兴趣。

  “你蹲在这里观察了良久,发现了什么?”

  世云涯倒吸了口气,说道:“这公子感觉有些面熟,似乎在哪里见过!师兄,你来看看这公子是否眼熟?”

  世星涧听后,走上前。细细打量了下尸首,摇头道:“不觉眼熟,云涯可是记错了?”

  世云涯对此不置可否。他从始至终与师兄可谓是形影不离,若是自家师没见过,他自然是信的。可是,他真的在哪里见过他,却一时半刻想不起来。

  卿歌对他们两人之间的言语感到莫名其妙,也忍不住走上前去观望,却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

  “这公子是有一些眼熟,应是在哪里见过的!”

  她语气坚定,引得世云涯转头望过去,这一望便恍然如初。

  “我想起来了,是在阑风絮阁的测试上见过!

  江老家主,您说江公子想要修习仙道,他是不是曾去过平凉苏家?”

  江老家主深感诧异,自家儿子是听说了平凉苏家之名,才踏上了求仙问道之路。

  却奈何没通过测试而折了回来,还曾信誓旦旦说待来年他一定可以成为苏家弟子。

  如今眼前之人竟在苏家见过自家儿子,想来也是修仙问道之人,他顿时感觉充满了希望。

  “原来竟是几位仙友,失敬失敬!仙友所说不错,我儿确实去参加了苏家的入门测试,因没通过才回到家中,预备来年再去一次。怎知如今……”

  他浓重的叹息声中饱含了深深的无可奈何。

  天又开始淅沥的下起了雨,冥寂五指轻轻蜷起,往生伞伴随着灵光出现在他手中,继而撑在了卿歌头上。

  世星涧指间捏诀,将搁置在路边的尸首挪到了江家大门里面。

  “江老家主,如今江公子已故,便好生安葬,让他入土为安吧!人虽死,也总该保留最后一丝体面。”

  雨水渐渐打湿了江老家主的发冠,顺着他宽阔的额头流到了棱角分明的下巴,滴落在蓄了雨水的地面上。

  他望着眼前的几人,深深鞠躬还礼。

  “诸位仙友,江某在此有个不情之请。若有朝一日寻得杀害我儿真凶,还请前来告知江某一声,我……我也好告知我儿一下,让他得以安息。”

  他回头看了一眼躺在门里的儿子,终究是在这最后一刻,没忍住心中的丧子之痛,略显老态的眼睛混着雨水流出来一行清泪。

  他们礼貌地对着江老家主还了礼,世星涧与世云涯拿出了油纸伞。

  “江老家主节哀!若他日知晓凶手,定会书信一封,我等就此别过!”

  告别了江老家主,他们转身往客栈而去。

  世云涯回头望了一眼雨中那有些萧索的背影,只觉得开始那个看似坚强从容的父亲,在这一刻突然间便的脆弱不堪。

  “唉~生命真的是太脆弱了,这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楚,只有亲身体会过的人才会懂吧!

  修仙问道又如何?渡劫飞升又如何?终究是逃不过身归混沌,化作一捧黄沙或一粒尘埃,或许再无来生!”

  走在前面的卿歌猛然间顿了下脚步,不由自主抬手握上了冥寂握着伞柄的手。

  世星涧他瞬间便想到了殒身的幽怀君,拉扯了下世云涯的衣袖,紧张地抬头看了眼卿歌的背影。

  见她久久没挪动脚步,世星涧慌忙上前拜礼。

  “师叔恕罪,云涯年幼,说话失了分寸,待回去之后,弟子定会好生管教!”

  他微微抬头,对不知所措的世云涯使了个眼色。

  世云涯接收到自家师兄的讯息,便赶忙上前,欲要拜礼之时被冥寂拦下。

  “无事!你们先一步回去,帮我看顾下阿离,我们随后就到!”

  两人抬头望了望没有任何言语的卿歌,似对冥寂所言有所怀疑,却得了他点头肯定,便欠了身子拜别。

  “师叔,殿下,弟子先行告退!”

  对着他们摆摆手,两人月白色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了缥缈的雨幕之中。

  街上早已空无一人,烟雨楼阁中只余下两人并肩而立的身影,惊艳了这一方氤氲的天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