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往生之仙魔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7章 再遇修士,山间对决

往生之仙魔录 把酒吟风 2240 2019.12.08 19:26

  一番整顿之后,四人出了山洞。外面天色已然见黑,柳月高挂枝头,清风悠然慢送。

  “天色已晚,周边也无落脚之地。之前的村子怕是回不去了,我们去哪儿?”卿歌抬头看着被密林遮挡的夜空问道。

  冥寂自然而然的便要接话,尚未作答时,陌离便兴奋的出了声。

  “我知道我知道,跟我来就行了!”

  说罢她便沿着山中的一条小道准备下山。她打头阵,他们紧随其后,察觉到卿歌的吃力,冥寂便默不作声的回到了她的身体里。

  漆黑的密林里不见光亮,陌离却走的特别顺畅,让掌中灵光闪耀的卿歌有些震惊。

  “阿离,为何你在夜色中行走如此顺畅?”

  “因为适应了啊,在清溪涧我总是晚上一个人在山里瞎逛,自然而然就适应了。

  卿歌外婆,你不要再用灵力了。不然眼睛适应了光亮,如果忽然之间没了,你的眼睛会看不清楚的!”

  “阿离,你还是叫我卿歌姐姐吧!”

  卿歌对她的称呼有些头疼,被冥寂如此搅和,这都是什么跟什么辈分啊。

  不过她还是将掌中的灵力熄灭,一瞬间便觉得眼前一片漆黑,甚至连陌离的身子都看不清楚。

  像似知道了她的不适,陌离停下了脚步,让她缓了缓。回头看着她,一脸的小骄傲。

  “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现在是不是好多了?”

  稍稍缓了片刻,卿歌便看清楚了陌离的脸。

  走了不到半个时辰,陌离带着他们来到一处山脚下的小茅屋前。

  “果果,开门,我回来了!”

  随着她的喊门声,茅屋的那扇木门‘吱呀’一声被人从里面打开。

  开门的不是别人,正是白日里在村子见到的那个小姑娘。

  果果见到陌离,一下子扑过去抱住了她的腰,带着些许紧张与兴奋。

  “阿离姐姐,你回来了?伤好些了么?”

  陌离抬揉了揉她的头发,笑道:“伤已经好了,弟弟妹妹睡着了?”

  果果点了点头,卿歌顺着木门望去,只见里面干净的木床上并排睡着两个约摸四五岁的孩子。

  整洁的床铺和简陋的茅草屋有些格格不入,却不妨碍这片小天地的温馨。

  陌离带着他们随着果果进了门,本就不宽敞的屋子顿时显得更加拥挤了。

  陌青看着名唤果果的小女孩,疑虑重重,忍不住询问:“离儿,他们是谁?”

  “他们是我在路上遇到的,爹娘都不在了。我本来想将他们安置在前面那个村子里,看有没有好心人收留。结果碰上一个修士,非说他们是妖孽。

  他们明明是人,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江湖术士,出来坑蒙拐骗的。”

  尽管屋内很温暖,陌青额角还是流出了一滴冷汗。修士所说不假,只是她会错了意而已。

  卿歌显然也是知晓的,只怕那修士当时所指并非这几个孩子。

  只是让她疑惑的是,他说陌离是妖可以理解,为何那金铃在自己跟前却无风而响呢?

  陌青有些紧张的问道:“离儿,你碰到那修士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异常?”

  陌离不懂自己爹爹为何这么问,倒也如实告知。

  “没什么异常啊,当时他张口就是妖孽,我气不过就跟他打了一架。后来便将他们安置在这个山脚下,买了些被褥。

  再后来,我带着果果出去买吃的,又遇上了他。我让果果先跑了回来,跟他打架的时候被他打伤了。

  我怕回这里来,会将他引来,所以便跑进了那座山里,找了个洞躲了起来,然后就晕过去了,再醒来就看到你们了。”

  陌青没在说什么,看了眼前三个孩子一眼。

  “明日,你便带上他们和爹爹一起回清溪涧去可好?”

  陌离不依,看到了外面世界的精彩,她更不想再终日待在那四季不明的清溪涧里。

  “爹你自己带他们回去吧,我还想在外面多待些时日,不想那么早回去。”

  听到了她的抗议,冥寂现身有些不悦。

  “阿离不愿意回去,你为何强迫她?你自己带三个孩子回去,阿离就交由我来照看!”

  “殿下,此事万万不可,离儿她……”

  冥寂颇为厌烦地打断了他的话。

  “我知道,你把那琴交给我就行了!怎么?难不成本殿下的修为让你如此怀疑?”

  陌青百般不情愿的将寒丝琴取出来交给了他,无奈的摇头。

  他能有什么办法,谁让自己修为不如他,而他偏偏又是天君盈渊的胞弟呢!

  “那好吧,明日我便带这三个孩子回去,阿离就拜托殿下和师姐照看了。”

  听闻自己不用回清溪涧了,陌离开心的险些将屋顶撞翻。随后两步跳到冥寂身边,双臂一扑直接搂上了他的脖子。

  “太好了,我终于自由了。谢谢你外公!”

  冥寂有些扭捏的将她的胳膊掰开,面上有些尴尬,双眼委屈的求助一旁的卿歌。

  虽在这个世上已久,他还从未被人如此亲近。即使是面对卿歌,他也只是浅浅的拥抱她,并未有过其他亲密行为。如今陌离此举,倒是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卿歌走上前去,将她拉到一旁坐下。

  “好了,带在你在外面可以,但是你得答应我们一件事情,就是不论何时要寸步不离的跟着我们,明白了么?”

  陌离尚未答话,门外响起一阵金铃的声响。

  “妖孽,还不快快出来受死!”

  “又是那个臭修士,看我不出去打他一顿。”

  冥寂长袖一拦,唇间轻笑带着宠溺。

  “你歇着,有外公在,何需轮到你出手!今夜,我便教训教训这个伤了你的混蛋。

  陌青,看好我的小家伙!”

  他说的随意,陌青却甚是无语。没有他法,也只得陪着陌离待在屋里。

  冥寂与卿歌开门走出屋外,周身泛着红光。

  那修士见是她,客气的屈身见礼。

  “竟与仙友如此有缘,不知何故出现在此?”

  “这话我倒要问问阁下了,深夜来女儿家的宿处是为何?”

  那修士眯着眼睛看向屋内,有些犀利的目光让卿歌很是反感。人虽是仪表堂堂,却给她一种贼眉鼠眼的感觉。

  火红的长袖轻拂,那扇木门便被关住,卿歌的语气中有着浓浓的玩味之意。

  “阁下既然是修仙之人,怎能如此窥视女儿家的卧房,莫不是凡心未泯?”

  他似乎不明白,明明是修仙道之人,为何说起话来隐隐带来了些邪气的妖魅。

  “在下敬重仙友,还望仙友放尊重些,将里面的妖孽交出来!”

  卿歌魅笑出声,掌中灵力翻涌,‘玉骨’随后出现在手中。

  “笑话!你深夜追我来此,却也敢说尊重二字!莫非这仙道皆是你这种表里不一之士?”

  那修士抽出身后佩剑,指间掐诀置于剑身,灵力瞬间布满剑上。

  在黑夜里,两把剑格外的异彩纷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