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往生之仙魔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4章 仙门盛会,各持己见

往生之仙魔录 把酒吟风 2244 2019.12.16 19:22

  林染的眸中闪过一丝期待,原本有些畏缩恭敬的神态,豁然变得惊喜。

  “公子说的可是真的?今年会挑选我们外门弟子参加!”

  风卿逸脸上带笑,沉稳而又干练。

  “当然是真的!外门弟子与内门弟子根本就没多大区别,只要自身足够努力,一样可以优秀。

  林染对吧!这届外门弟子之中你可称得上是足够优秀了。好好努力,若是仙门盛会排进一百名,这绣花腕片就是你未来的归宿!”

  风卿逸指了指自己的绣花腕片,而后看了眼林染的碧蓝色腕带,对着他扬起一抹信心十足的笑容。

  得了他的肯定,林染眼中藏不住的斗志昂扬,激动的握紧了手中的剑。

  “是!我一定不会让公子失望,也一定不会给风家丢脸!”

  风寅看着他兴奋的模样,给了他一个加油的手势。

  “加油啊,染师弟。”

  但见左省脸上并无什么明显的变化,倒是让他有些不解。

  “你小子,酸溜溜的问完卿逸兄,怎得这会却毫无反应?莫不是高兴的痴傻了?”

  左省没将他的调侃放在心上,有些散漫的靠在门上。

  “我又不是林染,我对内门弟子的身份没什么兴趣。还是舒舒服服的做我的外门弟子,没事调戏调戏寅师兄,倒也活的乐趣!”

  一阵胡言乱语,自然是惹得风寅即将落下的一阵拳打脚踢。

  两人追逐打闹的模样,让林染觉得所谓的身份地位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不可攀。

  终于在这两个人转了不知多少圈后,风卿逸无奈的出了声:“好了,你们两个不要再闹了。我们还有正事要做,待做完了事你们再好好打!”

  风寅停下脚步,理了理有些凌乱的衣领和发丝。

  “看在卿逸兄的面子上,这次放过你!”

  “哈哈,那便多谢寅师兄手下留情了,师弟在此祝寅师兄此行顺利!”

  风寅有些傲娇的昂头走出了城门外,风卿逸紧随其后也出了城门。

  左省看着那渐渐远去的身影,洋溢在脸上的笑容随着越来越小的人影消失在了唇角。

  林染看了他一眼,又看了远去的风寅一眼,像是察觉了什么,不可思议的张大了嘴巴。

  他早就该想到的,若不是有情,又怎么会次次与之玩笑打闹?他可是从来没见过左省与别人追逐嬉闹过。

  左省两步走到他跟前,一手拖住他的下巴,一手按住他的头顶,将他张开的嘴巴合了起来。

  “收起你那幅吃惊的表情,脑子里想什么呢?不是你想的那样!

  成不成得了内门弟子,全看这一次了。你好好努力,才不枉费我酸溜溜的说了那些话!若是成不了内门弟子,小心回来我打断你的腿!”

  左省伸出右手放在了林染面前,林染也伸出右手与他拇指相交握在一起。

  “谢谢左师兄,我会努力的!”

  林染不明白这么好的一次机会,左省的能力明明比自己强很多,为何却不愿成为内门弟子。

  不过,这人各有志。也许……他真的想悠闲潇洒的做个外门弟子也说不定呢。

  行走在临沧的街上,风寅时不时扭头看着风卿逸的侧脸,舔着唇欲言又止了好多次。

  “那个……卿逸兄,你真的打算今年让外门弟子参加潮生涯的仙门盛会?”

  “嗯!风寅可是觉得哪里不妥?”

  闻言,风寅的情绪有些激动。

  “自然不妥!我虽没参加过仙门盛会,可也知道,每年仙门盛会均是各家内门弟子参与。

  如今你却让外门弟子参加,往好了说,别人觉得你对待门中弟子一视同仁。往坏了说,其他仙门若看到风家的是外门弟子,难免会觉得咱们风家是在有意挑衅其他仙门。

  如果成绩不好,百家仙门便会说我们风家不自量力。若是成绩突出,保不准就此会被别家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树大招风,人言可畏,这些卿逸兄怎会不懂?”

  风寅知道,他自然是懂,只是想让他给自己一个能够说得过去的理由而已。然而,根本没有。

  “道理我自然懂,但是选什么人参加是我们风家自己的事情,与其他仙门何干?

  若选外门弟子是对他们的侮辱,那我们暮仙空云城选嫡系亲传弟子呢?他们是否又要说,我们风家仗势欺人?况且,仙门盛会从来没规定过什么身份才可以参加!

  既然怎样都满足不了他们,又何必事事都由着他们说了算?”

  风寅第一次觉得,那个向来澄思寂虑的风卿逸,原来是这么的固不可彻。

  于是,他便怒气冲冲的向前行走,不再理会风卿逸的一堆措辞。

  见他如此恼怒,风卿逸神色有些沉重,几步追上前去拉扯住了他。

  “风寅,你……该修心了!

  你不觉得自从你恢复了一些记忆后,变的很多顾虑,有些浮躁易怒了么?”

  风寅欲要张开的双唇又闭合住,前些日子他还信誓旦旦的跟那个女子说要重新修行,期待未来一日再见时,是一个全新的自己。

  如今,他却……

  “卿逸兄说的是,我也不知为何,自从有了些记忆,心变得越发杂乱了。

  数日前跟卿逸兄的妹妹交手后,还向她保证未来得以再次相见时,希望自己脱胎换骨。

  看来,这次完事以后,要重新修心才行!”

  听闻他跟自己妹妹保证过这件事情,风卿逸有些诧异,问道:“你跟卿歌动手了?可受伤了?”

  风寅对他的关心有些不平:“卿逸兄的妹妹什么修为,心里不清楚么?该关心的人是我吧!”

  “我问的就是你有没有受伤?你完好无损归来,不应该啊?”

  风寅原本想要感谢的话,顿时给噎了回去。

  什么叫不应该啊?难道自己非得断条胳膊或是腿的归来,才算应该么?

  然而在风卿逸看来,若是风寅当真触碰了自家妹妹的底线,是不可能完好无损的,即便不是断胳膊断腿,修为也会受损的。

  只是,他至今也不明白这二十一年里,被幽怀君废了修为与灵脉的妹妹,是如何有了那么强大的能力。强大到让整个阑风絮阁都望而生畏!

  他若有所思的目光飘远,风寅忍不住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卿逸兄?”

  得了呼唤,风卿逸回过神。

  “先不说这些了,我们先去潮生涯。叫上世家的公子们再去一趟上官府。”

  风寅有些不明所以,问道:“各家仙门之间明明可以靠传讯符,为何我们却要亲自前往?”

  风卿逸非常不想告知他缘由,难道让他说,是因为自己每日都会用传讯符跟卿歌谈天说地,而被潮生涯的讯息禁制列入黑名单了么!

  没给他任何回应,风卿逸便拉着他往温岭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