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往生之仙魔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5章 携药而归,穆风苏醒

往生之仙魔录 把酒吟风 2176 2019.12.20 15:26

  一向清冷的卿歌却对杨凛行了拜礼。

  “多谢杨公子慷慨相助,卿歌替穆风谢过杨公子!”

  杨凛似乎有些不太习惯她这突如其来的道谢,有些局促的抓着额头。

  “卿歌姑娘言重了,穆公子待我们新弟子都很好。此次他有事,我理所应当出手相助,就不必言谢了!

  我该回去了,晚了被人发现就不好了!”

  匆忙告别了他们,杨凛便转身钻进了来时的那条小道回了阑风絮阁。

  卿歌原本很想问问他,穆风与阑风絮阁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转念一想,若真是有什么至关重要之事,以苏明义的为人又怎么会轻易让旁人知晓。

  只是久久望着那处已经没有声响的林子,出了神。

  已经有多久没感受过来自陌生人身上的温暖了?久到她都忘记了!

  “有问题!”

  因他莫名其妙一句话,卿歌回神,问道:“什么问题?药么?”

  “不。药没问题,是人有问题!他……他是不是喜欢你?”

  冥寂很认真的盯着她的双眸问道。

  “那个浑身充满骄傲的冥寂,何时变得如此不自信了?”

  丢给他这么一句话,卿歌没再理会他一个人离去。

  冥寂两步追上去,跟在她身边,牵着她消失在了星光点点的林中。

  聚鑫客栈里,陌离坐在桌旁,静静的看着屋内的两人,还有躺在床上还没苏醒的穆风。水灵灵的眼睛里似乎爬上了一丝困倦,捂着嘴巴打了个哈。

  “你们为什么都不说话?卿歌姐姐和外公什么时候回来?”

  世云涯伏在桌上,一只胳膊垫在下巴处,另一个胳膊伸到桌子中间,手指点弄着陌离搜罗来的玩偶。

  世星涧贴心的守在床榻前,手指时不时搭上穆风的脉搏,观察着他的状况。

  “陌姑娘若是倦了,便去客房休息吧!待师叔他们回来,便让云涯去唤你。”

  陌离歪着脑袋看着他,由内而外散发的儒雅之气,让她感觉很舒适。

  “世家公子,年方几何?可觅得道侣?”

  因她一句话,世星涧搭在穆风手腕处的手,微不可察的颤抖了下。

  世云涯猛然间坐直了身子,不可思议的看着她,问道:“你问这个作甚?小小年纪懂什么道侣之事?”

  “我怎么不懂?更何况我问的是你家师兄,又不是你!你那么激动是为何?”

  陌离毫不客气的回嘴,堵的世云涯一时之间竟是哑口无言。

  世星涧看着他如此无言的模样,忽然觉得,也许云涯正需要这么一个伴侣,才会降得住他。

  “陌家姑娘,在下一心修仙问道,对道侣一事并无想法。让陌姑娘失望了!”

  陌离有些失落的撇了撇嘴,叹了口气。

  世云涯面上有些微红,见她失落竟有些于心不忍。

  “阿……阿离,我师兄清心寡欲专注修仙问道,你不要失望嘛,这世间的好男儿多的是啊。师兄拒绝了你,你也不要灰心……”

  话未说完,世云涯吃痛的抱住了自己的小腿。

  “你……你踢我做什么?”

  “踢你是因为你笨!我有说给自己找伴侣么?”

  世云涯揉了揉自己被他踢到的小腿,问道:“不是给自己,那是给谁?”

  “我是想给卿歌姐姐寻个伴侣,她一个人感觉冷冰冰的。刚好世家公子模样俊俏,人又温暖,一定会让卿歌姐姐快乐的!”

  世星涧手中的帕子刹那间掉到了地上,忍不住腹诽:这陌家姑娘可真是敢想啊!

  “小家伙,居然趁我不在,胡乱给你外婆寻伴侣,是不是当我是吃素的?”

  随着冥寂软绵绵的狠话,一阵流光闪耀,他便带着卿歌出现在了客房内。

  见他们归来,世星涧脸上挂满了欢喜。

  “师叔,可是拿到丹药了?”

  卿歌点了点头,看了眼冥寂。他伸出右掌,那丹药稳稳的出现在了手里。

  世星涧有些兴奋的拿过丹药,便给穆风服下。手指间的灵光顺着穆风的唇瓣而下,掠过喉咙之处,喉结翻滚,丹药随之入腹。

  “已经服下了,只等他苏醒便可!师叔此去阑风絮阁,可知苏家与穆风究竟出了何事?”

  “我没过问,这药也不是苏明义给的。是一个……一个朋友给的!”

  卿歌将杨凛定义为了朋友,她想能在这种生死关头帮助她的人,应该算是朋友吧!

  世云涯对此似乎感到有点可惜,字字句句中透着失望。

  “唉,真是可惜了,白白便宜苏家了!还以为能借此机会给他们家一个教训呢?”

  “云涯!”

  世星涧怒声呵斥,不明白为何他总过不去苏家这个坎儿。

  被自家师兄呵斥,世云涯悻悻的退到一边。

  “揽月阁没了!”

  淡淡的语气却惊了他们两人,仿佛是在叙述着一件极其微小的事,没掀起一丝波澜。

  “师叔此话何意?可是阑风絮阁出了大事?”

  虽如此问,但是世星涧心中却是清楚,如若阑风絮阁真出了什么事,自家师父不会收不到消息。

  百思不得其解之时,卿歌那平淡无痕的声音随之而起:“不是出了大事,是我将它夷为平地了!”

  一向沉沉稳稳的世星涧顷刻间变得瞠目结舌,到底还是动手了。

  苏家的揽月阁他是见过的,能将那六层阁楼不费吹灰之力夷为平地,也真是空前绝后了。

  他竟不知道该怎么与眼前这位师叔相对了,一个人默默走回床榻边,等候穆风的苏醒。

  世云涯心潮澎湃,十分想冲上去给她一个拥抱,却顾及到自家师兄的情绪,只得偷偷朝她竖起了大拇指。

  服了丹药的穆风,终于有了苏醒的迹象。浓密的眼睫随着他的眼睑轻轻抖动,一番抗衡之下,他终于睁开了眼睛。

  看着眼前熟悉的人,他心中甚感欣慰。

  世星涧将他扶起靠在床头处,贴心的为他垫了枕头。

  世云涯从桌上倒了杯水递过去,在他还未抬手之际便被自家师兄接了去,然后送到了他的嘴边。

  一杯水下肚,穆风唇间少了干涩,缓缓说道:“多谢世家公子!咳咳……”

  冥寂不知何时回到了卿歌的身体里,她走上前去将她纯白的灵气凝于掌中,缓缓的注入到他的体内。

  随着灵力的注入,穆风感到前所未有的舒畅,如同冰冷的冬日喝了暖暖的一杯热水。

  灵力收回,穆风的脸色比方才看起来好多了,说话不似之前那般虚弱。

  “多谢卿歌姑娘!”

  “穆公子不必客气,可是出了什么事情?为何伤重至此?”

  闻言,穆风的思绪远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