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往生之仙魔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6章 人海初遇,就此结缘

往生之仙魔录 把酒吟风 2117 2019.12.17 15:20

  自从在山脚的茅屋与陌青分别之后,没了他整日的念叨,又有卿歌与冥寂的看护,陌离可谓是展眼舒眉、如鱼得水。

  因为从小被困在清溪涧的缘故,他们没有继续南下,而是停留在了临洮周边的一个小县城里。

  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各式各样的摊位并列在道路两旁。

  陌离穿梭在花天锦地的街道上,拿着冥寂给的储物袋,买了又买,装了又装。

  两人并排走在她后面,看着她欢喜的模样,像极了当年的七彩。冥寂的脸上布满了难以言喻的温情。

  接近晌午的日头有些刺眼,看着脸色有些潮红的卿歌,冥寂唤出了往生伞撑在她的头顶。

  “感觉怎么样,累不累?要不我们找出地方休息会?或者我回去?”

  卿歌接过伞柄,笑道:“光天化日之下,你是想被人当成妖怪么?我没事,难得今日阳光明媚的,你便好好待在外面吧。”

  她看着洋溢在他脸上的温柔,生生的将到了喉间的喘息忍了下去。

  七彩已经不在了,陌离是冥寂唯一的安慰,她又怎么忍心剥夺他这仅存的一点点的欢喜呢?

  她看得出来,他很想放肆的随着陌离玩闹,却碍于自己的不便,才一直守在她身边。

  似不太确信一般,冥寂的眼中没了方才的温柔,转而有些严肃。

  “真的没事么?我们在一起那么久,你在想什么我很清楚!”

  卿歌故作玩闹,推搡了他一下,怒道:“真的?那岂不是我喜欢谁,你都能知道?留你在身边太危险了,快离我远点!”

  知她是玩闹,冥寂内心还是忍不住叹息了一声。她喜欢谁?尽管前世今生都同她在一起,他却是真的不知道!

  曾经,他一度觉得,幽怀君占据了她的生命。哪怕是如今,她也在复活他的道路上永不停歇!

  可有些时候,在她心里,却谁都没有!她坚定的做些自己认为对的事情,与这个世界的不公斗争。哪怕自己置于百家围剿之地,也没撼动她的内心。

  见他久久不说话,卿歌有些疑惑,照理讲他们一起这么多年,他应该听得出自己是玩笑,怎得却突然没了声音呢?

  “冥寂,我是跟你玩闹的,怎得如此小气,当了真!”

  不知为何,解释自然而然出了口,惊着了冥寂,也惊着了自己。

  有多久了?自从所有的解释都无济于事后,她就再也没开口解释过任何事情。

  冥寂唇角笑意盈盈,问道:“卿歌是在怕我误会么?”

  “多话!这人潮拥挤的,快去好好看着点陌离!”

  卿歌一把将他推出伞外,冥寂却心情大好。面对着阳光,整个人变得如画似仙。

  冥寂一手伸掌,一手握拳,嬉笑回道:“谨遵卿歌使命!”

  看着他略带欢快的背影,卿歌心头浮上久违的轻松,握着伞柄的手指不知不觉的放松了些。

  她额头微扬,眼睑轻抬看着伞中,喃喃道:“幽怀君,你一定要保佑我早日找到神器!”

  火红的落霞霓裳裙和黑色的往生伞,在挨肩并足的人群中格外的引人注目。

  陌离穿过层层人群,挤到了一处摊前。看着锅里浓稠的东西,散发着甜丝丝的气息,充满了好奇。

  只见摊主拿着小勺从锅里盛了些,便开始滴在面前光滑的石板上。随着他的手不停游走,一副漂亮的画便出现在上面。

  待到画完,他随手拿起一根竹签放在画上,又滴了些上去,便用扁平的刀将那凝固的画取下拿起,递给了一旁的人。

  “这是什么?”

  陌离好奇的问出了声,站在她旁边的白衣男子疑惑的瞅了她一眼,似乎有些怀疑这人是否痴傻。

  “这是糖画!怎么会有人连这个都不知道!”

  “糖画?是不是可以吃?”

  白衣男子无奈叹了口气,确信了她是傻子的想法。

  “当然可以了!”

  奇怪,为什么自己非要跟一个傻子解释那么多呢?

  摊主将新的糖画做完,拿起便要递给一旁的白衣男子。陌离迅速掏出一块碎银递到摊主手中,顺手接过了那个糖画。

  “这个我要了!”

  随着“嘎嘣”一声,那个糖画的脑袋便被她一口咬掉。

  世云涯看着眼前这个莫名其妙的女子,还有原本属于自己的已经没了脑袋的糖画,暗自后悔出门没看黄历。

  却又气不过平白无故被人抢了东西,便随手将她吃剩下的糖画身子夺了回来。

  “你是哪家的姑娘,怎么这么不知礼数?明明是我先来的!”

  陌离伸手便握住了他拿着竹签的手,拉过跟前又咬了糖画的胳膊一口。咽下后,舔了舔沾着晶莹的嘴唇。

  “那又怎样,反正我都已经吃了!”

  世云涯整个人面红耳赤,被她握住的手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青天白日的,这姑娘也太豪放了些,难道她爹娘没教过她‘男女授受不亲’么?

  见他无话可说了,陌离又将糖画拉到面前,随着一阵‘嘎嘣嘎嘣嘎嘣’,原本完整的一个糖画,只剩下了一根竹签。

  “你……你,你……太过分了!”

  这女子不但抢了他的糖画,还全部吃光了。礼数提醒着他不可和女流之辈动手,但他又实在气不过,憋了半天只吐出那么一句话。

  冥寂站在人群外,却见是在阑风絮阁遇到的那个有趣的孩子和陌离起了争执。

  看着自家那个小家伙嚣张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若是能觅得世家的公子给她做夫婿,也不失为一件美事。

  知自己不便现身,冥寂便折回去寻了卿歌。

  然而沿路返回,直至他们分手的地方,始终没看到她的身影。

  冥寂刹那间惊慌失措,站在人潮之中放声大喊:“卿歌!卿歌!”

  回应他的依旧是街上嘈杂的人声和此起彼伏的叫卖声,还有路人奇怪的眼神。

  他从未有一次如现在这般焦灼,即便是当初在灵溪镇外的树林,他也没有这般害怕。

  那时候有隔天阵在,可是现在她只有孤身一人。自己怎么就那么混蛋,就让她一个人走在后面呢?

  有那么多人想要她性命,暗地里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她,就等自己离开的时候,而他却将她置于了危险的境地。

  冥寂凝神闭目,神识飞快的掠过街道的每一处角落,寻找着那个魂牵梦萦的火红色身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