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往生之仙魔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6章 观景再遇,欲敞心扉

往生之仙魔录 把酒吟风 2140 2019.12.03 11:28

  入夜。

  阑风絮阁嵌在朦胧幽静的山林间,夜静谧如水,只有微微摇曳的烛火在夜色中不断的跳跃闪烁。

  苏明义的房中烛火通明,穆风与他相对而坐。

  “穆风啊,为师对你向来疼爱有加,你怎能将此事隐瞒于我?

  若不是沐儿将此事告知我,你是不是打算一直瞒着师父?

  那个卿歌来头不小,修为又如此惊人。你既得知她别有用心为何还将她留在阑风絮阁!

  不过还是多亏了你,不然沐儿怕是此生都与仙道无缘了。”

  听他提及苏沐儿受伤之事,穆风便想起白日里她眼中的那抹阴毒之色。

  “师父,并非弟子执意留她于此。今日殿上她的修为您也见了,如若她对炼尘珠势在必得,又岂会轻易离去。

  不过……师父,为何弟子从来不知阑风絮阁有什么炼尘珠的存在?”

  苏明义双眸微闭,穆风知道他再探查四周是否有人。

  片刻过后,他睁开了眼睛。

  “在此之前我也不知道那个东西叫炼尘珠。

  那是十年前我外出诛杀妖物之时无意间得到的。起初我以为是妖兽的内丹,但是后来发现不是。

  那个珠子很纯净,炼药的时候我就在想,如果用它炼药会是什么效果。

  于是,我便将它投进药炉里。后来发现炼出来的丹药效果很好,再重的伤都能在短短的时间内医好。”

  穆风听他说的如此神奇,一时之间也对此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然而苏明义一想到炼尘珠即将落入别人手里,免不了一声叹息。

  穆风知道他的顾虑,出言安慰。

  “师父无需叹气,今日世家公子说的那番话不无道理,想来那位卿歌姑娘用完之后便会归还。

  只是……”

  后面的话他没再说下去,因为他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如果炼尘珠只是炼的药有奇效,那么她需要的应该是丹药才对,为何偏偏要用那颗珠子?除非……它还有别的用处!

  苏明义见他神色有些犹豫,出声问道:“只是什么?”

  穆风一笑而过,起身拜礼后淡淡说道:“没什么!只是弟子想要提醒师父早些炼药,那姑娘也好早日归还炼尘珠。

  时辰不早了,师父今日劳累,弟子就不打搅师父休息了。”

  “嗯!你回去吧。”

  得了苏明义的回应,穆风转身离开了他的房间。

  穿过回廊一路往卿歌的住所而去,站在她的房门外,抬手欲要敲门之际,他却有些踌躇了。

  思虑了片刻后,他便放下手转身离开,往阑风絮阁的观景台上走去。

  远远的便看见那抹红色的身影伫立在观景台上,倾泻而下的水流带起的风,将她的广袖吹起,随着青丝飞扬。

  裙摆的樱花仿佛下一秒便随风而去,不见踪影,徒留一片清香。

  穆风迈着轻巧的步伐向她走去,像似怕惊扰了这一副林间美景,他走的格外小心翼翼。

  “你来了,我等你很久了!”

  他停住脚步,忍不住失笑。

  “卿歌姑娘怎知我会来?”

  她转身,发丝从身后被风吹起,犹如第一次与她迎面而立之时那般。

  “因为你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或是思考问题的时候,都会来这里!所以,我猜,你肯定有诸多问题想要弄清楚。

  如今,苏仙主既然答应将炼尘珠借给我,我自然没什么可顾虑的了。穆公子若是有什么好奇之事,可以问我,不需要代价!”

  穆风被她一语逗笑,这个女子当真是聪慧异常。

  他两步走上前,与她并肩站在观景台的石栏前。侧首看着她的脸,夜晚的她少了白日里的清冷,在柔和的月光下显得楚楚动人。

  “卿歌,你……从哪里来?”

  “不问来处,莫问归程。你我本就是这林间的树与风,无心停留,只是路过。”

  她的话语中没有一丝情绪波动,简单的两句话,道清了彼此之间的殊途。

  穆风突然之间被她这句话堵的哑口无言。

  “你倒是个特别的姑娘,其实我并没别的意思,只是想与卿歌交个朋友。”

  真的,他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在伏妖阵中见到她的第一眼时,就跌进了她忧郁的双眸之中。

  那双眸子似藏了千万个秘密,让他忍不住想要窥探。

  卿歌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回想起自己身边的人,朋友这个词对她来说是那么的遥远。

  她垂眸浅笑,笑声中有些苦涩。

  “做我的朋友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穆公子还会愿意?”

  “人生若得一知己,死又何惧!”

  他言语中充满坚定,卿歌这才抬眼看着他,严肃认真的表情不像在玩笑。

  彼此对视了良久,她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这一次是由衷的。

  “好吧,此话我无从反驳。但是我还是想提醒你一句,阑风絮阁上估计还有另一个人对炼尘珠感兴趣!”

  “这便是你在此等我许久的原因?”

  穆风疑惑的问出声,而卿歌却觉得他像当时的自己一样没关注到重点。

  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依旧阐述着事情。

  “毁了丹药的人就是想以此逼苏家将炼尘珠拿出来炼药,所以苏仙主炼药之时,你们一定要多加防护。”

  穆风思量着她的顾虑,点了点头。如若真如她所说,那么当真要好生提防。

  然而,他却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

  “穆公子可是有什么顾虑?”

  “是!此前那人毁了揽月阁的丹药,转瞬间便没了踪影,可见修为卓越。

  可是,放眼望去整个阑风絮阁上似乎没有谁能抵得过这般修为,又该如何防范才好!”

  他想到的问题,她不是没有想过。若是来人趁苏明义用炼尘珠炼药之时前来夺取,那么以那人的修为只怕是轻而易举便会得手。

  如果真是那样,她再想找到炼尘珠的线索就更难了。

  卿歌双唇轻抿踌躇了一下,继而说道:“穆公子只需在苏仙主准备炼药之时告知我一声便可!”

  没再多话,穆风也没问她有什么办法,只是坚信她有那个能力。

  三月间的夜风有些凉,吹的她轻轻咳嗽了两声。

  穆风发觉今夜的她似乎比白日里柔弱了许多。

  “卿歌姑娘你没事吧?”

  她一手微握抵着唇摇头道:“没事,我先回去了!”

  没有等他再回话,她拖着看似有些疲惫的身子离去。

  那灰白的月光洒在她火红的落霞霓裳裙上,像是渡了一层流光,成了那个月夜里最动人的模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